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霹雳|香情】论坛体番外(END)

4.

 

慕容情决定把整栋楼从头翻一遍。

他惊异于竟然还有这么多人会记得他与香独秀之间的那些事,在意他们的幸福。也有点理解香独秀为什么会想让他看这个贴。

许多已经不太记得的往事都被这栋楼给勾起来了。

慕容情凝视着那张楼主发的接吻图。

他与香独秀的交往就是始于那个夜晚。

打工风波之后,慕容情一度回避与香独秀碰面。

他和香独秀不一样。香独秀对别人的好心安理得,甚至得寸进尺,对于别人的不好也泰然受之,一笑而过。而他却从不相信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他承的每一分情,都要加倍回报,让对方反过来觉得欠了自己才好。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安全。

可这一次,香独秀赌上了自己来保他的未来。

他还不起了,那人却说他不用还。

慕容情是个聪明人。香独秀为什么会那么做,他心里其实明白的很。他不知道香独秀到底看上自己哪里了,但只要对方开口,他会答应的。

慕容情做足了心理准备,重新站在香独秀面前。

可香独秀什么都没说。

一切如常。

他永远搞不清楚那个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慕容情终于忍不住向愁未央说了一切。

他的好友难得没有揶揄他。

“你和他一起,开心吗?”愁未央问。

慕容情想了想:“嗯。”

“那你喜欢他吗?”

慕容情又想了想:“……不知道。”

“所以了啊。”

“所以什么,你说清楚。”

“当局者迷。”愁未央装模作样地摇摇头,“他之所以什么都不说,就是在给你时间,等你想清楚。”

慕容情不说话了。

香独秀这样的人,慕容情过去从未见过。他似乎是领着你的步调,却又不曾逾矩。他把他觉得好的东西放在你眼前给你看,却从不会强制你跟他走。

“你想清楚之前,还像过去那样相处就好。”

这是愁未央最后给他的建议。

圣诞节是美国的一大节日。院里的美国学生都回家过节了,只剩下一帮留学生一起开party。

香独秀自开始就和其他人在旁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什么。慕容情假装不知道对方时不时地瞟自己,只和系里的其他人聊天。

过了一会儿,香独秀向他走过来。其他人都莫名安静了。他看到对方身后有好几张看热闹的脸。

慕容情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砰地跳。不知道是兴奋还是不安。

一切都仿佛是慢镜头。

香独秀慢吞吞地从兜里拿出一株檞寄生,举到他们的头顶上,然后硬邦邦地吻了过来。

那场景说不出的滑稽。周围人起哄尖叫的声音也让他觉得尴尬。香独秀的吻技更比他想象得要差的多。

可慕容情还是闭上了眼睛。

不管了,他懒得想那么多了。香独秀吻起来真好。

一吻之后,香独秀还是什么都没说,于是他也什么都不说。

Party散场,果不其然,那人在门口等他。

于是他们就一起往慕容情公寓的方向走。

“其实我看见你跟他们在那边说什么来着。”

最后是慕容情先挑起了那个话题。

“是不是又跟人打赌了?赌你吻我会不会挨打?”

语带调侃。

他本想接着说我让你赢了一局你得感谢我啊,可香独秀却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那人难得没有笑,表情认真,“我吻你,是因为他们告诉我,在檞寄生下接吻的人,会永远在一起。”

慕容情停下脚步。

香独秀也停住了。

平安夜的雪就那么洋洋洒洒地飘了下来。

“下雪了。”慕容情伸出手去接雪花,“那株檞寄生,你还留着吗?”

话题转得极快,香独秀一时也摸不清楚对方的意思。

“留着。”他从兜里拿出那株植物,递了过去。

慕容情接过来,学着香独秀那样举过两人头顶,另一只手揽过对方的脖颈,就这么吻上去了。

香独秀眼眸里一瞬间的惊讶让他受用得很。

可对方向来反应极快,没让慕容情占据太久的上风。

唇贴唇,舌缠舌,气息环绕着气息,谁都不愿意放开谁。慕容情手举得发酸,却不想放下来。香独秀一手环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就去够他的手,够到了便十指相扣。檞寄生被扣在他俩的掌心间,有点扎,但是不疼。

那天晚上,慕容情到底也没能回自己的公寓,而是去了香独秀的家。

现在想来,把告白当成早安的香独秀,在那么重要的时刻却没能说出那三个字。不知是出于慎重,还是出于悠然自得下隐藏着的那点不安。

哪种都好,反正他们没有错过。

慕容情看着手上的戒指,轻笑起来。

可紧接着楼里悲伤的气氛却让他有点啼笑皆非。

香独秀每次来维也纳公演,他都是在场的。钢琴家在后台,慕容情就在后台。钢琴家上了台,慕容情就在台侧,在对方一抬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所以他从来没在台下,和观众们一起看过香独秀的表演。

后来记者问到慕容情的时候,他不想对方太得意,又不想被人猜测他们之间有不合,所以话说得滴水不漏。没想到在外人眼里倒显得官方和无情了。

遥星那次也是他逼着香独秀跟他私下练了很久,才让钢琴家能跟那位小提琴新秀合作愉快,保证演出的顺利进行,和高额的演出费入账

楼里的难过越来越浓,还弄出个虐心的mv来。慕容情不忍看,就快速地往下翻。

然后他就看见香独秀的那张自拍照。

发自拍没关系,被人发现香独秀在蹲楼也没关系。

可这人竟然是用他“薄情馆馆主”的号,将照片发了上去!

慕容情扔下平板,伸手拿过手机,直接给富长贵打了电话。

电话越打,他的脸色就越难看。

 

浴室外的种种,香独秀一概不知。

他泡澡泡得舒服,脑子里想着那些往事,心里更是高兴。

来M城之前,他俩就说好了要一起休个假,出去玩几天再一起回维也纳。

不如就趁这次机会,把当初两个人学生时代去过的所有地方,再去一次。

时间会长一些,但他的阿情肯定不会反对。

香独秀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太好了。

他擦擦头发,穿上浴袍。

慕容情看完帖子会是什么表情呢,会微笑吧,说不定还会主动亲他。

香独秀满怀期待推开了浴室的门。

 

END



至此这篇论坛体相关就算写完啦,不过我着实喜欢这个设定,以后有梗说不定再写写短篇。

01 Sep 2016
 
评论(13)
 
热度(7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