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9)

因为大家都着急所以加更一次嗯。


29.

 

酒吧一时无人说话。

乐无异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直直地看着谢衣,目光中充满疑问。

谢衣压住内心的讶异,扯出一个笑容:“无异,原来你认识阿夜。”

“啊……啊,是。”青年似乎才回过神。

“何止认识。”沈夜淡淡地说,“乐警官对我们关照良多。”

气氛又凝重起来。

“我说,别傻站着了,小无异,过来坐吧。”打破僵局的是叶海,他装出轻松的模样,“刚刚我们还说到你……”

“是么……哈哈……”乐无异干笑道。

“对了,今天天气这么冷,”叶海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不如我给你们调杯热威士忌喝吧!”

“抱歉。”沈夜起身,“我忽然想起还有些事要做。”

他的目光落在谢衣身上。这是乐无异出现后沈夜第一次看向谢衣。

“看起来,你的徒弟似乎有很多话想问你。”他说,“我就不打搅了。”

这是头一回,谢衣看不懂沈夜的眼神。

沈夜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谢衣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拉住他的胳膊,却没能抓到。

他沉默地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

“这里就留给你们师徒俩吧。”第二个提出离开的人是叶海,“虽然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

他没有说完这句话,耸耸肩离开了酒吧。

不大的空间里只剩下谢衣和乐无异两个人。

“过来坐。”谢衣说。

乐无异慢慢走到吧台旁坐下。

“可以告诉我么。”谢衣问,“你和沈夜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乐无异略低下头:“那个,师父,您跟他……?”

“我和他正在交往。”

乐无异的表情更尴尬了:“呃,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您的……唉,早知道应该之前就告诉您!”

谢衣摇头:“如果是局里需要保密的事情,你不跟我提才是对的,别忘了你的身份。”

“是……”

“所以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以跟我说么?”

“局里让我查的是……关于流月集团走私的事情。”乐无异答道。

“走私……”谢衣眯起眼睛,“你们怀疑他在走私军火?”

“是,流月集团在暗中操控了许多空壳公司,前不久他们还利用其中几家大量收购另一家公司的股份。”乐无异说,“我的任务就是调查那些可疑的公司,查出它们和流月的关系,还有沈夜利用它们去做的那些交易。”

“几个月前我帮你改的那套程序……”谢衣叹了口气。

“就是为了破解其中一家公司的加密信息。”乐无异满脸歉疚,“对不起,师父,我不应该把您牵扯进来。”

“但是……但是……”他忽然犹豫起来。

“怎么?”

“师父。”乐无异抬起头,眼神极其认真,“或许我不该说这些话,但是,沈夜真的太危险了。”

“如果你是指他是军火商这点,我已经充分体会过了,也很了解。”谢衣说。

“不,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嗯?”

“他是在FBI黑名单上的人。”

“……你说什么?”

 

“真难得,你会在这个点过来找我。”瞳说。

“乐无异最近有什么动向。”沈夜直奔主题。

“他?”瞳有些意外,“还是那个样子,追着我们扔给他的饵食打转。”

“只是这样?毫无进展?”

瞳想了想:“倒也不是如此,乐无异似乎很了解我们在科兹莫身上做的套。”

“至少比我想象的要了解。”他补充道。

“他是什么时候查到那件事的。”沈夜压低声音,“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

瞳扬起眉毛:“为什么你要知道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时间的话……大概是四个月前,就是你去乌斯怀亚的前后。”

沈夜不说话了。

“你今天很奇怪。”瞳直白地问,“发生了什么。”

“谢衣是他的老师。”沈夜闭上眼睛。

瞳一怔:“什么?”

“谢衣是乐无异的老师。”沈夜说,“不是调酒也不是跳舞……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他把刚刚在酒吧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对方。

瞳沉默了几秒:“这样的话,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了。”

“从你的描述,还有之前那些事件中谢衣的表现,他确实有当一名谍报人员的素质。”

“……这话是什么意思。”

“聪明,理性,让人如沐春风,容易融入环境,容易获取别人的信任,擅于套取情报和心理操控——”

“瞳!”

