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7)

这一节大概有两节的长度,中间实在不好分开。所以本周没有二更了。


37.

 

谢衣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争辩没有意义。

“我并不是来说服你,迫使你认可我的观念。”沈夜继续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真相。”

真相从来都不美,往往沉重得让人难以接受。

“除此之外……”

沈夜忽然有点犹豫。他不是擅于做这种事的人。

然而当初向叶海借电话时,那个人向他提出了一个交换条件。

沈夜抬起头,直视谢衣的眼睛。

“我还想要告诉你。”

不管这场谈话的结果是什么,他都必须把自己真实的心情告诉谢衣。

“我爱你,谢衣。”沈夜说,“我需要你。”

谢衣一怔。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现在还说这些很可笑。”沈夜自嘲地勾起嘴角,“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听完。”

“我很早就明白,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得到常人那样的幸福。”他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掌心,“成为军火商的这些年,我失去过很多东西,也渐渐习惯了失去。”

“那天,你把房卡还给我。我对自己说,这不过是又一次失去,就像过去一样。”沈夜轻声道,“可后来我却发现,我……不甘心,很不甘心。”

“明明是我种下的果,是我应付的代价,我却在不甘心。我对你的渴望超过了我自己的想象,超过了我能克制的范围。”

“我毁了你的人生,毁了那么多人的人生。你现在恐怕很恨我吧。我不会否认这点,但也不会否认我最真实的想法。”

“谢衣,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我想把你留在我身边。我想喝你调的酒,我想和你跳舞。我想跟你去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我想和你度过我人生的每一天。”

“我不想失去你。”

沈夜的眼神非常真诚,不带有丝毫隐瞒。

“即便双手沾满血腥,我还是想要拥抱你。”

从始至终,谢衣一句话都没有说,甚至连表情都没有改变。

他的沉默在沈夜的意料之中。

瞳说得没错,谢衣不会将真相透露出去,但也不会接纳他的行为。

沈夜忽然很感谢叶海让他说出了这一切。

他这辈子大概都没讲过像今天这样任性无理的话。

良久的沉默之后,沈夜说:“我听说你在这边继续做着调酒师的工作。在我离开之前,可以再调一杯酒给我喝么?”

“……什么酒。”谢衣终于开了口。

“有一款鸡尾酒是用朗姆,白兰地,和柠檬汁调成的。”

谢衣叹了一口气。

“你对我隐瞒,你对我坦白。你对我说你爱我,想和我继续在一起。”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现在,你又让我给你调Last kiss。”

沈夜皱起眉头。

“我确实无法认同你的想法,也无法认同你过去做过的事情。”谢衣回答了他没说出口的疑问,“……但同样,我对你的爱也是真实的。”

他的感情不是靠开关控制的,说开启就开启,说关闭就关闭。

“我需要时间,沈夜。”谢衣说,“我需要时间好好想想那些事。我需要时间整理我的心情,整理我对你的感情。”

这话显然出乎了沈夜的意料。

他愣了几秒,才缓缓道:“……我明白了。”

“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么?我想一个人待会儿。”谢衣近乎恳求。

沈夜起身:“那么……再见?”

谢衣点点头。

“祝你一路顺风。”

最后,他这样说。

 

沧溟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沈夜正坐在候机室查阅邮件。

“喂?”

“阿夜,你已经在机场了么?”沧溟问。

“是。”

“……”

“……沧溟?”

“瞳刚刚告诉我,PT那边的局势有些不稳。”她担忧地说。

“嗯,我看到他传过来的情报了。”

“……阿夜。”

“嗯?”

“你现在还好么?”

如果沈夜此行有一个好结果,他肯定会立刻告诉她。

“沧溟,我不会因为私人感情影响工作。”沈夜冷静地说,“而且,一切还没有结束。谢衣说他需要时间考虑。”

“这样啊,那就好。我只是……”她没有说下去。

“只是担心我。”沈夜放柔声音,“放心,我不会有危险的。”

“嗯。”沧溟的声音中还是有抹不去的忧虑,“千万小心。”

“不过,这次可能不会特别顺利。不管发生什么——”

“都不要告诉小曦。”沧溟接口道,“因为她会担心。”

每次他都会这么叮嘱她。

“嗯,还有……”沈夜顿了顿,“谢衣。”

“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告诉谢衣。我不希望他因为我再遇到任何危险。”

虽然他还不确定谢衣究竟会怎么选择。

沧溟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了。但你必须向我保证,你肯定会平安回来。”

“我会的。”沈夜说。

毕竟,那个人还欠他一个答案。

 

“我记得,今天不是你当值。”

看到谢衣走进酒吧,叶海的老师,卡尔·格拉斯曼开口道。

谢衣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格拉斯曼先生,我是来辞职,然后向您道别的。”

格拉斯曼扬了扬眉毛。

“过来坐。”他说。

谢衣走到吧台旁坐下。

“非常感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他垂下眼睛,“对于给您带来的麻烦……我很抱歉。”

他本以为自己会在德国待上更长的时间,所以才联络了这位老先生。

“可你看上去还是很痛苦,就像你刚来的时候一样。”格拉斯曼说。

谢衣的眼神黯淡了几分。

“作为调酒师,就让我来调一杯酒来给你送行吧。”格拉斯曼说,“我不希望有人带着这样的表情离开我的酒吧。”

“……真的很抱歉。”谢衣扯出一个笑容。

格拉斯曼从酒柜中拿出意大利杏仁利口酒,配以新鲜的柠檬汁,用雪克杯摇匀后倒入放好冰块的古典杯中,最后加上樱桃和柠檬片作为装饰。

“Amaretto Sour。”他将这杯酒推到谢衣面前。

“Amaretto……”谢衣低声重复着酒的名字。

他已经猜到格拉斯曼为什么会调这杯酒给自己。

“我身为调酒师,是不应该对客人多嘴的。但你是叶海的朋友,下面这些话,你就当是一个年长者的唠叨吧。”格拉斯曼摆了摆手,阻止谢衣打断他,“你和叶海的性格完全相反,他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也不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里。”

