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39)

39.

 

谢衣的第二个电话是打给乐无异的。

“喂?”

“无异,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师父,从我知道沈夜出事起,我就在等您的电话了。”

乐无异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谢衣叹气:“无异……”

“我已经拜托老爹把该办的手续都帮您办好了。”年轻人截住了对方的话头,“您的名字随时可以加在救援队上。”

谢衣微怔。

“您现在是在B国?还是S国?”乐无异继续道,“有需要的话,可以直接联络当地使馆。”

“我还没有走。”

“这样么……”乐无异有些惊讶,但他没有细问,“这边还需要整顿装备,可能要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才能离开。师父是打算跟他们一起过去,还是先走?

“如果能找到其他方法,我会先走。”

“等您决定好什么时候离开,请告诉我飞机的型号,我会立刻跟上边报备。”乐无异显然早有准备,“关于PT的情报,如果您需要的话,我可以马上传给您。”

“无异,你真的……”

“您已经是国家救援队的临时成员,有权利也有义务帮助PT地区我国所有公民离开那里。”

 “谢谢。”谢衣顿了顿,“可以告诉我原因么?”

“我不懂政治,也不懂什么威胁论。因为怀疑,因为有威胁就置人于死地的行为,我无法理解。”乐无异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谢衣还是听出其中的愤怒,“况且,POO也没有资格制裁我国的军火商。他们已经乱来了一次,竟然还想做第二回。”

“……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放弃追查沈夜。等您找到他以后,请帮我给他带句话。”

“什么?”

“一旦查到他违法的证据,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他送进监狱!”年轻人在电话那端严肃地说。

谢衣无声地笑起来。

“我会的。”他说。

挂断电话,谢衣开始搜索飞机航班。沧溟不肯给他提供帮助,他没有别的选择。

然而沧溟说得没错,因为战争,飞往PT地区附近的航班全部都停止了。看来他必须辗转一下才能到达那里。

考虑到当地的特殊情况,或许跟随救援队前往才是最好的选择,但那样他必须再等上二十多个小时。

二十多个小时……实在是太久了。

就在谢衣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是短信,来自未知的手机号。

谢衣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地址还有时间。他记得那是机场的地址。

而落款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沈曦。

 

如谢衣所料,在那里等待他的不只是沈曦,还有她带来的喷气式飞机。

“我没想到你会联络我。”谢衣说。

“因为你和我哥哥之间的问题?”沈曦偏过头,“哥哥没有告诉我具体情况,我隐约猜到了。”

“不过,”她又道,“听说你去找过沧溟姐又被赶了出来,我想我们的处境大概是相同的。”

“‘被保护’的处境么?”谢衣低头苦笑,“在遇到沈夜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会被别人保护。”

“哥哥他就是这个样子。”沈曦蹙眉,“每一次都想把我保护在身后。但是——”

她微微勾起唇角。

“这世界上有哪个妹妹会完全听哥哥的话。”

“沈小姐,你的电话。”

一个男人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毕恭毕敬地将卫星电话递给沈曦。

“谢谢。”沈曦点点头,然后按下了免提键。

“我是沈曦。”

“怎么样,我的飞机不错吧?”

电话那端传来的女声让谢衣觉得很耳熟。

“克洛维小姐。”沈曦客套地说,“非常感谢你这回的帮助。”

“不过,全款已付,这架飞机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沈曦刻意加重了“我们”两个字。

克洛维做作地叹了口气:“何必算得这么清楚。”

沈曦轻笑道:“你不是一向把生意算得清清楚楚么?”

“唉,你的个性怎么跟你哥哥越来越像了。”电话那端的女人抱怨道,“这样说不定会嫁不出去哦。”

“不劳你费心。”

“对了,你说要回国接一个人,已经在飞机上了么?”克洛维问,“想不到还有这么不怕死的普通人啊。”

“克洛维小姐,好久不见。”谢衣缓缓地说,“我是谢衣。”

“啊……咳。”军火商清了清嗓子,“过去我就在想,站在沈先生身边的人恐怕不仅仅是位探戈老师。”

“太刻意了,克洛维。”沈曦毫不留情地指出。

“随机应变也是我的优点之一。”克洛维并不在意,“但是,你们打算就这样两个人过去?”

“不是还有你派来帮忙的人么?”

“我没有在开玩笑!”

“只要到了PT,流月的人就不能拒绝我们加入。”沈曦顿了顿,正色道,“谢谢你,伊伦。”

克洛维沉默了一会儿。

“你突然这么客气,我倒有些不适应。”她低声笑起来,“我能给予你们的帮助,也只有这么多了。”

“这些已经够了。”

“那么……祝你们好运。务必活着回来。”

克洛维用这句话结束了通讯。

“你和克洛维小姐过去认识?”谢衣问。

“16岁那年,我跑去学习驾驶飞机,在那里遇到了一个跟我年纪一样的女生。”沈曦答道,“那个人就是伊伦·克洛维——不过那时候她并没有用克洛维这个姓氏。”

“半年后我骗哥哥说和朋友出去玩,”她挑起嘴角,“其实是和伊伦一起考了飞行执照。”

“后来我们进了同一所大学,还做了室友。结果她却在大二春季的时候突然消失了。”

“直到哥哥发给我你们在晚宴上跟她拍的照片,我才知道这个可恶的家伙究竟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沈夜不知道这件事?”

“哥哥一直不希望我和军火扯上什么关系,所以我也没告诉他。”沈曦说,“可以帮我保密么?这回只当是哥哥的合作伙伴提供了帮助。”

谢衣点头:“我想我没有拒绝的理由。”

 “有件事情我很在意。”他看向驾驶舱的位置,“对于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来说,飞行员的数量似乎不太够。”

“这也没有办法,时间太紧急,伊伦只方便提供私人帮助。”

“那你打算怎么办?”

沈曦将右手放在胸口。

“另一位飞行员,不就在你的眼前么。”她轻快地说,“后半程将由我来驾驶。伊伦已经把手续都办好了,我会停在B国离PT最近的机场。”

所有人都知道,越接近PT,就会越危险。

眼前的这个女子将最危险的航段留给了自己。

而且这架私人定制的飞机,并不是普通的民用机。虽然谢衣只看到红外干扰系统,说不定里面还携带了什么武器。

“你瞒着他的事,恐怕不止认识克洛维和学习驾驶飞机这两件吧。”谢衣说。

沈曦嫣然一笑。

“我可是,军火商沈夜的妹妹啊。”

 

03 May 2015
 
评论(75)
 
热度(11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