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4)

14.

 

“不知道您有什么想要跟我谈的?”

坐在咖啡厅的单人沙发上,谢衣主动问道。

华月抿了抿杯中的咖啡:“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

“不必客气。”谢衣说,“阿夜开诚布公地跟我讲了因由,我是自愿帮你们的忙。”

华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如此……那么就来谈谈以后的事吧。”

“以后?”

“对。”她认真地说,“我就不绕弯子了。这一次,虽然叶海先生也出手相助,但他终究处在暗处,别人不会知晓他和沈总的牵连,但您却不同。”

“您的意思是……我也会被人打上‘流月公司’的印记。”谢衣接口道。

“正是。”华月说,“这或许会给您带来麻烦。”

并不仅仅是如此,她想,即便没有这次的事情……

“即便没有这次的事情……以我和阿夜的关系,迟早也会被人察觉吧。”

对面的男人就这样慢条斯理地说出了她的想法。

华月眼睛一亮:“是这样没错。”

她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您约我来这里,就是想提醒我这点?”谢衣又问。

华月摇了摇头:“不止。有人想要我问谢先生一个问题。”

“请说。”

“您是否真的想过,和阿夜在一起之后,会遇到些什么?”

“这话作何解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您的酒吧就曾经遭遇过袭击。”华月继续道,“——因为对方想要除掉阿夜。做我们这一行的,终日与危险相伴相生,即便是此刻,也至少有三个杀手围绕在我们身边,伺机而动。”

谢衣没有说话。

“正如您所说的……这样下去,作为阿夜的交往对象,谢先生很可能会成为那些人的目标。”华月缓缓地说,“最好的方法是隐藏,不让别人知道您的存在,也就没人能下手。但是我想,您大概不会同意这样吧?”

“当然。”谢衣答道,“我并不想改变我现在的生活。”

华月理解地点点头:“不过这样的话,您很可能就会因我们而遇到危险。”

“不止是您会成为目标。”她顿了一下,“您的亲人,朋友……都有可能会受到牵连。即便如此,您也愿意跟阿夜在一起么?”

谢衣沉吟片刻,郑重地开口:“华月小姐说的这种情况,在酒吧出事以后我曾经想到过。那里是我跟叶海合开的。他是和我走得最近的朋友,也是我最担心的一个。”

“他和您是住在一起的么?”

“没有。”

“那么我认为叶海先生的危险并不大。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派人去保护他。”华月理智地说。

“那就谢谢你们了。”谢衣温和地笑起来,“除此之外,我也就没有其他顾虑了。”

华月一愣:“您……不会担心自己的性命么?”

“阿夜曾经给我讲过小曦的事情。”谢衣说,“当初他为了保护妹妹,曾经提议让她远离自己,对么?”

“是这样的。”

“当时小曦的回答是,她想要跟哥哥在一起。”谢衣回忆道,“我想,如今的形势远没有当日来得危急。”

“他们可是相依为命的兄妹。”华月轻声说。

“我知道。”谢衣的声音十分柔和,“……我也想成为阿夜的家人。”

华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她低声笑起来,“那么我们来进入真正的正题吧。”

“嗯?”谢衣不明所以。

“是关于您的保护工作。”华月利落地说。

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中拿出一个本子,显然早已做过充足的准备。

“您也知道,我们和竞争对手的关系一向很紧张。为了防止危险情况发生,我们希望可以派保镖到您身边去。”

“这是阿夜的吩咐?”

“不是。这是董事长的安排。”华月回答说,“今天这样的事情之后,我们更觉得有这个必要。”

“沈总走前也嘱咐说不可以让您出任何事。”她又道。

“突然被这么对待……我恐怕会不太习惯。”谢衣微微皱起眉头,“请问这是临时的么。”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但是他了解这种意义上的保护基本都是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不管是在明处还是在暗处,都会让人有种被监视的不自在感。

“出于安全考虑……”华月平静地说,“我们更希望您的身边能时时有这么一个人。”

“抱歉,我不可能接受这个安排。”谢衣拒绝道,“我了解你们的好意,但是我希望等阿夜回来以后再商量这件事。”

“当然可以。”华月合上手里的本子,取出一张名片,“如果谢先生遇到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

 

“一切可还顺利?”沧溟在电脑屏幕那边说道。

“还好。”沈夜说,“科兹莫被我们抄了底,现在已经急匆匆地赶回老家。剩下的交给克洛维去处理就好了。”

“嗯。”沧溟应了一声,“他留在这边的那些小尾巴也全都撤退了。阿夜,你还打算继续下手么?”

沈夜答道:“暂时不会。”

“我也是这么想,别将他逼得太狠了。”沧溟淡淡地说,“毕竟那也是家大公司,总要一口一口吃。”

“我也不想弄得他狗急跳墙。”沈夜同意对方的看法,“下一步还是交给克洛维去考虑好了。”

“和她合作得愉快么。”沧溟问。

“愉快。”沈夜的表情可并不开心,“愉快到希望这辈子不会跟她成为对手。”

沧溟失笑:“我还是头一次见你这么评价一个人。”

“这次回去之后,我想休息几天。”沈夜忽然说。

沧溟的神色暧昧起来:“为了谢衣?”

“嗯,也是想为之后克洛维那场发表会做点准备。”沈夜没有否认。

“可以。你走那天,我还让华月去跟他聊了聊……”

沈夜挑眉:“你们跟他说什么了?”

“啧……”沧溟勾了勾嘴角,反问道,“这么紧张?”

沈夜不理调侃,只是看着她。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沧溟坏心大起,笑着说,“你要是想知道,就去问你那位调酒师吧。”

沈夜回想之前与谢衣的联络,对方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对了,需要派人去机场接你么?”沧溟又问。

沈夜摇头:“我跟谢衣约好了,到时候他去那边接我。”

“真是不想再跟你说下去了……”

 

然而,沈夜并没有在机场见到谢衣。

在他回国的前一天夜里,谢衣居住的公寓突然发生煤气爆炸。

疑似人为。

28 Sep 2014
 
评论(45)
 
热度(7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