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破晓之星(8)





谢衣准备的所有开场白都被沈夜一句“好久不见”给堵在了喉咙里。

“好久不见。”新人刑警有点尴尬,“原来您还记得我。”

“但你似乎并不开心。”沈夜淡淡地说。

“不,只是……”谢衣低下头,“上次给您添了很大的麻烦。”

“我不过说出我看到的事情而已。”沈夜说,“你没必要如此。”

沈夜和谢衣的初遇是在两年前,谢衣在警察学校读大二的时候。那会儿沈夜刚刚带领一队立了一等功,警察学校请他去作演讲,之后还准备和优秀的学生代表们进行座谈会。

谢衣去不了,又很想听,所以就跑到会议室所在的楼下,找了个长椅坐下看书。如果开会的时候,有人把窗户打开,他没准儿能蹭听几句。

不一会儿,来参加座谈会的学生们就纷纷出现了。

果不其然,里面有谢钧。

谢钧是跟他同届、谢家的孩子。从入学的那一刻起,谢钧就把谢衣当眼中钉。他自认为自己背负着给谢家挽回名声的使命,处处跟谢衣争,结果各门成绩都被谢衣压一头,倒闹出了不少笑话。

虽然优秀啊奖励啊都是谢钧的,但他只要一看就谢衣那张脸,就觉得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是嘲讽。

“哟,这不是谢衣么,你怎么在这儿看书呢?”谢钧带着假笑走了过去。

谢衣眼睛都没抬一下:“凉快。”

“沈队长的座谈会就要开始啦,你不去吗?啊……我忘了。”谢钧露出夸张的表情,“你没资格。”

旁边经常跟谢钧待在一起的学生立刻配合地笑了起来。

“但是很奇怪啊,上个月的考核评定,谢衣不是第一名吗?”谢钧故意问。

“你记错啦。”一个学生接口道,“他是最后一名。”

“最后一名!怎么可能?”

“谁让他的品行分是0呀,课业再好也没用。”

“未来要成为警察的人,品行不端怎么成呢。”

“偏偏还厚着脸皮不肯退学。”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奚落着谢衣,谢衣却全当没听见。他心里清楚,这时候如果跟他们理论,最后吃亏的永远是自己。

谢钧看了看左右,没有老师经过这里。

“有那么不堪的母亲,”他刻薄地说,“难怪孩子人品会这么差了。”

谢衣猛地抬起头。

“你说什么?”

“我说,有那么不堪的妈,难怪你人品这么差,你这个私生子。”谢钧恶毒地重复道。

谢衣的右手攥成拳头。

谢钧的眼里闪过一丝窃喜。

“说起来,你爸到底有多丢人,才让你妈到死都不肯说出来,莫非是个路边肮脏的流浪汉?还是说因为男人太多了,你妈自己都不知——啊!”

他被谢衣一拳揍翻在地,鼻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老师!老师!谢衣打人了!!!”

围观的学生中立刻有人高喊了起来。

很快有两个老师跑过来,一个带谢钧去处理伤口,另一个询问起其他学生。

谢衣漠然地看着一切。他知道全都完了,这下校方总算有理由开除他了。

但是,他不后悔。

对母亲的侮辱,是怎么样都不能容忍的。

座谈会被推迟,那间会议室被当作了谢衣的“审判”室。

校长、副校长、主任……阵势非常之大。

如他所料的那样,这件事的责任被完全扔在了他头上。打人的原因从“谢钧侮辱他母亲”变成了“他嫉妒谢钧”。

“基于以上事实,我们决定给你开除处分。谢衣,你还有什么其他要说的么?”最后,主任问他。

“我打谢钧,是因为他侮辱了我的母亲。”谢衣面无表情地说。

“都这会儿了,你还不认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见是你先挑衅谢钧,谢钧不理你,你才怒而打人的。”

“他们都在说谎。”

“你觉得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

“——那要是我这么说,您会相信么?”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人快步走了进来。

正是沈夜。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

“哎?沈队?您怎么……?”主任赶快起身。

“也是巧,这事儿就发生在楼下,刚才我在这儿做准备的时候,看见了全部的过程。”沈夜转向校长,“作为一个警察,我不能将我看到的真相隐藏起来,您说对吗?校长。”

