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5)

15.

 

“谢衣哥哥!我接到电话的时候都快吓死了!”阿阮几乎哭了出来。

躺在单人间病床上的男人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可是你的手……”

谢衣的右手和手臂上都缠着白色的纱布。

“只是轻度烧伤,过些天就好了,连疤都不会留下。”谢衣转头看向叶海,“对吧,医生是这么说的。”

“是,确实是轻度。”叶海的眉头始终紧锁着,“但煤气爆炸这种事情……”

他欲言又止。

“师父你放心,事件调查我会一直跟进的!”乐无异插嘴道。

“调查?”阿阮瞪大眼睛,“……难道不是事故吗?”

“目前还在现场勘查中,估计下午就能有结果了。”乐无异严肃起来,“这次煤气爆炸的威力超过了一般范畴。”

“有其他人受伤么?”谢衣问。

乐无异答道:“只有两个人被震碎的玻璃划伤,一个人被掉落的东西砸到,不过都是轻伤。损失比较严重的是住家财产……”

“无异,可以麻烦你帮我统计一下财产的损失数额还有伤者的医药费么?”谢衣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臂,“等我出院就赔给他们。”

“好,我知道了。”乐无异点点头。

“谢衣哥哥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赔钱么……”阿阮小声嘟囔起来。

“当然。”谢衣说,“他们都是被我牵连的。”

乐无异接口道:“阿阮妹妹你放心,如果真是旁人所为,等我们抓到他以后会让他来赔偿。”

“唔,那就拜托小叶子你了!”

“不过……”乐无异似乎想到了什么事,“师父的房间差不多全毁了,出院以后住在哪里呢?”

“那么严重?”叶海问。

乐无异点头:“所以我们才怀疑是有人故意造成的爆炸。”

“这样的话,等你出院以后,先到我家去住一段时间怎么样?”叶海看向谢衣。

“嗯,多谢你了。”谢衣微笑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师父。”乐无异说,“部里还有事情要做。”

“我也要走了呢,谢衣哥哥。”阿阮跟着说道。“你一定要好好养伤!等我下了班再来看你!”

“嗯,放心吧。你们注意安全。”

两人走后,病房里久久没有声音。

最后还是谢衣打破了沉默。

“把话藏在心里……这可不像你了。”他说。

“好吧。”叶海开口道,“告诉我,你觉得这次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么?”

“我不知道。”谢衣顿了一下,“这要等无异那边的结论。”

“会不会……”叶海的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情,“我是说……嗯……会不会跟那天的事情有关?”

谢衣抬头看着他。

“虽然我不知道沈先生到底是做什么行业的,但是很明显,他的竞争对手不是善茬。”叶海继续道,“你从没得罪过什么人,我想象不出除此之外,还会有什么人想要你的命。”

“不排除有这种可能。”谢衣平静地说,“不过,叶海你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袭击未必能把我怎样。”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否则我肯定特别后悔当初撮合你跟他。”

虽然这么说,叶海的眼神中却已经透出自责和悔意。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谢衣是经历过什么样的过往才拥有现在的平淡生活。

“我不希望你再出任何的事情。”叶海低声说。

谢衣缓缓勾起唇角。

“放心。”他认真地回应友人,“我一定会保护好我自己。”

 

沈夜来到病房时,夜已经深了,四周都是静悄悄的。

他本不想惊动谢衣,谁知刚推开门,床上的那个人就睁开了眼睛。

“阿夜?”语气中透出淡淡的惊喜。

“嗯。”沈夜将门关好,走到谢衣的床边坐下。

“这么晚……你是怎么进来的?”谢衣记得住院部锁门的时间很早。

沈夜压低声音:“三楼走廊的窗户没有关。”

“其实你可以明天再过来……”

谢衣看着那一身西装革履,想必是下了飞机就直接赶过来了。

他稍稍偏过头:“抱歉,说好了要去机场接你的。”

“不应该是你对我说抱歉。”沈夜握住对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我——”

“阿夜。”谢衣打断道,“不要自责。”

“还记得当初在酒吧发生过的枪击么?”他轻声说,“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和你在一起后会面对些什么。”

回握住沈夜的手稍稍用力:“这是我的决定,也是我的选择。”

“所以,请你一定不要自责。”谢衣清晰地说。

他知道这个男人承受过很多,现在也依然担负着很多,又怎忍他的眉头再因自己皱起。

沈夜看了他许久,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谢衣啊谢衣,你真是……”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很好。”谢衣眨眨眼,“真的,医生说就是轻度烧伤,很快就会好的。”

“阿夜刚下飞机也累了,快回家休息吧。”他柔声道。

沈夜没有答应:“你睡吧,我就在这儿陪着你。”

“巡房的护士发现肯定会说我的……”谢衣有些困扰地笑了笑,“况且被阿夜这么看着,我也睡不着啊。”

“是么。”沈夜看向谢衣受伤的右手,“不是因为伤口疼所以睡不着?”

刚刚他进门的时候,病床上的人恐怕根本就没有入睡。

谢衣垂下眼眸:“……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阿夜。”

“为什么不管护士要点止痛片?”沈夜想起过去的交谈,“……难道会对你脊椎里的芯片有影响?”

 “不清楚,毕竟这还是试验阶段的仿生芯片,没人能确切地知道止痛片会不会造成干扰。”谢衣说,“但是我想,那类药物还是应该尽量避免使用,毕竟原理是阻隔神经信号的传导。”

沈夜忽然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有人过来了。”他简短地说。

谢衣还来不及说什么,坐在床边的人已经利落地躲进屋内的卫生间里。

他只得闭眼装睡,听着查房的护士走过来停留片刻,又走向下一个病房。

“阿夜还是回去吧……”等沈夜重新回到床边,谢衣再次提议道。

“我不可能放你一个人在这里。”

“但是这样太麻烦了。”谢衣说,“过几个小时她还会再来的。”

沈夜不以为意:“你不想见我么?”

“不是!”谢衣否认道,“我怎么会不想见你。”

“那就好。”沈夜脱下西服的外套,“借你的床一用。”

“……阿夜?”谢衣眼看着对方也上了病床。

沈夜小心地避开伤口包扎的地方,将他尽量搂进怀里。

谢衣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靠了过去。

这样的姿势看似暧昧,却纯粹得没有半点情色意味,让人感觉十分安心和平静。

“明天还有需要检查的项目么?”沈夜问。

为了确保只是皮肉伤,没有其他的问题,医生给谢衣安排了不少检查。

“没有,等结果就好了。”谢衣答道,“过两天我就可以出院了。”

“嗯,我听华月说,你家被炸得不成样子。”

“是……”

“来我家住吧。”

“阿夜是认真的?”

“嗯。”

“好。”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知不觉都沉入了睡眠之中。

 

第二天,两个人都被护士骂了一顿。

05 Oct 2014
 
评论(42)
 
热度(84)
  1. 沈2.0小食堂伪书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要开始同居生活了吗!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