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8)

28.

 

沈曦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选个周日进行彻底的大扫除。

虽然平时也会有阿姨来打扫,但是沈夜从来不会让外人进入卧室和书房。

大扫除已经变成了她每年回家都会做的事情。

在这位气势十足的小姐面前,沈夜和谢衣都选择默默听从她的指令。

“哥哥!不把沙发搬开的话,是没办法彻底打扫的!”沈曦皱着眉头说。

“是,我的大小姐。”沈夜略带无奈地笑了笑。

“那个,你、你能不能帮哥哥一把?”沈曦对着正在擦茶几的谢衣说。

她的表情还是有些不自然。

“当然。”谢衣回以一笑。

虽然已经搬回家里,但面对这个人的时候,沈曦还是会觉得有些不自在。起初她甚至会避免跟他直接对话,那躲着人的模样和当初在酒吧质问谢衣的样子截然相反。

谢衣泰然处之,没有让尴尬的场景在家里发生。

平和相处一周后,沈曦开始主动找谢衣搭话,但看上去她还是没能决定好要怎么称呼他。
“拖地的工作就交给我,你们去整理书房吧。”谢衣提议。

“嗯!”沈曦应道,“哥哥的书房也要好好打扫才行!”

沈夜的书房俨然就是一个小型图书馆。在这点上他是个比较怀旧的人,比起电子书更喜欢纸质的感觉。

其结果就是再多的书架也会被各种版本的书册堆满。

沈曦拿出打包用的纸箱子:“哥哥把不怎么看的旧书都放在这里面吧!”

“好。”

沈夜登上梯子,开始拣选书籍。一张有点泛黄的卡片突然掉在地上。

沈曦伸手捡起了卡片。

“什么?”她好奇地问。

“是很久以前的东西。”沈夜下了梯子。

沈曦将卡片翻过来,发现背面写了一句话,字体很漂亮,但她不知道是哪里的语言。

“这是什么意思?”沈曦问。

沈夜将那句话的意思翻译给她听。

沈曦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是谁给哥哥的?”她又问,“看上去似乎很旧了。”

沈夜凝视着卡片上的字:“大概是六年前拿到的。”

“如果过去我可能还会问问是男的还是女的,不过现在……”她看了一眼在客厅里的谢衣,“哥哥,有些东西就别留着了,你现在可不是单身。”

“你能这么快接受谢衣,还开始维护他,我很高兴。”沈夜打趣道。

“哥哥!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沈曦瞪了他一眼,“这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

“我只是把它留作一个纪念而已。”沈夜摸了摸妹妹的头,“放心,你想的事情不会发生。”

“哥哥怎么知道不会——”

“因为写这张卡片的人已经死了。”

沈曦一愣。

她重新看向卡片上的字,眼神里流露出几分悲哀。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

“也是六年前,死在一场战争中。”沈夜简短地说。

“抱歉。”沈曦将卡片还给哥哥。

“没事。”沈夜走到书桌旁,拉开抽屉,“我和这个人也只见过一次。”

“一次?”

“那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一次公司的生意被当地的极端组织阻碍,他们把我们派去和政府谈判的队伍尽数杀光。”沈夜将卡片放进抽屉里,“我带着手下去处理那个地方的时候,遇到了写这张卡片的人。”

“那个人也是去清除据点的,所以我们自然选择合作。事情结束后,我从他手里拿到了这张卡片。”

“几个月后,CY战争结束,我让瞳去调查那个人,得到的结果却是他死在了那场战争中。”沈夜平静地说。

“哥哥让瞳叔叔去调查他……?”沈曦敏锐地问。

“是,虽然目的不同,但我必须承认,在那次合作中,我被这个人彻彻底底地摆了一道。”

沈曦睁大眼睛。她想象不到有谁能胜过她的哥哥,哪怕是只有一次。

“现在想想还是有那么点可惜。不过也没有办法,命运总是无常的。”

沈夜合上抽屉。

“我们继续打扫吧。”

 

一个月之后,沈曦返回美国。沈夜也在同一天去了迪拜,中秋之后才回来。

日子变得很平静,时间仿佛一晃就过去了。

“哈……今年冷得可真快。”对着酒吧的账目,叶海不住抱怨。

谢衣微笑:“每到冬天你都这样,平时的气势去哪里了?”

