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8)

38.

 

“……瞳那边有没有新的情报?”华月在电话那端疲惫地说。

“目前还没有。”沧溟紧皱眉头,“他没有留下任何记号么?”

“我们没有发现。”华月说,“这太冒险了,毕竟……那些人也在找他。”

沧溟叹了一口气。

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她下意识说道,然后就后悔了。

进来的人是谢衣。

“……谢先生。”沧溟放下电话,“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

“我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谢衣单刀直入地说,“现在的情况如何了?”

“……什么?”

“您也知道,过去我是做情报工作的。”他继续道,“我想我可以帮助你们。”

“我不清楚你究竟从哪里听说了什么。”沧溟面无表情地说,“但我想,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已经跟谢先生没有关系了。”

谢衣愣了一下。

“你们现在依旧没有找到他不是么?”他急切地说,“已经三天过去了……”

三天前,沈夜的队伍遭遇不明人士的伏击。沈夜为保护下属,身中一枪,从山坡滑落,就此与队伍分散,至今下落不明。

“我们会找到他的。谢谢你对阿夜的关心。”沧溟不客气地说,“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么?”

“请让我加入。我可以帮你们——”

“我不可以这么做。”她打断道。

“……为什么?”谢衣满脸疑惑。

“如果仅仅是分析情报,我可以答应你。”沧溟顿了顿,“但你想去PT,对不对。”

“当然。”谢衣毫不犹豫地说,“这样才能获得第一手的情报。”

“所以我不能答应你。”沧溟说,“我不能让你去那边。”

“为什么?”

“沈夜离开前我答应过他。”她的眼神有些黯淡,“不可以让你再因为他遭遇任何危险。”

谢衣胸口一滞。

“他走之前就意识到会发生什么?那为什么还要……”

“我们的职业注定会面临危险。”沧溟说,“过去,他总是要我保护小曦。现在只是又加上了你而已。”

谢衣沉默了一会儿:“我不会放弃。”

“我不会给你提供去PT的途径。”沧溟说。

因为战争的原因,现在已经没有航班飞往那边。就算飞到周边安全的国家,再采取其他交通方式,也要花费至少几天的时间。

“我会自己想办法。”谢衣没有退让。

“……”

“负责情报的是瞳先生吧?我马上去找他。”他继续道,“今天真的打扰您了,再见。”

说罢,谢衣快步向门口走去。

“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沧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知道这对阿夜意味着什么吗?”

谢衣转过身。

“我知道。”

他清晰地说,然后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沧溟重新拿起电话。

“谢衣走了。”

“……沧溟,你怪我么。”华月说。

“不。”

沧溟看向门口,轻声道。

“谢谢。”

 

瞳比谢衣想象中要好说话得多。

在他讲明来意以后,瞳大方地表示可以将现有的情报都交给他。

 “事实上,我认为现有的情报分析不出什么新的东西了。”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说,“我们只能等待华月结束今天的搜索,然后把情况反馈回来。”

“或者,”他话锋一转,“你有什么渠道可以获得其他情报么?”

谢衣想了一下:“我会试试看。”

“好,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回到家后,谢衣看了眼时间,立刻拨通一个美国的号码。

“你好,这里是詹姆斯•布朗。”电话那头响起的声音很有活力。

“Nireus,我是Prophet。”谢衣直截了当地说。

“对不起?我想你一定是打错电话了,我是——”

“世上之事物本无善恶之分,”谢衣突兀地说起《哈姆雷特》中的台词,“但思想却使其中有所不同。”

电话那端沉默了几秒钟:“稍等。”

谢衣应了一声。

过了半分钟,对方才开口道:“好了,有什么事么?”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Nireus低声笑起来,“几个月前你才给我打了个电话。难道说我们的情报大师不甘寂寞,想要回到Company了?”

“并不是如此,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谢衣答道。

“说吧,又想我帮你调查谁的背景?”

“并不是调查背景……”谢衣缓缓地说,“我希望你能帮我进入System。”

Nireus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如果是愚人节玩笑的话,会不会有点早了?”

“我没有开玩笑。”谢衣的语气非常认真,“我希望你帮我进入Company的System。”

“Prophet,你的脑袋难道被石头砸了吗?你知道System是什么地方。”Nireus惊讶不解地道。

“当然,那里是Company的核心,拥有最全最新的情报。”谢衣说。

“我不是问你这个!” Nireus加快语速,“别说你,就算是内部人员也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所以我来找你了,Nireus。”谢衣平静地说,“你拥有这个权限的,不是么?”

“你疯了吗?!一旦被人抓到——”

“不会被抓到的。”谢衣打断他,“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会被抓到。”

“……”

“不需要很长时间,只要能让我进去一次就好。”谢衣继续说服对方,“我发誓我不会做任何有损Company的事情!”

“为什么一定要进去?”Nireus又问,“如果你需要情报,我可以帮你去调查的!”

“时间来不及。”

“什么?”

“我的爱人在中东的PT地区失踪了。”

“PT?因为战争?”

“对,所以我必须尽快找到他,一分钟都不能耽搁。”谢衣坚定地说。

“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爱人究竟是谁,但你确定System会有你需要的情报?就算是Company也不会事无巨细什么都记下来的。”

“我不确定。但在足够多的情报之中,一定能分析出些什么。”

而且,这一次伏击沈夜的人,很可能就是POO派来的。System中或许会有相关的信息。

“看在上帝的份上!”Nireus几乎是喊了出来,“Prophet,要不要我来提醒一下你当初为什么会离开Company?你的身体已经不能负荷高强度的工作了!”

“我知道,Nireus,我知道。”谢衣说,“我不会让自己再晕过去。”

“如果我拒绝呢?”

“什么?”

“你就没有想过我会拒绝你?”

“当然想过。如果你拒绝我的话,我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进去了。”谢衣不紧不慢地说,“只是那样的话,我也不确定我会进入多深,看到多么重要的东西。”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Nireus压低声音。

“不,是请求你,Nireus。帮帮我吧,这样的话,你也可以监视我的行为不是吗?”

“到底是谁让你想要做这种荒唐的事情!”

“还记得吗,当年在L国的时候,有个狙击手曾经帮过我们一次。之后我们就和他的人合作解决了那个地方。”

“狙击手……你是说……”Nireus恍然大悟,“噢!我想起来了!”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的话,可能那时候我就死了。”他喃喃地说。

“对,我要救的人就是他。”

“天哪,Prophet,你后来真的去找他了?”

“我没有。”谢衣看了眼放在桌上的卡片,“是上天把他带到了我身边。”

“……三个小时,最多三个小时,我会限制你能查看的范围。如果不是看在你我的交情上,我早就举报你了!”

“太好了,真的很感谢你。”

“Prophet,我不得不说,”Nireus感叹道,“你真的是疯了。”

“我亲爱的朋友,”谢衣微微一笑,“总有人值得你为他疯那么一次。”

 

*Company是CIA(中央情报局)的俗称。


02 May 2015
 
评论(45)
 
热度(10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