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2)

32.

 

“还没走?”

推开门,瞳操控着轮椅进到办公室里。

“嗯。”沈夜头也没抬,继续浏览着文件。

“沧溟和华月都很担心你。”

“我不是会因为那种事被击垮的人。”沈夜说。

确实,他的生活一切如常,工作上也没出过任何岔子。

唯一区别就是每天会在公司待到很晚才回去。

“我把事情全部告诉她们了。”瞳又说。

沈夜放下手里的东西:“为什么这么做。”

“她们应该知道前因后果。”

“没有这个必要。”沈夜皱眉,“分手可以有很多种理由。”

“虽然当初做决策的人是你,但她们从头到尾都是知情的,并且在从旁协助。”

瞳冷静地说。

“你没有必要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着,从那时候起,我们就是你的共犯了。”

“瞳……”

“不说这个,我来是想问你知不知道谢衣已经离开的事情。”

“我不知道。”沈夜的眼神变得复杂,“但我知道他肯定会离开。”

谢衣说过要去调查当年的真相。

“你就这么放他走了?”瞳觉得不可思议,“谢衣可不像乐无异那样,随随便便就能被糊弄过去。”

“如果真的做了什么才显得可疑吧。”

“这是个悖论。”

“我劝你不要费心去跟踪他。”沈夜直白地说,“他一定会甩开你。而且,如果谢衣真的碰不该碰的东西,我们会知道的。”

“可那时候就晚了。”瞳说,“还是说你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沈夜向后靠在椅子上。

“这世界其实公平得很。有所得,就必有所失。”他缓缓地说,“这不过是……我必须付出的代价罢了。”

“或许……”

“什么?”

“不,没什么。”瞳摇摇头,“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见。”

“嗯。”

 

“说实话,我没想到你还会同意来见我。”华月又给自己倒了点酒。

叶海嬉皮笑脸地说:“美女请吃饭,我怎么会不来。”

华月白了他一眼。

“虽然我们确实是因为他们认识的,”叶海收了笑,正色道,“但我是真心把华月小姐当朋友看。”

“谢谢。”

“沈先生……”叶海犹豫了一下,“嗯,还好么?”

“表面还好。”华月苦笑,“但他那种人是不会轻易被别人看见伤口的。”

“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为了什么分手?”叶海问,“因为无异么?”

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乐无异和沈夜之间有矛盾,连累到了谢衣。

华月诧异:“谢衣没跟你说?”

他们都以为谢衣会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叶海。这次她来找他,目的也不是那么单纯。

“没有,他不想说,我也没问。”叶海回答。

华月摇头:“抱歉,我不能说。”

叶海无所谓地笑了笑:“没关系,谢谢你这么坦白。这可比随便编个理由骗我好多了。”

华月心中生出几分惭愧。

“我以为谢衣什么都会跟你讲的。”她小声说。

叶海哈哈大笑起来:“大家都认为我和他是无话不谈的。”

“一般来说,挚友都是那个样子吧。”华月说,“如果我的好友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会觉得她是不信任我。”

“可能我天生就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情。”叶海微微一笑,“朋友应该是让人轻松愉快的存在。他愿意告诉我,我会听。他不愿意讲,我就不问,何必强求什么。”

“但你还是会在意分手原因。”华月顿了一下,“不然你不会问我。”

“毕竟他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我希望他能够幸福下去……”叶海黯然。

“我有些好奇,你和谢衣是怎么遇到,又怎么成为朋友的?”华月转移话题。

她不希望看到他露出那种表情。

“说到我们的相遇啊……”叶海做出夸张的样子,“那真是又惊险又刺激啊!”

“……”

“喂,我真的没骗你。”叶海睁大眼睛,“我们可是在一次恐怖袭击中相遇的!”

华月一怔:“恐怖袭击?”

