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7)

27.

 

第二天,当沈曦来到大厅的时候,舞会还没开始。

到场的人都是为跳舞而来,不是穿着西装就是长裙礼服。一身休闲的沈曦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她自己丝毫不觉得别扭。

“请问你来这里是……?”

一位穿着淡黄色长裙的女孩向她搭话道。

“哦,是你们老师邀请我来的。”沈曦自然地笑起来,“来看看探戈到底是什么样子。”

“阿偃老师啊!”这位女学生毫不吝啬地赞扬道,“如果你想学探戈的话,找他准没错。”

“教课好,又长得帅。”另一位看上去已经超过四十的女子也插话进来,“下班之后来这里跟他学学跳舞,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

“真想知道今天跟他跳开场舞的人是谁!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挑中我……”

“是阿阮老师吧,我看她今天也来了呢。”

“阿阮老师?”沈曦问。

“就是那边穿绿裙子的姑娘。”黄衣女孩指了指正在跟谢衣说话的那个人,“她是高级班的老师。”

谢衣今天穿了一身浅灰色的晨礼服,里面搭配着白衬衫和黑马甲,将他沉稳优雅的气质衬托得更加明显。

“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今天的舞会……”主持人说起了开场白。

沈曦的目光扫过大厅,她没有看见哥哥。

说实话,她并不是很理解谢衣要她来这里的意图。

但沈曦依旧来了。

调酒师似乎有一种让人不自觉相信他的力量。

“……下面,请阿偃老师和他的舞伴为我们带来开场舞。”

大厅的灯骤然暗了下来,只有一束光打在舞厅中央的谢衣身上。

探戈老师微笑着凝视前方。有一个人自黑暗中款款向他走来。

“噢……”

灯光照到那个人的面容时,在场的人们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沈曦勾起唇角。

“天哪,那不是永夜先生么!”中年女子小声道,“好久没见到他,我一直以为他退班了!”

“永夜先生?”黄衣女孩不明所以,她加入的时候沈夜已经不再来探戈教室了。

“……两个男人,要怎么跳啊?”她困惑地说。

显然,抱有疑问的不止她一个。人群中传来议论声。

似是回应这种疑惑,沈夜将手扶在谢衣的腰上。两人在众人的目光中,翩然起舞。

“阿偃老师这是……在跳女步?”黄衣女孩睁大眼睛。

“是。”中年女子说,“原来永夜先生来上课的时候,就是老师跳女步配合他。”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老师跳女步。”黄衣女孩喃喃地说。

探戈女性侧的步法向来是花样繁多,大胆奔放。无论是勾腿还是探入对方双腿之间,均是无比暧昧,挑逗意味十足。可以说,这和谢衣以往给人的印象是背道而驰的。

然而此刻,她却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点不协调。

何止是没有不协调,眼前的探戈完全可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

是因为舞伴的缘故么?因为舞伴,所以让人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合适,那么的美好。

她将目光转到沈夜身上。

沈夜的舞深沉而大气。这个目光凛然的男人以毫不逊色的舞技掌控着这只探戈的节奏,霸道而充满压迫感。

但是她能看得到,在彼此肢体交缠间,那个人眼眸中透出的温柔缱绻。

简直就像……简直就像……

“竟然跳得这么棒……”中年女子迟疑地开口道,“他们简直就像是……”

黄衣女孩摇摇头,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只是想起刚刚来上课的时候,谢衣告诉她的,关于探戈的本质。

探戈是极具侵略性的舞蹈。

探戈是带有情色意味的舞蹈。

探戈是彼此对抗。

探戈是暧昧纠缠。

她想她终于看到了一场真正的探戈。

如果说在场的人里还有一位没有沉醉在沈夜和谢衣的舞蹈之中,那一定是沈曦。

事实上,从沈夜出现在灯光之下起,她的目光就没怎么离开过自己的哥哥。

沈夜的动作,沈夜的表情,沈夜的眼神。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同一个结论。

和谢衣跳舞,和谢衣在一起,会让他感到快乐。

沈曦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哥哥如此放松的样子了。

一曲舞毕,人们还没来得及鼓掌,就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维持着最后一个动作的姿势,沈夜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谢衣。

“我就知道!”中年女子低声道,“能跳出这样的探戈——他们怎么可能只是普通的舞伴关系!”

