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0)

20.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Noah是两个人——”杀手咬紧牙关。

“嗯,您说得对。”谢衣慢条斯理地说,“也从来没有人让您这样狼狈过。”

“啊,我并不是在说自己。”他补充道,“正因为昨夜您和您的哥哥毫无察觉地踏进沈夜与克洛维的陷阱,才会有现在这样一幕。”

Noah面如死灰。

“从那瓶葡萄酒开始您就已经输了。如果我想得不错,送来葡萄酒的人正是您,您也是借着这样的机会将窃听器安在沈夜的房间里面。”谢衣毫不留情,“这真是个愚蠢的行为,为什么您会觉得沈夜无法察觉到这种事情呢?窃听器被反向利用,在你们确定沈夜会选择后门逃走时,您的目标就已经找到了您的踪迹。”

然后就是昨夜的那一幕,那位狙击手连一枪都没能打出就被夺走了生命。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你们应该以为Noah已经死掉了才对!”杀手的脑子一片混乱。

“人的样貌是可以伪装的,但是您却忽略了另一个地方。”谢衣说,“手。”

“手?”

“对,每个人的手都是不同的。”

谢衣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并不想暴露他的身份。然而就像他说的那样,三层楼上尸体的手和他所见过服务生的手是不一样的。再加上之前酒店出现的断层起火现象,还有狙击手拼死也要把枪扔到楼下的举动,全部迹象都指向了一个事实。

Noah并非一个人。

“就算你察觉到Noah有帮手,也不可能知道那是我和我哥哥……”

“您以为,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么?”谢衣轻声说。

“你……什么意思?”

“您和您的哥哥原本是C国人,在那次CY战争中您的家庭惨遭摧毁,之后您才走上了杀手的道路。这也是您憎恶军火商人的原因,因为您憎恶战争。”谢衣审视着杀手,“您和您的哥哥如此年轻,却拥有那么高超的杀人技巧,我想您一定参加了那场战争,以少年兵的身份。”

“您哥哥的死让您彻底崩溃,所以您会选择这样同归于尽的方式。”

“……”

“我说的哪里有问题么?”谢衣顿了顿,“我明白了,您一定是想问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事吧。”

他浅浅一笑:“很抱歉,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您。”

谢衣今天没有离开酒店并不是在虚度时间,事实上他拜托了过去的朋友帮忙调查Noah的底细。

“所以……你不杀我,又跟我说这些,到底是想要得到什么?”

杀手的气势已经彻底弱了下去,这正是谢衣的目的。

人类最畏惧的就是未知。无法看到面前之人的样貌,又被这样赤裸裸地揭露出自己的计划还有过往,即便是Noah这样的杀手,心理防线也会彻底崩溃。

其实谢衣已经把他所知的全部都说了出来,一天的时间并不足以让他获得太多信息,但已然足够。

在Noah的心里,他无所不知。

“我的目的很简单。”谢衣轻快地说,“就是为了阻止您的这场暗杀而已。”

“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了些疑问。”他话锋一转,“虽然我们都知道军火商人在一场战争中的作用,但发起战争的始终是那些坐在政府大楼里的人,为什么您会如此憎恶军火商人?”

“因为他们是依靠别人的血来赚取金钱,这还不让人憎恨么?”

谢衣叹了口气:“我以为您已经明白了,在我面前说谎是没有意义的。莫非您已经忘了么?您是一位杀手。”

“……那场战争是军火商挑起的。”Noah低声说。

“CY战争?”

“是……你明明知道这点的不是么?虽然最后是因为争夺资源而开战,但一切的起因都是Y国的内乱。”

那场内乱几乎耗空了整个Y国。之后为了转嫁国内压力,夺取更多资源,它找了个由头便向邻国C开战。

“因为不满Y国政府过于严苛的政策,所以选择暗中支持反对派,煽动激进分子进行政变。您是想说这些都是军火商人做的吧。”谢衣顺着对方的话讲了下去。

而在战争初期,又是军火商在背后支持着已经空虚的Y国。这个做法拉长了整场战争的时间,以至于到最后各国的维和部队都参与其中,形势一片混乱。

“CY战争中有几个军火商不是在两头贩卖他们那些货物?”杀手冷笑道,“我真是奇怪,那群人渣听不见那些死去的人们发出的哀嚎吗?只是为了金钱,就可以挑起一个国家的内乱。只是为了金钱,就恨不得无限延长一场战争。那群疯子爱着战争,爱着争斗,只是因为那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钱。”

“所以我要让他们都尝尝那种滋味。”他越说越激动,“尝尝死在炸弹之下的滋味。你不知道我在这栋楼里放下那些炸弹的时候有多么开心!想想他们被炸得肢体横飞的样子我就兴奋到颤抖!”

“但那场战争终究结束了。”谢衣轻声道。

Noah无声地笑了笑:“是,结束了。我的家全毁了,我的人生也全毁了。”

谢衣的目光中露出一瞬间的怜悯。

“多亏那件出了岔子的武器。”杀手又道,“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见见那位卖出它的军火商,好好谢谢他。”

 “多亏……?”谢衣蹙起眉头。他听得出Noah是认真的。

“因为它的出现,战争才会结束。”

“那样东西夺走了十几万人的性命。”谢衣压低声音。

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手。

“是这样没错。”杀手说,“可谁又能保证,战争再继续下去,不会有更多的人死于其中呢?”

谢衣沉默了。

“虽然我必须承认那个结果非常惨烈,但至少,整个噩梦结束了。”Noah说。

 

“你看上去情绪不是很好。”谢衣回来以后,沈夜问,“不喜欢这种宴会么?”

“有一点吧。”谢衣答道,“毕竟来到这里的都是军火商人……大家谈论的多半也都是军火武器。总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这种社交性的宴会基本都是如此。”沈夜的语气中有些无奈,“虽然我也觉得很无聊,但有时候也不得不参加。”

他握住谢衣的手:“明天有一整天的空闲时间,我们可以好好在城里转转。”

出乎沈夜的意料,谢衣摇了摇头。

“还是不必了吧。”他回绝道,“也让你的下属们好好休息一天。”

沈夜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谢衣温和地笑起来:“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么久,今天你又参加了一整天的展会,如果明天再出去玩的话就太累了。”

“我没有关系。”沈夜说。

“华月跟我说过,你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各种杀手……虽然Noah已经不在了,或许还有别人在盯着你的性命。”谢衣又道,“这里毕竟不是你的地方,如果你的敌人还备有后手怎么办呢?我真的不想提心吊胆地跟你约会。”

“谢衣……”沈夜缓缓地说,“你大概从来没有注意到过。当你有所隐瞒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露出这种模式化的笑容。”

“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直截了当地问。

谢衣侧过头,避开了沈夜的目光。

他渴望和对方独处,渴望像普通的恋人那样做些恋人该做的事情,一起走过街道,一起吃饭,一起欣赏异国的景致。

而不是在一群保镖的护卫下,浩浩荡荡四处游玩。

这简直就像是刚刚陷入恋爱的年轻人一般。谢衣自嘲地勾起唇角。

但那恰恰是此时此地沈夜无法给予他的。

谢衣理解对方的处境,很理解,因为太理解了所以无法说出口。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克洛维的出现打破了僵局。很明显她的情绪也不太好。

“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说。”女人先是看向沈夜,然后又把目光移到谢衣身上。

“我去拿点喝的东西。”

明白克洛维的意思,谢衣找了个借口离开此处。
22 Feb 2015
 
评论(21)
 
热度(11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