“我想,他让你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生计。”

“我很抱歉……”谢衣说,“但有些事,只能由我自己来做决定。”

“我知道。”格拉斯曼点头,“所以我从来也没问过你。”

谢衣尝了一口杯中的调酒。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格拉斯曼继续擦拭着酒杯,谢衣仿佛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您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么?面前只有两条路,必须在其中做出选择。可无论怎么选,都会有一生无法抹去的痛苦。”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正确的选择。就算一时正确,也没有人能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他缓缓地说,“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出决定,然后承担决定所带来的后果,不管是好的,坏的,令人愉快的,还是令人痛苦的。”

谢衣又喝了一口Amaretto Sour。

“有个问题,我想问问你。”格拉斯曼说,“让你痛苦的,是过去?还是未来?”

“大概是……过去吧。”谢衣喃喃地说。

不管是CY战争,还是他和沈夜交往的那段日子,在当下都可以被称之为过去了。

“那么,我觉得你还是幸运的。”老人平静地说,“你还可以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

“但是我不可能抛下过去不管。”谢衣苦笑,“我做不到完全舍弃。”

“没有人能真的舍弃过去……”格拉斯曼说,“但我们可以选择背负它,孩子。”

谢衣抬起头。

“人生从来都不会一帆风顺。可无论过去多么痛苦,它是无法改变的。”老人说,“如果我们可以从过去中学到什么,并因此让未来变得更美好,那么我认为,这份痛苦就是有价值的。”

谢衣将面前的鸡尾酒喝光。

Amaretto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微苦”。

就像人生的滋味。

“谢谢您。”谢衣说。

格拉斯曼摇摇头。

“不必谢我。其实你已经想好要怎么做了吧,所以才会来向我辞行。”老人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我只是说出你心里的那些话而已。”

“什么都瞒不过您。我只是……”谢衣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完这句话。

“只是缺乏一个契机来让你下定决心。”格拉斯曼了然地说,“不要太苛求自己了。这是人之常情。”

“你的飞机是哪天?房子都处理好了么?”老人问。

“处理完了,我下周一就会离开。”谢衣感激地说,“有机会……我会再来看您。”

格拉斯曼颔首微笑。

“下一次,一定要让我看看你真正的调酒技术。”

 

几天后,谢衣回国。

他在邮箱里拿到了房子的另一把钥匙。去德国前,沈夜还没有把他的东西送过来。

当谢衣打开家门,打包好的纸箱就放在客厅里,上面还有一个单独的小盒子,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

他先去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以后就打开了电视。

“……随着PT地区的战火蔓延,我国政府已启动其周边国家,包括B国、S国在内的撤侨工作。”主持人严肃地说。

又是一场生灵涂炭。谢衣在心里叹了口气。

他忽然想起来,沈夜并没有告诉自己他要去哪里做生意。

但愿不会被这个牵连到。

谢衣拿过那个小盒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打开了它。

里面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幅素描画。

在世界尽头的灯塔下,那个来自日本的年轻人画下了沈夜向他邀舞的那一幕。

从乌斯怀亚回来以后,谢衣买了个相框将素描放在里面。

沈夜竟然把这个也送过来了。

谢衣心头一软,伸手去摩挲画上沈夜的脸。

他记得那个人对自己说“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们都应该共同分担。”

也记得他自己说过“无论什么样的情况,我们一定可以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

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这份过去究竟有多么沉重。

谢衣把相框放在一边,意外发现盒子里还有张卡片。

他拿起卡片,翻过来看到了背后的字,然后就愣住了。

谢衣记得这张卡片。这是他在许多年前给某个人留下的东西。

上面的字是他用左手写的。

那是一句爱尔兰的谚语。

 

Castar na daoine ar a chéile, ach níchastar na conic.

山和山不会相遇,人与人总能重逢。

 

谢衣失声笑了出来。

原来,他们的命运早就交织在了一起。

当年他留下这张卡片的时候,内心确实期盼着重逢。但谢衣很清楚,自己连那个人的名字与长相都不知晓,世界那么广大,他们恐怕一生都不会再见。他也一生都无法对这位救了他的队友,却被他为了任务而欺骗的狙击手先生,当面说上一句谢谢。

没想到沈夜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没想到他将这张卡片保留了这么久。

谢衣立刻拿出手机。

他要给沈夜打电话。他很想听听他的声音。

屏幕上突然显示出叶海的名字。

谢衣顿了一下,接通友人的电话。

“喂?叶海么,我已经平安到家了。”

“嗯、嗯……”叶海的情绪听上去不太对劲。

“怎么了?”谢衣问,“出什么事了?”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叶海严肃地说,“你听完以后……一定要冷静。”

“冷静?”谢衣蹙眉,“……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三天前发生的……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叶海的犹豫让谢衣心中生出许多不安。

“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再次问道。

“你看到新闻了吧,PT爆发战争的事情。”

“嗯。”

“你知道沈夜就是去那边做生意的么?

“我不知道这件事。”谢衣下意识攥紧右手,“沈夜怎么了。”

“华月告诉我,沈夜出事了。”叶海艰难地说,“三天前他……”

他的声音变得很轻,仿佛这样就可以降低这个消息带来的效果。

谢衣蓦地睁大眼睛。

他一把抓过手边的钥匙和大衣,直接冲出家门。


**************************************************************

这次真的完结倒计时了。



25 Apr 2015
 
评论(71)
 
热度(13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