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4)

34.

 

“为什么要换成你去?一切不都挺好的么?”沧溟紧皱眉头。

“虽然华月一直都没怎么提,但这笔生意让她很辛苦吧。毕竟头一次就不怎么顺利。”沈夜说。

沧溟语塞。

“……雩风的事情,我替他道歉。”她小声说。

因为雩风的过失,对方以为自己被他们设局坑骗了。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幸好华月临危不乱,冷静解释了缘由,并提出了合理的赔偿条件,才让事情没有变得更糟糕。

即便如此,之后的交易也一直不是很顺利。终止合约对他们来说有太大的不利影响,幸好下周就是最后一次交货了。

“我不是要怪责谁。只是你也看到了,PT冲突又起。华月虽然很有经验,但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让她去了吧。”

“可是……”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沈夜劝道,“沧溟,这么多年过去了,不是一切都好好的么?如果真有人打算冲我下手,即便我不去那里,他们也不会罢休的。”

他说的句句在理。

沧溟有些动摇。

沈夜的手机忽然响了,是瞳发来了短信,说有事情要告诉他。

“如果你没有其他意见的话,这次就由我代替华月去那边。”他示意她自己手机上的信息,“瞳有事找我,我先过去了。”

沧溟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来到瞳的办公室,沈夜发现对方今天有些不一样。

那个男人像是在笑,又像是没有笑。这是专属于瞳的表情。只有在他的研究获得突破性进展的时候,他才会露出这样带有些许得意和兴奋的表情。

“怎么了?”沈夜问。

“我查到谢衣过去的身份了。”瞳单刀直入地说。

“……”

“怎么?你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

“不管他过去是什么身份,我知道谢衣从来没有欺骗过我。”沈夜低声说,“这就足够了。”

“也就是说,你还是信任他的,对不对?”

“这个问题有意义么。”沈夜皱眉。他不明白瞳的意图。

“当然。”瞳不紧不慢地说,“如果你能够信任谢衣,就去德国找他,把当年的事情全部告诉他吧。”

沈夜仿佛听到什么荒唐的话,一下子笑了出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很理智。”瞳说,“你还记得那个叫Prophet的人么。”

“Prophet……”

沈夜想起放在书桌里的卡片,那正是代号为Prophet的男人留给他的东西。

他始终没有忘记那次并未碰面的合作,以及那个人在最后耍的花招。所以,在处理完CY战争的事情以后,沈夜就让瞳去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Prophet,男,年龄不详,国籍不详,原本隶属于CIA的情报收集管理部,一年后调职进专案部,负责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的相关事务。Prophet的意思是预言者。这个代号是因为他拥有强大的信息收集和处理分析能力。他做出的判断几乎全部符合已有的既定事实或者未来会发生的事。

CY战争中,基地组织趁乱占领了Y国国土。Prophet因此介入其中,最终死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下。

以上是瞳调查到的信息。但不管他怎么找,都没能找到那个男人的照片。

在查到的情报中,Prophet的调职引起了沈夜和瞳的注意。情报收集管理部位于CIA总部,是最核心的部门之一。那里的人员主攻情报收集分析,不需要实际执行任务,危险度不高。而专案部则完全不同,需要真刀实枪和那些亡命之徒对抗。很明显,进入情报收集管理部的Prophet比起特工,更偏向于技术人员,可他却选择调职专案部。

CIA毕竟是为国家服务的情报机构,瞳推测这里面或许有些政治原因,这次调度实际上是贬职,让Prophet远离CIA总部。

沈夜却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从他和那个男人的交谈中,沈夜明显感觉到Prophet对于极端组织的厌恶,还有对于无辜牺牲者的悲悯。他很可能是主动要求调离,反过来借助CIA的力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之后,瞳就Prophet的调职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他不得不承认,去专案部确实是那个男人自己的选择,并没有来自外部的干涉或是压力。

沈夜的看法极有可能是对的。

只可惜,这个男人已经死去,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从那时候起,那张卡片就被好好地收了起来,一直保存到现在。

“我记得他。”沈夜说,“可这跟谢衣有什么关系?”

“你还记得Prophet是怎么死的么。”瞳又问。

“他是死在CY战争——”沈夜突然收了声。

他明白了瞳的意思。

“这怎么可能。”沈夜压低声音,“你有证据么。”

“我没有找到直接证据。”瞳说,“Prophet的档案很完整,我甚至不知道CIA那边是不是了解他还活着这件事。”

“但是,他可以把自己的情报掩盖得完美无缺,却不能把其他人的情报也处理干净。”

“这是什么意思。”

“叶海。”瞳有些得意,“我是从叶海那边查到的。他是连接Prophet跟谢衣的关键。”

在谢衣出事之前,叶海和他已经是亲密的朋友。如果瞳的推论是正确的,叶海肯定认识作为“Prophet”的谢衣。

“叶海是某次恐怖事件的受害者,而Prophet也参与了那次事件。”瞳说,“我推测那就是他们认识的契机。”

“除此之外我还查到了许多其他的证据,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一一列举给你。”

沈夜沉思片刻:“我相信你的判断。”

如果谢衣就是Prophet,比起自己的感受,他最优先考虑的必然是普通人的利益。

那样的话,之前的顾虑也就没有了。

沈夜完全可以把当年的事情全部告诉谢衣。

但以瞳的性格,他不会因为感情上的原因就提出那种建议。

“你要我去告诉谢衣所有的真相,是为了让他出手相助吧。”

瞳毫不犹豫地点头:“是的,Prophet和我联手的话,说不定能把流月的嫌疑彻底清除干净。这也是为了防止更坏的事情发生,他大概不会拒绝。”

“不过,我不能保证Prophet肯定会原谅你,你们还能回到原来的关系。”他补充道。

“谢衣现在已经过上了平静的生活。我不会让他再参与到这种事情里。”沈夜斩钉截铁地说,“这是我——是我们过去做下的事情,任何后果都应该由我们自己来承担。”

瞳皱起眉头。

“所以你打算不告诉他,让他自己这么查下去?”

“不。”沈夜摇头,“我会告诉他。”

因为这是谢衣想要知道的真相。

“这样的话,之后的事情就不是你我能掌控的了。”瞳缓缓地说,“Prophet不会被任何人左右。是否要分担你的过去,得由他自己来决定。”

12 Apr 2015
 
评论(35)
 
热度(10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