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霹雳|香情】论坛体番外(1)

1.

 

香独秀比慕容情晚到M城七个小时。

“出去走走?”

从浴室出来的钢琴家完全没有长途飞行的疲惫,神采奕奕。

慕容情放下手里的书,说了一个“好”字。

二人驱车来到M湖畔。

M城所在的州是个农业大州,地广人稀。因此,这座城市的繁华程度比旁近的C城要差出许多。

可却拥有M湖这个天然的好景致。

彼时已经放假,PL的人不多,湖畔也清净了许多。

香独秀最是喜欢在这里看夕阳,学生时代就常拉着慕容情到这个地方来。

“当时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他指着不远处说道,“岸上围观的人可多了,都是被我吸引来的!”

香独秀说得眉飞色舞,仿佛那并不是丢人的经历一样。

“是,你在学校里名气那么大,想看你……的人自然多。”

慕容情语带揶揄,香独秀却装作听不出来。

“只是没想到十月的水会那么凉啊,M城五个月的冬季真是诚不欺我。”

香独秀在跳湖之后就发烧了,全院都以为只是湖水的祸,只有慕容情知道不是。

那夜斗琴之后,香独秀散了围观的人群,自己却悄悄回了那条街。

闹得那么大,任何酒吧都不能待了。香独秀也不想再招惹麻烦,就在街上其他小商铺待着。

十二点,一点,商铺都纷纷关了门,酒吧还在营业。

他干脆就在酒吧后门等着。

慕容情从后门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僵在那里的香独秀。

“你是钢琴系的慕容情。”

劈头盖脸就是这一句。

慕容情冷下脸,扭过头:“你认错人了。”

“不会。”对方笃定道,“我听过你弹琴,不会认错的。”

这话让慕容情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香独秀已经冷得有点发抖,硬生挤出个笑容来。

“我很喜欢你的即兴!和你弹李斯特拉三的感觉都不一样,其实我觉得……”

对方滔滔不绝,慕容情心里也是百转千回。

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自己?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想干什么?他要跟学校揭发自己吗?如果打黑工的事情暴露,会牵连剑之初吗?

剑之初是酒吧的老板,也是他当年的恩人。

“慕容?慕容?”

回过神来的时候,香独秀似乎已经发表完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你认错人了。”

慕容情生硬地重复道,快步走了。

之后他担心了几天,系里却是风平浪静。

再听人说起香独秀,就是说他因为赌输了斗琴,跳湖而高烧的事情。

难怪这些天都没在系里看见人影。

慕容情不可避免地想起那天夜里,被风吹着、裹紧了大衣冲他笑的那个人。

斗琴不是第一次,被人踢馆也不是第一次。

……弹琴弹得那么尽兴却是第一次。

慕容情没觉得自己输了,也没觉得香独秀输了。如果香独秀不认输,或许他们还会进行下一场。

可香独秀认输了。

对方认输的那一刻,掌声雷动。慕容情发现酒吧里人满为患,这才惊觉此时的自己是多么引人注目。

这是不应该的。关注只会给他自己造成麻烦。

他一面懊恼着自己的不谨慎,一面瞪着那个罪魁祸首带着起哄看热闹的人,浩浩汤汤地离开。

此时想来,香独秀的认输,或许……

这个推论让慕容情皱起了眉头。

为避风头,他向剑之初请了假,下课以后就再没什么事情了。慕容情思忖片刻,决定去香独秀那里看看。

香独秀是披着棉被来给他开门的,一脸憔悴,披头散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病,对于慕容情的到来,香独秀没有半点惊讶,接过水果的时候也没有半分客气。

熟稔得好像他们是旧友。

香独秀指使人指使得浑然天成,偏偏慕容情又觉得自己被对方捏着把柄,不愿意撕破脸。

又是烧热水吃药,又是弄凉毛巾,就那么折腾了半天。

等到香独秀终于舒服地躺回床上以后,慕容情开口了。

“我在酒吧打工的事……”

“就说是你嘛!我的耳朵不会错。”香独秀抢过话头,语气得意。

若不是见对方双颊烧得发红,慕容情肯定会觉得眼前人在装病。

钢琴系高材生决定放弃所有的弯弯绕绕,直抒胸臆。

“你会上报学校吗?”

香独秀眨眨眼:“为什么我要上报学校?”

“你不会上报学校?”

“F1签证不能再校外打工。如果我上报学校,你不就会有大麻烦了吗?”

香独秀看上去惊讶极了。

慕容情一时语塞。

“还是说你希望我上报?”香独秀说,“这工是别人逼你打的?”

这人的思维究竟有多跳跃!

慕容情赶忙否认:“不是,这是我自己要打的工。”

“哦,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们还缺打杂的人吗?”

显然香独秀认为之前的话题已经结束了。慕容情已明白这人自说自话的能力无人能敌。

“那得问老板。”他说,“你帮我瞒着打工的事,我会好好谢谢你的。”

这话一半是客套一半是真心。

慕容情压根没相信香独秀会帮他保守秘密。可他仍旧感激对方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这样就给了他缓冲的时间去做准备。

谁知那个病人却一下子眼睛发亮。

“那你弹琴给我听吧。水之嬉戏,不要弹成拉威尔的样子,我想听你的水之嬉戏。”

香独秀一口气说下来,不给慕容情插嘴的机会。

说罢,他竟然自顾自地下了床,裹着棉被就往琴房走。

“你……现在就要听?”慕容情追了上去,“你还在生病。”

“音乐是最好的药。”香独秀打开琴盖,随便摁了一个音,“阿希尔-克劳德·德彪西曾这样说过。”

慕容情懒得纠正对方的胡说。他已经被那架钢琴吸引了。

因为公寓地方不大,再加上经济不算宽裕,慕容情的公寓里只有一架立式钢琴。立式钢琴和三角钢琴的差异很大。不到万不得已,他很少会在家里练习。

香独秀家钢琴的声音,竟和院里小礼堂的钢琴差不多。

慕容情有些心动。他的目光从钢琴移到钢琴的主人身上。

香独秀的眼里满满是认真和期待。

他是跳脱的,是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可对于他所求所在意的,他向来认真。

当然,这就是慕容情后来才真正知晓的事情了。

 

“唉~~~~~~~~~~~~~~~~~~”

一声悠悠的长叹把慕容情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转头就看到香独秀哀怨的脸。

“真没想到,我在旁边,阿情你还能走神。”钢琴家碎碎念起来,“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可是我们已经过了第七年了啊。”

“旧地重游,难免想起一些过去的事情。”

“是吗?那有想起我吗?”

慕容情不想让香独秀太得意。

“没有。”他笑眯眯地说。

可在看到对方垮掉的脸之后,慕容校长又主动伸手挽住了那人的胳膊。

“走,吃饭去。”




===================

有多少人在看吱一声嘛,我心里也有个谱

29 Aug 2016
 
评论(21)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