校长轻咳一声:“你说的对。”

沈夜微微而笑,走到谢衣身边。

“确实,我看到这个学生动手打了另一个学生。”

他面向警察学校的老师们。

“但他是在被对方人身攻击多次,最后侮辱到母亲身上,才不得已动手的。”

“那些话非常难听,就算是我,恐怕也会萌生动手的念头。”

“但是,不管怎么样,”沈夜侧过头,严肃地对谢衣说,“打人都是不对的,是违法的。你作为一个预备警察,更不应该做这种事。”

谢衣满腔的愤懑在那一刻化成了后悔。

他终于真正冷静了下来。

“我很抱歉。”

谢衣冲着老师们深深地鞠了一躬。

“希望学校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这个……”主任看了看校长,又看了看沈夜。

“我们会再商量一下关于你的处分决定。”校长发话道,“这两天你要好好反省,写一份检讨书出来。”

“我知道了。”谢衣低着头说。

然后他就被打发出了会议室。

之后又过了将近二十多分钟,会议室的门才重新打开,沈夜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看到等在楼梯口的谢衣,他并没有表现出惊讶。

“有事?”

“刚才真的非常感谢您!”谢衣又鞠了一躬,“如果没有您的话,我一定已经被开除了。”

“别误会。不管是谁遇到那种事,我都会站出来的。”

“因为谢家把我当作心头刺,从来都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过话,所以我真的很感谢您。”

沈夜微怔:“你说话还真是直接。”

“婉转也不会改变什么。”谢衣回道。

沈夜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毛。

“你如果真感谢我的话,就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警察吧,那样也不枉费我帮你说话。”

说罢,他就离开了。

那件事之后,挨了一拳又没能开除对方的谢钧再也不挑衅谢衣,而是选择彻底无视他。谢衣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沈夜的帮助,但至少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他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谢衣以课业第一的成绩毕业

他再次站到了沈夜的面前。

“那个,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谢衣问。

“说吧。”

“是您让我来一队实习的吗?”

“历来毕业生里的第一名都会到一队实习。”

“但我的身份很尴尬……”谢衣说,“我不觉得谢家会乐意让我进一队。”

“你说话还是这么直接。”沈夜侧过头,“对身份这么在意?”

“我并不想在意,可是不得不在意。”谢衣苦笑。

“‘不在意’的路明明是有的。”沈夜直白道,“谢衣,我看过你的简历。你参加过中央研究院附属大学的提前招生。”

谢衣没有接话。

“你母亲的老师很希望你能过去,还亲自给你写了推荐信。”沈夜说,“如果选择那条路的话,你可以很好地使用你母亲的资源,不必跟谢家打交道。”

“为什么一定要做警察?”他看向谢衣的眼睛,“你是想向谢家复仇吗?”

“不,我从没想过把生命浪费在复仇这种事上。”

“那是为什么?”

“我只是单纯地想要做警察,想要去维护这个社会的正义。这是我从小就一直有的理想。当我告诉母亲的时候,她并没有说这不可以,而是坦白地告诉我这或许很困难。母亲去世以后,我渐渐长大,才慢慢明白她说的困难是什么。”

“所以一开始我也想避开谢家。”谢衣说,“因此才去中研院那里参加招生考试。”

“笔试很容易就通过了,面试的时候,招生官问我为什么会选择中研院,毕业以后想做些什么。那个时候,我脑子里浮现的并不是像母亲那样走上研究员的道路。”

他缓缓地笑起来。

“果然,我还是想做警察。就算过程很艰难,就算永远只是个最底层的警员,我还是不想放弃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这话太过真挚,又太过天真。

沈夜并不讨厌这种理想主义者。

虽然他始终觉得,现实会改变所有人。

他非常感兴趣,眼前这个青年五年后、十年后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警察这份工作,可能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美好。”沈夜说,“说是维护正义,更多的是面对无可挽回的悲剧,还有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

“这一年的实习期间,我会作为你的老师,让你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

“一年后,我会再问你这个问题。你的答案将决定我会不会向上面申请把你留在一队,明白了么?”

谢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明白了。”他干脆地说。

 

幕间   回想1 END




04 Apr 2016
 
评论(9)
 
热度(5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