“是啊,有一天我跑去咖啡店里打发时光,结果就遇到恐怖袭击。匪徒们把整个咖啡店都控制了,所有人都变成了他们的人质,其中就包括我跟谢衣,不过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他。”叶海不紧不慢地说,“大家都又惊慌又恐惧,我也不例外。匪徒交谈用的是我不懂的语言,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最后他们决定找一个人杀掉,来威慑警方。很不幸,我就是被选中的那个人。”叶海略带无奈地笑了笑。

“被枪口指着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要完蛋了。我还那么年轻,那么多事情没有做过。那一刻,我向我知道的所有神明祈求,希望奇迹可以发生。”

华月静静地听着。

“然后奇迹就真的发生了,带来它的不是神明,而是谢衣。”叶海说,“他高举双手,镇定地从瑟瑟发抖的人群中走了出来。我不知道谢衣跟匪徒说了什么,他好像精通他们的语言。我被推回了人群里,几乎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别笑我,我当时真的吓得腿都软了。”

华月摇头:“我理解那种感受。”

“之后我就看着他跟绑匪们交涉。即便被枪口顶着脑门,谢衣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慌张的情绪。”叶海回忆道,“然后那些人就把他带到咖啡厅的后厨去了。为了不让我们听到,他们一直是在那里跟警方通讯的。”

“我始终提心吊胆,害怕听见枪声,害怕他会因为我而死。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匪徒竟然决定释放人质。我慌慌张张地跑到安全区,然后就开始寻找他的身影,结果,直到咖啡厅的铁门再次被拉上,我都没看见他。”

“你是说……谢衣让绑匪释放了你们,只留下他一个人当人质?”

“是。”叶海点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确实做到了。”

“我抓住警方的人想问情况,但没有人有耐心说。我只能一直站在安全区盯着那家咖啡厅……直到里面传来爆炸声。”

“我不是个勇敢的人,我不敢去确认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我是害怕发现他因为我而死。谢衣当时可是为了我站出来的。所以我直接……从现场逃走了。”叶海自嘲地笑笑,“现在想想,那时的我真是个懦夫。”

“不必苛责自己。”华月宽慰道,“这是人之常情,况且他不是没事么。你们后来是怎么再遇到的?”

“是在老师的酒吧里重逢的。”叶海说,“我向他道谢,还表达了歉意。谢衣却不以为意,说这不过是他的日常工作。我当时不明白这个意思,后来才了解他一直在跟恐怖分子打交道,做的就是反恐这方面的事情。那次事件里他最后也全身而退了。”

“反恐?难道他是警方特种部队的人?”华月问。

“不知道。”叶海摇头,“他没说,我也没问。后来交情深了,他才告诉我他的工作是签过终身保密协定的,就算以后不干了,也不可以向别人透露一星半点,不然可能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华月脑中已经浮现出几个可能的职业。

但她已经决定不把叶海今天告诉她的话转述给任何人。

“可惜最终他还是因为那份工作受了重伤。”叶海的语气多了几分沉痛,“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病床上的人就是谢衣。”

华月下意识咬紧了嘴唇。

“醒来的第一个月,谢衣一句话都不肯说。他原本是多么骄傲多么美好的一个人,却变成那个样子,全身不能动弹,事事要依赖别人,非常难堪。我担心他会寻死,所以就没日没夜地看着他。”叶海低声说,“第二个月他终于开始偶尔回应我,但大部分的时间仍然是在发呆中度过。第三个月的时候,他开始冲我笑。那种笑容让我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谢衣,也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

“我心里很清楚,迟早有一天谢衣会让我放弃,他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活法。”

“幸好啊幸好……”叶海终于又笑起来,“我听说ICNR那个组织背后的资助者是你们?这真是命里注定啊。”

“嗯……”华月的眼神很复杂。

“那次受伤让他丢了原本的工作。等谢衣康复以后,他就开始学习调酒。可是我总觉得他不太对劲,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少了点人的感觉。”

“人的感觉?”

“就是欲望吧。人活在这世上总是要图点什么,不然日子就会没有奔头。”叶海解释道,“可我在谢衣身上看不到这点,他对谁都是温和疏离的模样。调酒也好,跳舞也好,我没见过他渴望过什么,渴望过谁。”

“直到……阿夜出现在他眼前么。”华月喃喃地说。

“是啊,所以……虽然不知道他们分手的原因,但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真的希望沈先生能跟谢衣重新走到一起。”叶海真挚地说,“为了这个目的,华月小姐,你可以帮帮我么?”

04 Apr 2015
 
评论(48)
 
热度(11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