沈曦咬了咬嘴唇,转身离开大厅。

掌声夹杂着赞美声萦绕在跳舞的两个人周围。

短暂的亲吻结束,谢衣轻轻推开对方。

“去追她吧。”他柔声道。

沈夜应了一声,冲着门口跑了过去。

“阿偃老师的舞真是太精彩了,让我不禁想起……”主持人的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

阿阮凑到谢衣身边:“永夜先生这是……?”

“他还有点事,所以先走了。”谢衣说。

“哎,就这么走了吗?好可惜啊!”阿阮露出惋惜的表情,“小叶子还说想过来见见面呢!他马上要跟夷则一起出差去了。”

“以后还有机会。”谢衣微笑道。

 

“为什么出来了?”

靠在舞厅外的墙上,沈曦问。

沈夜叹了口气:“小曦……”

“哥哥。”沈曦打断对方的话,“你……喜欢他么?”

“喜欢。”

“你爱他么?”

“爱。”

沈曦不说话了。

沈夜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妹妹。

“我这样抗拒他……哥哥心里很为难吧。”

过了一会儿,沈曦开口道。

“没有。”

“没有?”

“嗯。”沈夜说,“因为我知道在你了解他之后,你肯定会喜欢他的。”

沈曦失笑:“为什么你们都能有这种自信?他是这样,哥哥也是这样。”

“因为是我,因为是他。”

“完全不明白……”

“等小曦遇到那个人时,你就会明白了。”

“是么……”

她低下头,不让沈夜看见自己的脸。

“哥哥,我很坏对不对,我是个坏妹妹。嘴上说着不干涉哥哥的决定,要让哥哥幸福,真等到这天到来的时候,却在阻碍一切。”

“小曦。”

“虽然我还是不能确定他是不是跟哥哥真正相配,但我看得出来,哥哥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是幸福的。那种幸福……甚至超越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小曦……”

沈曦抬起头,看向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知道哥哥把他带回家住以后,我心里失落极了。别人或许不了解,但是我清楚,从哥哥决定让谢衣进入咱们家的时候,你已经把他当成了最重要的那个人。”

她勾起唇角。

“哥哥,我是个坏妹妹对不对。我明明知道哥哥那么在意他,明明知道和他在一起你会很快乐,我却不能接受他。”

“我给自己找了许多借口,比如他的身份,比如你们认识的时间……可是再多的借口都无法掩盖一个事实。”

沈曦保持着笑容,那神情却仿佛要哭出来

“我在嫉妒他。我知道的,从开始就知道。”

沈夜一把将妹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为什么呢……明明我只是希望哥哥可以幸福……可是想到一直和哥哥两个人住的家里突然多出其他人,心里就止不住的难受。”

独自在国外漂泊,或是当年沈夜立足未稳时被仇家暗算,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难受过。

“我真是……最差劲的妹妹。”

“不。”沈夜轻抚着对方的头发,“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妹妹。”

“虽然从没有说过,但我心里很清楚。不管在什么时候,你总是在替我考虑。”他的声音十分温柔,“在我需要支撑的时候,你始终陪在哥哥身边。而那之后,小曦又不想我太操心,所以才离开。”

沈夜很清楚妹妹的心意。

即便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也毫无保留,努力去维护他的心意。

“我可以理解小曦的感受。”沈夜低声说,“如果是你先领一个陌生人回来,恐怕我的反应会比你激烈得多。”

他们相依为命太多年,经历过太多的事情。

“哥哥……”沈曦吸了吸鼻子,“我、我会努力去了解谢衣。”

“嗯。”

“我会努力去接纳他。”

“嗯。”

“我会搬回来住。”

沈夜松开手,看向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妹妹,缓缓地笑起来。

“小曦,欢迎回家。”

22 Mar 2015
 
评论(47)
 
热度(11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