“气势那种东西又不能保暖……”叶海将空调的暖风又开大了些。

二人一边闲聊一边对账,直到酒吧的门被沈夜推开。

“来得好早。”谢衣迎了上去,“下雪了?”

他注意到对方外衣上的雪花。

“是。”沈夜脱下外套,递给谢衣。

“真好啊。”叶海夸张地感叹道,“有人来接,一会儿还要去约会。我就只能在冰天雪地里孤独地守着这个小酒吧,苍天不公!”

这个周日正好轮到他值班。

“苍天不公?”谢衣勾起唇角,“我可是听说你最近跟华月小姐走得很近啊。”

“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叶海回击道,“我跟她只是比较聊得来,华月小姐喜欢我的调酒。好歹我入行的时间也比你早几年!”

他似乎很介意这件事。

“是,前辈。”谢衣毫无诚意,“可以好好看你的账本了么?”

“看在我下周过生日的份上,你能不能配合我一次?”叶海哀嚎。

“生日那天我可以考虑。”谢衣气定神闲。

“不可以把这个当作生日礼物糊弄我!”

“可你自己到现在都没决定要什么。”

“生日礼物确实应该好好想想。”沈夜插话道。

叶海眼睛一亮:“沈先生也会送我礼物?”

“看你想要什么了。”沈夜说,“一瓶好酒?一块手表?”

“或者……兰博基尼最新款的跑车?”

他说着,将崭新的车钥匙放在了叶海面前。

叶海目瞪口呆。

“谢衣。”他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虽说出卖朋友是不对……但我必须说你做得太好了!”

“与我无关。”谢衣笑道,“是阿夜注意到你丢在吧台上的杂志。”

“提前祝你生日快乐。”沈夜说。

这也是出于对这位朋友的感谢。他知道,当年谢衣遭遇事故住进医院,完全不能自理的时候,是叶海一直陪在他身边。

“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我可不敢收。”叶海故作正经,“还是说……这是聘礼?”

“啊?”谢衣一怔。

“聘礼的话,可不够哦。”叶海晃了晃手指头。

“请问还需要什么?”沈夜竟然配合起他来。

“你们……”谢衣哭笑不得。

“你看我们谢衣这么好,一两样肯定是不够的。”叶海说。

沈夜点头:“你说得对。车不够的话……飞机?这个我倒是有很多。或者实际一点,房子?别墅?庄园?城堡——”

“等等!”叶海打断他,“再说下去你是不是打算买个岛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沈夜认真想了想,“我有个朋友就在丰沙尔海港那里买下一座岛屿作度假用。”

“土豪的世界我是真不懂啊……”叶海败下阵来,“还有你这个吸引土豪的体质也是!”

他怒指谢衣。

“不止小无异,连沈先生也这么有钱!”

“小无异?”沈夜问。

“嗯!是谢衣的徒弟!”叶海说,“说起来他这两天应该出差回来了吧。”

“徒弟……”沈夜看向谢衣,“我还从没听你提起过。你教他跳舞?还是调酒?”

谢衣摇摇头,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酒吧的门再次被人推开了。

“师父!外面的雪下得好大啊!让我躲一下——”

“说曹操,曹操到。”叶海笑起来。

下一秒他却发现有些不对劲。

乐无异直愣愣地站在门口,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

“沈、沈夜——?!”

年轻人的眼里写满了震惊。

“你怎么会在这儿?!师父,这是怎么会回事!”

谢衣不明所以,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他疑惑地看向坐在吧台旁的那个人,那个人却没有看他。

“公安部情报局的乐警官。”

终于,沈夜抬起头,目光落在门口的青年身上。

他微微挑起嘴角,眼神却是冰冷刺骨。

“好久不见。”


*********************************************************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23 Mar 2015
 
评论(59)
 
热度(11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