“或许你和他的头一次相遇就是被安排好的。”

“不可能。”沈夜否认道,“没人能猜到克洛维的要求,也没人能预知我会选择那家探戈教室。”

“那么也可能是在知道你的身份以后才决定接近你。”瞳不带感情地说,“知道你是军火商的话,查到你是沈夜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也不可能。”沈夜摇头,“乐无异看到我的时候,满脸都是震惊。那个表情不可能是装出来的,他应该完全不知道我和谢衣认识这件事。”

“如果乐无异也不知道谢衣的身份呢。”

“什么?”

瞳的声音十分平静:“我们都知道乐无异不过是被人推到前台的一杆枪。倘若谢衣是来自他背后的势力,任务是一面监视乐无异一面伺机接近流月,又如何?”

 

“仅仅走私的话,是不可能让沈夜被加入黑名单的。”谢衣皱起眉头,“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能再说了,师父。”乐无异面露难色,“那些事情本来是连我都不该知道的。”

谢衣沉思起来:“难道他们让你查走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师父……”

“无异。”谢衣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自己去查。”

“……师父!”

“已经说到这种地步,谁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乐无异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他还是没能说出口。

“不要为难你自己。”谢衣微笑,“我虽然是你的老师,但毕竟不是局里的人,你不能告诉我也是很正常的。”

“不不不,我、我不是不信任您!只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也是我自己七拼八凑猜出来的,除了沈夜在黑名单上的事情是确定的以外,我也不知道剩下的那些到底有几分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他们连你都瞒得很彻底?”谢衣低声道,“看来真是很大的事情。”

“是关于……”乐无异似乎下定了决心,声音中不再有任何犹豫,“是关于六年前CY战争的。”

“沈夜和CY战争有什么关系?”

“师父您肯定知道CY战争是如何结束的吧。”

“当然。”谢衣语调平静,听不出丝毫的情感波动,“Y国从一个军火商手里买到一件半成品武器。那个东西在发射到C国境内的途中,于交战战场上空爆炸,造成十数万人的死亡,整个战场几乎没有人活下来。”

“那个军火商后来的命运您知道么?”

“那个军火商……”谢衣想了想,“我听说他的公司被某个组织处理掉了,武器相关的资料也不知道去向。各国都在暗中调查到底是哪个国家获得了那样武器。”

“没错。”乐无异点点头。

“如果我告诉您,那个军火商的公司其实是流月集团的空壳企业之一,那场清盘戏也是沈夜自导自演的呢?”

 

“那你要如何解释他六年前遭遇的那场事故?”沈夜反问道,“你不会想说他是恰巧好起来,又恰巧被派过来吧。”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造假的,阿夜。”瞳慢条斯理地说。

“他身上确实有很明显的伤痕。”

“伤痕可以有很多种理由。”

“你也查到了ICNR的档案。”

“档案这种东西……可以有很多伪造的理由。”瞳顿了顿,“比如说,ICNR需要拿出成果,向我们展示他们的能力,这样才能继续从我们这里获得资助。在所有的试验者中,只有谢衣一个人成功了,这难道不奇怪么?”

“而且,你从来都不觉得那个时间点很微妙?”他又道,“谢衣是六年前入了院,出院以后他就立刻来到这所城市,我推测他和乐无异的师生关系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如果他是为了调查CY战争而来的话,这个时间就非常合理了。”

“倘若真的像你说的这样,”沈夜说,“他应该会努力避免我跟乐无异碰面,因为一旦碰面所有的事情都可能会被拆穿。”

“所以谢衣从来没有跟你提过他有一个徒弟叫乐无异。从你的话来看,今天这场碰面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

“……”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疑点……过去我没有跟你提过。”瞳说。

“是什么。”

“谢衣这个人,就像是六年前凭空冒出来似的,我查不到任何他六年前的事情。”

“你看了那个档案。”沈夜挑起眉毛。

“你只说自己不看,并没说不许我看。”瞳不以为意,“不过,既然他能当乐无异的老师,想必跟乐绍成或者傅清姣是有关系的,我会再从这方面入手看看。”

“至于你……”他看向自己的上司,同时也是自己唯一的友人,“思路理清了?”

“理清了。”沈夜说,“谢谢。”

“不客气。”瞳说,“决定好怎么做了?”

沈夜应了一声,拿出手机。

手机屏幕恰好在此刻亮起,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谢衣”。

“喂?”

“阿夜,你可以来酒吧一趟么?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沈夜轻笑出声。

“真巧,我也有些事情想问你。”

25 Mar 2015
 
评论(49)
 
热度(12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