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7)

17.

 

一周后,沈夜和谢衣来到了阿根廷的港口城市罗萨里奥。

克洛维给他们预定的酒店位于巴拉那河旁,顺着窗户就能看到美丽的河景。

“这里还真是漂亮。”谢衣赞叹道。

“而且安全。”沈夜接口说。

周围没有任何适合狙击的地点。

“明天早晨我就要去展会,一直到下午才能回来。”沈夜又说,“你可以随便走走,不过务必要让人跟着。”

“没关系,我还是等你回来再说。”谢衣认真地说,“毕竟那个杀手还在周围看着。”

“那个人是叫……Noah对吧?”

沈夜点头:“嗯。”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谢衣问。

“Noah大概是三年前冒出来的杀手,据说不过二十出头,可杀人手法却老练干脆,而且,”沈夜顿了顿,“这个人是以不择手段出名的。”

“不择手段……”谢衣低声重复道,“就像那次煤气爆炸?”

“没错。”

那一次爆炸事件中,若非谢衣同层的邻居都不在家中,受伤入院的恐怕不会只有他一个人。

“为了解决目标而直接炸掉一座桥,或是为了引起慌乱而进行无差别射击……没有那个人做不出的事情。”沈夜说,“只要可以完成任务,他不会在意殃及多少无辜者。”

谢衣不自觉蹙起眉头。

“不用担心。”沈夜察觉到对方的表情,伸手覆在谢衣的手上,“我告诉你这件事只是不想隐瞒,并不是因为事态有多么严重。”

谢衣笑笑:“我知道。”

“阿夜觉得Noah会在什么时候下手?”他又问。

沈夜想了一下:“这个很难确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谁?”沈夜问。

“Room service.”门外的服务生说。

“我们好像没有点什么东西。”

虽然这么说,沈夜还是给对方开了门。

“这是本酒店特别为VIP客人准备的。”服务生微笑着说,“Catena Zapata,2007年。”

他的餐车上摆着一瓶红酒。

“Catena Zapata……”谢衣也走了过来,“这不是阿根廷最好的葡萄酒酒庄么。”

“拿进来吧。”沈夜说。

服务生将餐车推进房间里,把红酒杯和醒酒器放在桌子上,然后起开了红酒的木塞。

“我们自己来吧。”谢衣没有让他倒酒,而是从服务生手中接过酒瓶。

“好的。”服务生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么?”

“没有了。”沈夜答。

服务生走后,沈夜与谢衣谁都没有动那瓶红酒。

“Catena Zapata的赤霞珠……实在有点可惜了。”谢衣语带遗憾地说。

“你如果喜欢红酒的话,我那边有一瓶Romanee Conti,年份不太记得了,回去给你找找。”沈夜开口道。

谢衣一愣:“Romanee Conti……原来阿夜喜欢红酒。”

说到顶级葡萄酒,世人多半会想起82年的Lafite。作为拍卖史上最贵葡萄酒的记录保持者,Lafite以其出色的口感,高昂的价格而被人们熟知。

然而Romanee Conti却是葡萄酒爱好者们才熟悉的品牌。此酒产量稀少,品质极佳,几乎不在市面上流通,多半是作为镇窖之酒被收藏起来。

“嗯?这酒是朋友送我的,据说是挺好的酒。”沈夜不以为意,“我个人比较喜欢威士忌。”

“……这瓶Romanee Conti保存在哪里?”

“郊外别墅的地下酒窖。”

“……那就好。”谢衣松了口气,“想不到阿夜手里竟然有这么好的葡萄酒。”

“我不太懂这些,下次带你去酒窖看看。”沈夜勾起嘴角,“你喜欢的酒都可以拿去。”

“真的?”

“当然。”

“那我可是赚大了。”谢衣略略夸张地说,眼里全是笑意。

沈夜摇头:“我是个商人,商人是不会做亏本买卖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揽住了谢衣的腰。

谢衣缓缓勾起唇角。

顺理成章的亲吻点燃了周围的空气。

 

警报响起的时候,谢衣刚刚入睡。

“……阿夜?”他睁开眼睛。

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是火警!”沈夜已经起身,“披上衣服,走!”

谢衣赶到会客厅的时候,沈夜的下属们来了一多半。

 “什么情况?”沈夜问。

“楼下着火了,还不知道是哪里。”一人答道。

“人为的?”

“不知道,叫人去查具体情况了。”

“整座酒店都已经慌了吧。”

“……是。”下属说,“房客都急着往外跑。”

沈夜沉默,一时无人再说话。

“沈总!”另一个下属从门口奔了进来,“十层,九层,四层,三层都有地方着火,但火势并不大,恐怕是人为的。”

“知道了。”

“沈总,我想这大概是杀手的计划。”先前答话的人接口道,“人多拥挤,正是暗杀的好时机。”

“我知道。”沈夜冷静地说,“先往楼下走,不必着急。”

“去前门还是后门?”

“这边离后门比较近。”

“是!”

沈夜回过身拉住谢衣的手,却发现对方的眼中平静得很,没有半分惶恐。

“不怕么?”下楼的时候,他低声问道。

“怕。”谢衣简短地说,“但是我相信你。”

沈夜握紧了他的手。

“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情。”

话音刚落,楼下忽然传来了爆炸声,随之而来的就是可怕的黑暗。四下燃烧的火焰反而成了唯一的光源。尚未逃出的人们不断发出惊恐的尖叫声。

“停电!配电室被炸了?!”一个下属倒吸了一口冷气,“竟然还在这里安了炸弹!”

“快走!”沈夜厉声道。

接二连三的事故让人根本无法停下来思考。倘若仅仅是不大的火情,还不足以让人紧张;炸弹的存在却让整个局势更加混乱。即便是沈夜一行人,也不得不赶快逃出酒店。而刚刚听从工作人员的指示略微平静下来的房客,此时更是乱作一团。

下属们围成一圈,将沈夜和谢衣保护在中间。

“千万小心,不要让陌生人跑到你身边!”沈夜看向谢衣,“也不要松开我的手。”

Noah很可能就混在逃离的房客之中,准备趁乱近身暗杀。

“好。”谢衣颔首。

 

然而此刻,就在后门正对的三层小楼上,一个男人已经架好了德国产的PSG-1狙击步枪。

看着瞄准镜里推搡着前进的人们,他嘲讽地笑起来。

“真像一条蠕动的巨虫……不要怪我,谁让你们今夜住在这里呢。”

目标很快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管是沈夜与谢衣,还是保护他们的下属,都十分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没有人看向对面的小楼。

这一枪下去,势必会引起更大的混乱,不知道能不能再开第二枪,所以他必须选择先杀掉其中一个。

那就先是那个男人好了。

那个让自己蒙羞的男人。

杀手瞄准谢衣的头颅,将手指放在扳机之上。


===============================

……这次真是好久好久不见了。

我回来了,还有人记得吗?

更个新,顺便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07 Jan 2015
 
评论(70)
 
热度(10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