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0)

30.

 

沈夜回到酒吧的时候,那里只剩下谢衣一个人。

这次,调酒师没有站在吧台后面冲他微笑,而是坐在两人桌的一侧

“跟你的宝贝徒弟聊完了?”他问。

谢衣“嗯”了一声。

沈夜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把右手放在了桌子上。

“有什么想问的。”

“阿夜不也有事想问么,你先来吧。”

谢衣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好。”沈夜没有多话,“乐无异在你手下学习什么?”

“收集处理情报。”谢衣干脆地说。

“为什么他会跟你学习这些。”沈夜追问,“你现在……只是个调酒师而已。”

谢衣抿了下嘴唇。他注意到对方话中的停顿。

“我和他的母亲是旧识。”调酒师解释道,“当年我因为受伤辞掉了原先的工作,回到这座城市以后,无异的母亲就来拜托我。”

“也就是五年前?五年前你康复出院,之后就来到这里,成为了乐无异的老师。”

“是的。”

“想必你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不少帮助。”

“我确实曾经帮过无异。我无法否认这一点。”谢衣肃然,“但无异是公安部的人,他不会,也不能随便跟无关者提及自己的任务。”

“我虽然是无异的老师,但是在今天之前,我没问过他在做些什么”

“你之前从来没有提及过自己有这么一个徒弟。”沈夜又说。

“因为牵扯到过去,而无异之前又出差了。我本来是打算等他回来正式介绍你们认识,然后再告诉你过往的事情。”

谢衣本以为沈夜的下一句话会是让他在这里把过去的事情讲清楚。

可是沈夜什么都没有说。这种缄默反而让人感到不安。

“阿夜……”他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身体前倾,“在今天之前,我完全不知道无异跟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知道他在调查你们。”

谢衣紧紧地盯着沈夜的眼睛。

沈夜扫了一眼被抓住的手腕。

“虽然这大概会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他开口道,“但我还是想知道,你那次受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与我打算问你的事情有关。”

“哦?”沈夜挑起眉毛,“你想问什么。”

谢衣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沈夜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并没有催促。

“六年前,结束了CY战争的那样武器……”谢衣松开握住沈夜的手,“……跟你有没有关系。”

沈夜沉默几秒,忽然笑出声来。

“你这是在替乐无异问我么?”他仿佛听到什么荒谬的事情。

“不是。”谢衣轻声说,“我是在替自己问你。”

他直视对方如深渊般的眼睛。

“——以CY战争幸存者的名义。”

 

“师父?师父?”乐无异满脸担忧,“您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我没事。”谢衣强迫自己回神。

“只是你说的这个事情超出了我的想象。”他轻描淡写地说。

“嗯……”乐无异半信半疑,“我开始也没有想到沈夜竟然会跟那件武器扯上关系……”

这不仅仅是扯上关系的问题。

谢衣已然察觉到了其背后的意义。

一个不入流的军火商,无意中得到一件威力极大的武器,兴奋之下就将它卖给了战争中的一方,结果中间却出了岔子,导致了严重的后果同时也结束了战争。

这是匪夷所思,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起因,经过,结果。

但如果,卖出武器的并不是无名军火商而是沈夜的话,就会产生许多问题。

为什么沈夜要借助一个空壳公司来卖武器?

为什么沈夜要卖出一件半成品武器?

为什么沈夜会拥有这样的武器?

为什么之后他又自导自演抹除了那家公司?

最后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

沈夜那么做必然是防止各国继续追查下去,挖出那家小公司和流月的联系。

而前两个问题互为提示,引导出的结论却是十分骇人的。

沈夜将自己隐藏在幕后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他知道那样武器的威力,知道它会在半空中炸开,知道它会引发轩然大波。

……知道它会造成十数万人的死亡。

有很大的概率,沈夜现在仍旧持有那种武器。

区区一个私人军火商,却有可能保有如此可怕的东西。

难怪他会被放在FBI的黑名单中。

“关于这点……”谢衣平复着内心的波动,“你有什么证据么?”

“我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沈夜跟那家公司有关……”乐无异面露惭色,“但我在调查流月集团过往的时候,发现了很令人在意的事情。”

“什么?”

“将近十一年前,流月的总裁和副总裁先后死于非命。”

谢衣想起沈夜曾告诉过自己,他的父亲死在了中东战场上。

“这实在是太不寻常,所以我去问了老爹。”乐无异说。

他的父亲乐绍成是前任国防部部长。

“老爹告诉我,是CIA的POO干的。”

谢衣倒吸了一口凉气。

美国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中央情报局)的ParamilitaryOperation Officer(准军事行动负责人)多半是由特殊部队转编而来。POO属于执行部门,负责突袭、埋伏、爆破、暗杀、诱拐、拷问等活动。

“……你确定是POO?”他下意识加快了语速,“为什么他们会盯上流月的总裁?而且,瞄准流月这样的军火公司,政府竟然毫无反应?”

暗地里相互合作才是一般国家和军火商之间的关系。有些国家不可以出面的事情,却可以借由私人军火商来解决。

“据说这是POO的独断专行,之后这边也曾出手与他们交锋,所以流月才没有彻底被消灭。”乐无异继续道,“但当时,流月的继任总裁年仅21岁,所有人都以为这家企业会就此衰落,从军火界彻底消失,没想到……”

没想到沈夜却力挽狂澜,甚至让整个公司发展得比过去更好。

“你的意思是,当初POO出手就是因为察觉到流月在进行什么武器研究,觉得他们构成了威胁?”谢衣皱起眉头,“但这样的话,CY战争的事情一出,那些人应该就知道是沈夜做的了。”

“我不知道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乐无异摇头,“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推测。”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证据么。”谢衣又问。

“有。”乐无异说,“我查到的间接证据还有很多。”

“我想要你查到的所有证据,可以么。”

“当然。”

 

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沈夜震惊的表情完完全全被谢衣捕捉到了。

“……你说什么。”他压低声音。

“我……”谢衣慢慢重复道,“是当年CY战争的幸存者。”

“因为任务,我所在的小队被派到了战场上。出事那天,我没有跟他们一起出去侦查,而是留在了营地做情报分析。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也太突然了,甚至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他放轻声音,“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了。”

“我的同伴全部死在了那里,只有我一个活下来。”

“所以……请告诉我,那件事,那样武器,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谢衣又问了一遍。

他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没有。”沈夜清晰地说,“那样武器跟我,跟流月,一点关系都没有。”


**********************************************

小科普:通过脉搏和瞳孔变化来推测一个人是否说谎是非常基本的测谎方式

29 Mar 2015
 
评论(50)
 
热度(11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