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1)

31.

 

谢衣沉默了。

沈夜也没有开口,只是注视着眼前的人。

犹疑,矛盾,难过,担忧。他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太多的情绪。

多得简直不像谢衣。

“你还记得五月底我曾经发过一次烧么?第二天无异来看我,他说他最近正在忙一个任务。”

“别说了。”沈夜打断道。

“……他正在做的破译程序有一个地方始终没能修改好,我就帮了他一把。”谢衣没有停止,“刚刚我才知道,那个东西是用来破译你手下某家公司的加密文件。”

“别说了。”

从谢衣告诉他,自己是战争幸存者的时候,沈夜已然明白,眼前这个人从来都没有对自己心怀欺骗。

再蠢的卧底也不会编出这种让事情更糟糕的谎话。

所以谢衣说的都是真的。

但沈夜已经无法再回应些什么。

“……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谢衣说,“我从来都没有……”

“呵,到底是谁不相信谁?”沈夜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是你根本就不相信我的回答。”

对不起。

“不,应该说,在那之前,你就没打算相信我吧。”他看向自己的右手,嗤笑道,“那种小把戏……”

对不起。

 “所以,别说下去了。何必让彼此更难堪?”

冷嘲热讽的说话方式,果然是他最擅长的。

这是一场并不公平的对话,沈夜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谢衣却被他引得陷入摇摆中。

谢衣缓缓闭上眼睛。

他曾经跟无数人交谈过,也从无数人那里不动声色地获得过自己需要的情报。

而此刻,大概是谢衣经历过,最糟糕的一场对话了。

如果不曾说出那个事实,如果用上他学过的所有谈话技巧,或许事情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一场交谈,为什么,他就不能冷静下来好好思考。

“你也已经……无法再信任我了吧。”谢衣的声音很轻,“从你知道我和无异关系的那一刻起,你就无法完全相信我了。”

所以沈夜并没有追问他过去的事情。

如果断定对方会以谎言来回答,又有谁会白费力气去问。

“我相信你。”沈夜低声道,“我相信你没有骗我,并不是为了其他目的接近我,你是全心全意地爱着我。”

谢衣没有接话。

“看……”沈夜自嘲地笑起来,“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已经无法相信了,对么?”

无法信任对方,和不被对方信任,到底哪一个更令人难过?

“这场对话已经完全没有意义了。”

在那样的事实之下,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吧。

 “我知道这样很愚蠢……但是请让我再问一遍。”谢衣缓缓地说,“那样武器,真的跟你完全没有关系?”

“没有。”沈夜毫不迟疑,“不管你问多少遍,不管是谁来问,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是么。”谢衣略低下头,“那么即便我去调查这件事,你也不会反对的吧?”

沈夜皱眉:“你要来调查我的公司?”

“不。”谢衣摇头,“我只会去调查当年卖出武器的那家公司。”

“随便你。”

又是一阵沉默。时间变得愈发难熬。

明明之前他们还在这里聊着叶海的生日,想着一会儿的约会。

为什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就可以让所有事情都变了。

沈夜起身,他已经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等一下。”

谢衣拿出一张磁卡,放到对方面前。

那是沈夜家的钥匙。

貌合神离虚与委蛇的生活,他们都过不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沈夜还是沉默了片刻。

“你的东西,”他将磁卡放回自己的口袋里,“我会尽快打包给你送回去。”

谢衣垂下眼睛。

“麻烦你了。”

 

“你果然没走……打电话也不接。”

叶海叹了口气,将塑料袋里的三明治放到谢衣面前。

“我猜你肯定没吃——喂!”他瞪大眼睛,“你直接从酒柜里面拿酒了?”

放在吧台上的威士忌只剩下不到一半。

谢衣颔首:“钱已经放在收银机里了,不必担心。”

叶海沉下脸。

“从你入行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调酒师是唯一不可以沉溺在酒精中的人。”

很多一流的调酒师私底下都是滴酒不沾的。

“不要在这种时候摆出前辈的架子啊。”谢衣讨好地笑了笑,“今天一个晚上而已……”

叶海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换上了调酒师的衣服,走到吧台里侧。

谢衣露出歉疚的表情:“对不起,今天的营业都被我搅了。”

“那没什么。”叶海说,“我换上这套衣服是因为这里还有一位客人。”

“一位客人?”谢衣微怔,“哪里还有客人。”

叶海不做声地看着他。

谢衣明白过来:“你说我?我怎么——”

“没有人可以欺骗调酒师的眼睛。”叶海平静地说,“你现在确实需要一杯酒,但不是威士忌那种烈酒。”

“叶海……”

“放心吧。除非你自己说,否则我什么都不会问。”叶海拿出一个空酒杯,“调酒师不会打探客人的隐私。”

“……好吧。”谢衣勾起唇角,“调酒师先生今天打算给我端上哪款鸡尾酒?”

“你今天是客人,不是调酒师。”叶海从酒柜里拿出啤酒,又取出了冰箱里的番茄汁,“不想笑的时候,可以不用笑。”

谢衣的笑容现出苦意:“有这么明显?”

叶海没有接话。他先将番茄汁倒入酒杯中,然后加入了啤酒,最后用搅拌匙轻轻搅拌了几下。

“Red Eye。”他将酒杯推到谢衣面前。

Red Eye,是用来醒酒和提神的鸡尾酒之一。

调制的方法非常单纯,却也因为单纯而更能体现出调酒师的技术。

谢衣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酒精的香醇与番茄汁的甜味混在一起,有种让人安心的味道,非常柔和。而啤酒的泡沫在唇齿间绽放时又带来勃勃生机之感,让人回想起过往的梦想与美好。

“不愧是Reviver Cocktail……”谢衣抬头看向友人,“谢谢。”

“嗯。”

“我从今天开始会搬回原来的房子住。”

“嗯。”

“或许几天以后会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叶海皱起眉头,“你要去什么地方?”

“去德国那边调查点事情。”谢衣没有说得很明白。

乐无异告诉他,当初卖出那件武器的公司原址就在德国。

“知道了,我会先给老师打个招呼。”叶海说,“如果你想在那边久待的话,可以去他的酒吧。”

叶海的老师就在德国慕尼黑。过去谢衣曾和那位老人家有过一面之缘。

“这样打扰他老人家真的合适么?会不会太突然了。”

“他听说你成了调酒师以后就一直很想见见你。不过,”叶海话锋一转,“在他手下做事可辛苦得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嗯。”

“静水湖这边我会打理,你不用担心。”

“……谢谢。”

“我只有一个要求。”叶海说。

“等我回来以后肯定会跟你说明一切的。”谢衣承诺道。

叶海摆摆手:“我并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就算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

“你要答应我,在那边照顾好自己,不可以再像今天这个样子。”他非常认真地说。

谢衣慢慢扬起嘴角。

“好。”



******************************

昨天补个番结果把自己虐傻了,晚了一天更新,抱歉。

31 Mar 2015
 
评论(63)
 
热度(10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