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6)

26.

 

沈曦刻意早到了半个小时,她知道调酒师都会提前来到酒吧做开门准备。

推开酒吧的门,沈曦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欢迎光临。”她抬眼,便看到谢衣站在吧台后面冲自己微笑。

调酒师俨然已经等候她多时了。

沈曦抿紧嘴唇,一语不发地走到离对方最近的位子上坐下。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谢衣问道。

沈曦想了想:“Martini。”

谢衣略略垂下眼睛,似笑非笑。

他记得沈夜点的第一杯酒是Gin Fizz。

如果说Gin Fizz是用来考验调酒师的技术,那么Martini就是用来探查调酒师的性格。

这款被称为鸡尾酒之王的调酒实在有太多种类了。琴酒的牌子,苦艾酒的牌子,两者之间的配比,使用的柠檬或者橄榄的种类,都会明显影响到Martini的口感。

还有在此之上衍生出来的其他品种,比如用伏特加替代琴酒,或是加入果汁,或是加入巧克力。

有人说,只要是使用Martini杯盛放的调酒,都可以被称为Martini。在1979年出版的Martini大全中,这款酒已有高达268种不同的调配方式。

如果谢衣此刻点出沈曦的用意,眼前这位姑娘肯定也会像她哥哥当初那样说一句“只是碰巧想喝”吧。

调酒师从冰柜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草莓汁,还有Tanqueray牌的琴酒。

“沈先生头一次来这里喝酒的时候,我就是用Tanqueray给他调的酒。”

这句话果然吸引了沈曦的注意力。

“这里的酒都会放在冰柜里?”她问道。

“不一定。”谢衣将琴酒、苦艾酒、还有草莓汁依次倒进盛有冰块的搅拌杯中,“琴酒有它的特殊性,在从零下五六度慢慢升温的过程中,它的香味也会一点一点散发出来。”

沈曦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谢衣看。修长的手指灵活地转动着搅拌匙,没有多余的动作,也没有触碰到杯子发出多余的响声。

她常听人说调酒师的调酒过程也是一种艺术。即便以挑剔的眼光去看,谢衣的动作也是完美的。

“您的Strawberry Martini。”调酒师将酒杯轻轻推到她的面前。

沈曦端起杯子尝了一口,惊讶地挑起眉毛。

她知道Tanqueray是所有琴酒中口感最为清冽刺激的,这是沈夜最喜欢的琴酒种类。而沈曦面前的这杯Martini却没有那么强烈的味道,甚至有丝丝的甜味。

她向来喜欢甜食,这样的口感自然更令沈曦满意。

是草莓的缘故?不,那是酒的甜味。

注意到沈曦的疑惑,调酒师开口道:“Tanqueray这款琴酒虽然口感清冽,但如果在搅拌的时候多那么一两次,就会自然产生一点甜味。”

“这难道不会与Tanqueray本身的特质相背么?”她看向对方。

“会。”谢衣爽快地承认道,“不过这是我认为,适合您的Martini,也是属于我的Martini。”

酒本来就是调酒师的素材。如果绝对囿于其本身的特质,将很难调配出最适合客人的酒。

“属于你的Martini……”沈曦喃喃重复道。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早就明白自己选这款酒的用意了。

谢衣静静地看着她。

“谢谢你昨天的礼物。”最终,沈曦开口说。

“不必客气。”调酒师勾起唇角,“您喜欢就好。”

“你跟哥哥说话的时候也是这样么?”沈曦问,“使用‘您’这种敬称。”

“坐在这里,您就是我的客人。”谢衣不紧不慢地说,“我理当如此。”

“可我来到这里,并不只是为了跟调酒师谢衣说话。”沈曦摩挲着眼前的酒杯。

谢衣看向面前的姑娘:“那么你是为了……?”

“哥哥跟我提起过你很多次。”沈曦说,“说实话,这么多年,我都没见过他那么高频率地提起过一个人。”

“告诉我,为什么四个月的时间,你就可以走进他的心,做到这件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她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调酒师。

这问题既直白又好笑,但谢衣没有笑。

他知道沈曦问得极其认真。

“我头一次见到沈先生,是在探戈教室里面。”谢衣缓缓地叙述起来,“他身上有一种让人难以忽视的气场。从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个人决不普通。”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我教了那么久的探戈,从没见过问题这么大的学生。”

“哥哥跳舞很差么?”沈曦睁大眼睛。在她心里哥哥无所不能,是最完美的存在。

谢衣摇头:“不是因为他跳得差,所有人都是从初学者开始的……问题是,没有人可以跟他搭伴跳舞。”

“班里不少女性学生都败下阵来,为此我还特意找来了高级班的老师。”提及往事,调酒师露出浅浅的笑容。

“还是失败了?”沈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可是沧溟姐跟我说,哥哥的探戈现在跳得棒极了,连那个来自阿根廷的克洛维都被征服了。”

“征服……”谢衣微微颔首,“这个词用在你哥哥身上很适合。他的探戈太过霸气,很容易将舞伴完全掌控在手中。”

沈曦了解地应了一声。她很清楚沈夜的个性,完全能想到谢衣说的事情。

“后来是你教会了他?”她问道。

“我并没有刻意去教他。”谢衣答道,“是在一次又一次和他跳舞中,你哥哥自己学会的。”

“一次又一次……你就不会被他掌控,被他影响么?”沈曦问。

“探戈是对抗性的舞蹈,倘若双方实力不够均等,那么便不能称之为探戈,甚至不能成舞。”

“我想这大概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谢衣清晰地说。

“我是可以站在沈夜身边的人——也只有我,可以站在他身边。”

沈曦看着杯中的Martini,久久没有说话。

“明天是探戈班的结业舞会,我希望你也能来看看。”谢衣说,“因为你哥哥会来。”

“……我会考虑考虑。”

“阿夜一直都很想你。”他放柔声音,“你九月又要出国了,还是抓紧时间多陪陪他吧。”

“我……我出国……”她欲言又止。

“是为了不让他把太多时间,太多精力都花在你身上,对吧。”

沈曦猛地抬起头:“你怎么会知道?”

她的哥哥就是那么一个人,总喜欢把什么事情都背负在自己身上。沈曦希望哥哥可以有自己的人生,可以多去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她选择离开。等到成为不需要沈夜操心的妹妹时,再回到她最爱的哥哥身边。

“因为我们都爱着同一个人。”谢衣缓缓勾起唇角,“小曦,欢迎回来。”
15 Mar 2015
 
评论(47)
 
热度(11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