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5)

35.

 

慕尼黑的冬天十分寒冷。雪花从凌晨就开始降下,到现在都没有停止。整座城市被笼罩在一片白色之中。

坐在咖啡厅内,谢衣给自己点了份Espresso,然后打开了电脑。

他昨晚睡得并不好,因为梦到了过去的事情。

来德国的这半个多月,谢衣时常会梦到过去,梦到战场上的那一幕,梦到自己躺在医院,满心绝望的那段时光。

他始终记得,手术后,当麻药的药效消失,自己疼得落下泪来,却又欢喜得忍不住微笑。

得知ICNR是由流月赞助的时候,谢衣曾感叹过命运,也对沈夜产生了感激之情。

当乐无异告诉他自己的怀疑之后,那份感激忽然就变得可笑起来。

然而,他不能否认,是沈夜让他看到了更美好的世界,让他内心的感情重新流淌了出来。

那个男人摧毁了自己的生活,那个男人又给自己带来了新的生活。

这究竟是怎样扯不清的缘分。

谢衣摇了摇头,努力摆脱纷乱的思绪。

他不可以先入为主地认定当年的事情就是沈夜所为。或许乐无异的推测是错误的,或许真的是他误会了那个人。

那样的话,等他查明真相,他一定会回去向沈夜道歉,然后尽他所能地抓住对方,修复他们的关系。

哪怕一切会很困难。

“您的Espresso。”服务生将咖啡送到了谢衣的桌边。

谢衣道了声谢谢,端起杯子,正想喝上一口,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

上面显示的名字是叶海。

谢衣来到德国以后,虽然他们有通过邮件联系,但是叶海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莫非是叶海老师跟他说了些什么?

这是谢衣能想到的唯一的可能性。

在他抵达慕尼黑之后,那位老先生只用一杯鸡尾酒就看穿了谢衣现在的状态。

可能是叶海提前说过什么,老师虽然很失望,却没有过多地责备他,只是说谢衣现在不能给客人调酒,然后将擦拭杯子研磨冰块这些事情交给他去做。

谢衣仿佛回到了刚刚学习调酒的时光。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还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因为他记得自己给沈夜调过的每一杯酒。

那些过往的回忆困扰着他,束缚着他。

这简直糟糕透了,谢衣情愿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记性。

会来寻求一杯酒的客人,多半带着自己的疲惫和不幸。可如今,自己已经无法再安抚他们的情绪了。

谢衣干脆放任了自己的思念。

不去克制,不去压抑。他想着那个人,爱着那个人,因过往而快乐,因过往而痛苦。

但在获得真相之前,谢衣不能回去见沈夜。

白天的时候,他四处奔走去搜集线索,晚上便在酒吧里打杂。

谢衣再也没有要求过给客人调酒。叶海的老师看在眼里,什么都没有说。

或许是对自己彻底失望了吧。如此任性、只顾及自己的人,还有作为调酒师的资格么?

如果叶海真的是来问他这件事,他该怎么回答。

谢衣边想边按下了通话键。

“喂?谢衣吗?我是叶海。”友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充满朝气。

“嗯,是我。”

“你最近还好吗?”

叶海的寒暄实在太过刻意,谢衣并没有直接戳穿他。

“挺好的。”他答道。

“呃……”

果然,电话那端的人迟疑起来。

“……叶海?”

“对不起。”

叶海突然的道歉让谢衣一愣,他还来不及问些什么,就被接下来的声音夺走了呼吸。

“谢衣,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

“我不确定现在给你打电话,你会不会接,所以我就拜托了叶海,你不要怪他。”

是沈夜。

谢衣不由得抓紧了手机。

“不知道沈先生……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他克制着自己的声音。

对方沉默了几秒:“我想跟你谈一谈。”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您说谈话没有意义。”谢衣说,“恕我直言,我不觉得现在有什么可谈的。”

“我想跟你谈谈CY战争的事情。”沈夜顿了顿,“谈谈你想知道的真相。”

谢衣一怔。

“我的航班两天后下午3点到慕尼黑。不用怀疑,我不打算再用什么方式去欺骗你,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全部。”

尽管沈夜掩饰得很好,但是谢衣还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急切。

他完全推测不出对方改变心意的原因。这种转变很可疑。

但是,谢衣想见沈夜。

不管那个人打算跟他说些什么,这场对话是不是又会以难堪收场,他想见他。

沈夜的话给了谢衣一个放任自己去见他的理由。

“好。”谢衣轻声道,“我会去机场接你。”

 

沈夜的航班正点到达慕尼黑。

他没有带任何行李。和谢衣谈完,沈夜就会立刻飞往中东。他的下属已经前往那边了。

在等待的人群中,沈夜一眼就看到了谢衣。

分别不到一月,他却好像很久没有见过对方。

那个人是不是也像自己思念着他一样,思念着自己?

沈夜平复情绪,缓步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

谢衣看上去很淡然,仿佛眼前站的只是一个许久不见的熟人。

沈夜胸口一紧。

“我的下一班飞机在四个小时以后。”他面无表情地说。

这话说得非常突兀。谢衣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然后迅速恢复平静。

“要去哪里做生意?”他一猜即中。

沈夜点头:“时间不多,我希望可以找个相对私密的地方。”

他不想被任何人听见这场谈话。

“知道了。”谢衣说,“去我现在住的地方吧。”

坐在租来的车上,两个人一路无话。

谢衣居住的公寓很简单。一室一厅,只有基本的家具。

“水?咖啡?”谢衣问。

“水。”

把杯子递到沈夜手上,谢衣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们又一次坐在了桌子的两侧。

“我想先问问,你调查到什么地步了?”沈夜先开了口。

谢衣靠在椅背上,略微垂下眼睛。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说,“如果你是真的想要告诉我真相,我调查到什么地方根本无关紧要。”

“我说过时间紧迫。我不想重复你我都知道的事情。”沈夜说,“除去那个结果,我想你应该会去查起因和经过。”

他了解谢衣。

“你说得没错。”谢衣承认道,“我从无异那里知道了你父亲蹊跷的死亡,还有流月当年的危机以后,确实调查过一些。”

“不过,”他顿了顿,“在我说之前,我希望你可以开诚布公地把那个结果告诉我。”

“结束CY战争的那件武器,跟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这是谢衣第三次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这一回,他得到了相反的答案。

“有。那件武器,确实是从流月卖出去的。”沈夜说,“而做出那个决定的人,就是我。”

谢衣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20 Apr 2015
 
评论(53)
 
热度(10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