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6)

16.

 

“这里好像不是你之前带我去过的地方。”

看着眼前陌生的公寓,谢衣开口道。

“你是说市中心那套房子?”沈夜提着对方的行李往前走,“那边离公司还有你的酒吧比较近,我忙的时候会住上几天。”

他拿出磁卡刷开电梯:“这里是我最常住的地方。”

公寓的房子都是一梯一户的大平层,电梯门打开就是自家的玄关,私密性很好。三间卧室里主卧是沈夜的,次卧中的一间被沈曦占领,另一间则留给客人。

“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我想洗个澡。”谢衣问。

夏至才过,又是刚从医院出来,身上薄薄的一层汗让人很不舒服。

“你的手?”沈夜看了眼对方烧伤的部位。

“没关系,我会注意的。”

沈夜点头:“嗯,主卧有浴缸,我去帮你弄好。”

谢衣跟在他身后一起进了主卧的浴室。可是水放好以后,沈夜却没有走。

“还有什么事情么?”谢衣有些奇怪。

“医生说了伤口不能沾水。”沈夜理所当然地说,“自然我来帮你洗。”

“……”

“嗯?”

“不、不必了。”谢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只要稍微洗洗就好……”

沈夜扬起眉毛:“怎么,只是洗个澡而已。来,我帮你把衣服脱掉。”

谢衣坚决地摇摇头,抗拒之情溢于言表。

“你……难道……”

沈夜的表情多了几分玩味。

“明明都已经上过床,对于在我面前裸露身体这件事,”他勾起嘴角,“你还会感到羞涩?”

谢衣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我……”

“或者说你是觉得只有自己这样不好意思?”沈夜没有给对方辩白的机会。

他随意地解开衬衫第一枚扣子。

“没关系,我可以陪你。”

为了防止事态进一步恶化,谢衣果断选择了最初的选项。

即便扭过头不去看,他依旧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对方是如何解开自己的上衣,如何脱去自己的裤子。

直到浸入水中,谢衣的面颊始终绯红。

沈夜笑了笑,没有继续调侃对方。他另外端来一盆水,开始尽职尽责地给谢衣洗头。

热水刺激毛孔扩张,促进血液循环,令人感觉舒适和惬意。

谢衣渐渐放松下来。他倚在浴缸边上,垂着眼睛,显得困意十足。

“有个事情,我还没跟你说。”沈夜忽然开口道,“这个月10号我要去趟阿根廷。”

谢衣想了想:“大概一周后?”

“对,这次是去参加武器展会。”沈夜将干净的毛巾递过去,“承办人就是当初要跟我跳探戈的生意伙伴,伊伦·克洛维。”

谢衣接过毛巾擦擦脸:“原来是阿根廷人……难怪喜欢探戈。”

“也多亏了她,我才能认识你。”他笑着补充道。

“是啊。”沈夜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去阿根廷,顺便见见克洛维么?”

谢衣一愣:“我?”

“如果你对展会不感兴趣的话,头一天有个欢迎晚宴。”沈夜道,“以她的个性,说不定还会弄个舞会出来。”

“我并不是你们业界的人……”谢衣缓缓地说,“这样没关系么?”

贸易性质的展会只邀请兵工厂和军火商参加,不会对公众开放。

“没关系。”

谢衣沉吟片刻:“大概需要几天?”

“三天。”沈夜回道。

“应该没有问题。”谢衣答应下来。

沈夜的手机忽然响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瞳。

“我先去接个电话。”

谢衣点点头:“好。”

 

离开浴室,沈夜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什么事?”

“煤气爆炸的犯人已经锁定了。”瞳开门见山。

沈夜挑眉:“哦?是谁?”

“你先告诉我,警察那边的结果是什么?”瞳反问。

“虽然有怀疑是人为,但最终因为现场没有多余的痕迹,谢衣这边也毫无线索,就不了了之了。”沈夜说。

“果然如此。”

“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之前的推测错了。”瞳淡淡地说,“科兹莫这次雇佣了真正的杀手。”

“你说什么?”沈夜压低声音。

瞳报出一个名字:“虽然还很年轻,但绝对是专业的。”

“我知道他。”沈夜说,“你确定这个情报无误?”

他抬头看向浴室的位置。

“当然。”瞳回答说,“我确定就是他。”

沈夜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样看来,这场专业杀手策划的煤气爆炸,却仅仅导致目标右臂轻度烧伤的可能原因,有三个。”瞳不带任何感情地说。

“一,那个杀手出了严重的失误。二,谢衣非常非常幸运。三……”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沈夜却已然明白对方的意思。

三,谢衣有足够敏捷的身手和对危险的敏锐判断力。

沈夜忽然想起谢衣背后的那道伤痕。

“没关系。”他冷静地说,“如果真是那样,对我们反倒有利。”

“嗯,毕竟关于他瘫痪和治疗的事情是真实的,不用担心太多。”瞳补充道。

“我从没有怀疑过他。”沈夜轻声说。

瞳顿了一下:“你就真的不介意他过去究竟是做什么的?”

“我不介意。”沈夜答,“现在的他只是个调酒师而已。”

“知道了。”瞳说,“还有个事情要提醒你。”

“什么?”

“如果科兹莫雇佣的是那个人,我想目标肯定不仅仅是谢衣。”瞳分析道,“这段时间你也需要小心,尤其是去阿根廷的时候。”

“至于谢衣这边,华月会保证不让事情重演。”

“不必这么麻烦,一周后我会带谢衣一起过去。”沈夜说,“那个杀手就交给克洛维去解决吧,上次我们也帮她处理了几个人,礼尚往来。”

“嗯。”

 

沈夜又交待了些事情才挂断电话。等他回到浴室的时候,谢衣已经靠在浴缸的边缘处睡着了。

受伤的手臂就搭在浴缸外,因为过了渗出期,不需要继续裹着纱布,但涂抹了药膏的伤痕还是清晰可见。

不能吃止痛片而必须忍受疼痛,这个人恐怕好几晚都没有踏踏实实休息过。

沈夜将浴缸里面的水放掉,找了块干净的浴巾裹在对方身上。

就在他刚把人抱起来的时候,谢衣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阿夜……?”

“我抱你去卧室睡。”沈夜低声说。

“别……”拒绝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或许是袭来的睡意太浓,谢衣顺从地倚在对方怀里。

“麻烦你了。”他小声说。


=========================

即将进入三次元修罗场,所以未来一个多月内的更新时间无法固定,也可能一次都更不了。

等我忙完回来吧。

11 Oct 2014
 
评论(46)
 
热度(10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