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3)

33.

 

华月半天都没有答话。

叶海眼中的希望渐渐褪去:“华月小姐……”

“抱歉。”

除了这句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叶海满脸不解,“你不是也觉得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好么?”

华月无言以对。

叶海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难道说……沈夜已经放弃了?他不想再跟谢衣在一起了?他——”

“不是这样的!”她赶在他说完之前打断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沈夜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正如她不是不想告诉他实情,却是不能说一样。

叶海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对不起……”华月眼中流露出歉疚,“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

“没关系。”叶海说,“我不会再问了。”

沈夜和谢衣分手这件事,果然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我只希望……你不要误解阿夜。”华月继续道,“他要顾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能随心所欲去做决定。他冒不起这个险……”

这话说得很是没头没脑,但叶海并没有追问下去。

“你似乎很了解他。”他说,“看上去不像仅仅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

“确实是这样。”华月没有否认,“在进入流月之前……我是沈家的佣人之一。”

叶海一愣:“佣人……?”

“我没有父母,从小就生活在福利院里面。那个地方是由沈家,在当时来说,就是沈夜的父亲赞助的。”华月说,“他们会挑选优秀的孩子进到沈家作佣人。”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

“我被送进沈家之前就知道自己是为少爷挑选出来的人。除了基本的礼仪和家务,福利院老师灌输最多的就是,我必须为沈夜而活。我是……他的玩物,必须遵从他的命令,顺从他的心意。”

“这太过分了!”叶海愤然,“难道现在也还是这样吗?!”

“怎么会。”华月摇头,“沈夜的父亲死了之后,这种事情就停止了。”

“你进沈家以后呢?”

“刚进那里时我很怕,非常怕。因为老爷的脾气是出了名的不好,我想他的儿子也不会好相处。可是我那时年纪还小,做事不可能毫无差错。有一回我不小心打碎了东西,吓得半死,沈夜却替我承担了责任,还反过来安慰我,说没有关系,不用害怕。他说他不会把我当作下人看待,他说我是他的朋友。”

“我们年纪相当,很快就熟悉了起来。他待我很好,会让我去旁听他上的课,很多事情也会询问我的意思。但在他父亲面前,我们还是要装出主仆的姿态。他会对我呼来喝去,而我还要做出一副卑微的样子。”华月笑起来。

“这么说,你们应该算是青梅竹马了?”叶海若有所思。

“还得算上沧溟,就是我们现任董事长。我们三个人算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只是沧溟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卧床休息。”

“后来阿夜被他父亲强行扔到战场上,不得不开始涉足军火生意。老爷是不可能允许佣人参与其中的,可他却愿意让我暗地里帮他。”华月的语气中透出些许骄傲,“那时候我是他最信任的人。”

“后来……公司遇到了危机,老爷也死了。阿夜遣散了家里的其他佣人。他问我以后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要进公司帮他,我知道他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流月破产。”

“果然,公司在他手里起死回生,他总是能果断做出对我们最有利的选择。只要有他在,我们就一定没问题。这么想的人,肯定不止我一个。但就是因为这样吧……”

华月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

“你说谢衣是把欲望遗忘了,那阿夜就是用理性压抑着个人欲望。他的位置让他不可能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知道他和谢衣相爱,知道他开始考虑自己的幸福时,沧溟和我都是非常高兴的……”

话题绕了回来。

“他们真的……真的没有转圜余地了么?”叶海不甘心地问。

“我不想说没有。”华月痛苦地说,“但是……我没有看到希望。”

叶海叹了口气。

“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他提议道,“如果谢衣这边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会告诉你,反之,沈夜那边的事情你要告诉我。”

华月微怔。

“现在放弃实在不是我的风格。”叶海的笑容变得明亮起来,“如果老天真的再给他们一次机会的话,我不希望他们错过。”

华月看了他几秒,也笑起来。

“好,我答应你。”她说。

 

连续工作换来的是无事可做的空闲。

沈夜不想去找新的生意,因为这么做会加重下属的负担。他也不能一改往日的风格,事必躬亲,插手其他人的事情,那样肯定会让职员们备感压力。

从公司步入正轨以后,沈夜就在有意无意地下放权力。

当年,前任总裁和父亲的死有很多蹊跷之处。流月隐藏着的问题也因此曝光出来。

这个公司的结构并不健康,过多依赖于上位者。

而且,从接手的资料来看,沈夜并不能确定流月总裁是不是还会被人盯上。因此,即便当初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他还是强行接过了这个位置,只让前任总裁的独生女儿沧溟去做了董事长。

毕竟,沧溟连战场都没有上过。

把公司从破产边缘拯救回来以后,他迅速开始培养手下,慢慢调整结构。虽然如今的沈夜仍旧是握有公司最高行政权力的人,但他个人的生死已经不能再撼动流月了。

现在的流月是一台运作良好的机器,沈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因为自己去影响它的步调。

思前想后的结果是,他必须接受现在的空闲,即使他一点都不想要。

一旦闲下来,沈夜就不可避免地会想到谢衣。

养成一个习惯只需要二十几天,可改掉它却很难。

他和谢衣相处了不知道有多少个二十天。

沈夜记得关于谢衣的每一件事,他的口味,他的偏好,他生活的习惯,他爱去的地方。

这座城市里面到处都是他们的回忆。

谢衣会拉着他一起去超市买东西,去公园散步。有时候他们会去沈夜的射击馆打上一局,有时候他们会去那家孤儿院做义工,有时候也会装作普通客人去别的酒吧看看其他调酒师如何调酒。

沈夜必须承认,那个人已经彻底融入了他的生活,成为其中的一部分了。

而如今,他却不得不亲手把这一部分挖掉。

这是很痛苦的事情。

沈夜也曾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克制自己的习惯,最后却发现事与愿违。

越是刻意地去纠正自己,越是难以忘记。

可如果不这么做,他就很容易被习惯牵引。

比如凌晨三点的时候,沈夜会从睡梦中醒过来。

这是他过去的习惯。只要在家睡觉的时候,谢衣不在身边他都会这样。这是为了确定对方是不是已经从酒吧平安回家。

这天夜里沈夜又醒了。回过身发现旁边没人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是“会不会出事了。”

然后他才恍然清醒。

那个人已经不会出现在床的另一边了。

这个事实剥夺了沈夜最后几分睡意。他起身披上外衣,下楼走向客厅。

深夜排遣心情的方法无非两种,喝酒或是抽烟。

他从不抽烟,可是喝酒……

沈夜不无自嘲地笑了笑,早知道就不去招惹调酒师了。

最后他打开了客厅的电视,调到了新闻台。

这个时间除了新闻也没有其他好看的。

 “今日,中东PT地区冲突再起……”主持人严肃地说着。

沈夜微微眯起眼睛,PT地区正是他父亲当年的埋骨之处。因为历史和宗教问题,那个地方的归属一直不是很明确,引发了很多冲突。

PT地区周边国家的事务是华月负责,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她过几天还要过去一趟。

其实那边一直希望能跟他直接对话,但沧溟不肯。

沈夜知道她在害怕什么。虽然他觉得那完全没有意义,但为了让沧溟安心,他没有拒绝她的建议。

不过现在看来,华月去反倒不如他去来得安全。毕竟她是女性,经验也没有他丰富。

而且,沈夜是真的很想离开这个到处充满谢衣影子的地方。


**********************************************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41594

不出意外明天会放一宣跟印调XD

11 Apr 2015
 
评论(38)
 
热度(9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