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人非草木 (1)

三千BE不缺我一个。

 

 

1.

 

很难说,在军统北平站重逢的时候,明台和王天风谁脸上的惊讶更多一些。

“两位,过去见过吗?”

北平站代理站长刘偃武敏锐地问。

“没有。”王天风说,“只是没想到北平站的崔和泽同志这么年轻。”

“嘿,您跟我想到一处去了。”明台露出一个笑脸,接过话头,“早知道应该让您扮我大哥,可惜我已经把消息跟院儿里的人透了。”

说罢,他主动伸出手。

“崔和泽。”

王天风似笑非笑,也伸了手:“郑长平。”

二人握了握手。王天风想要松开,却感觉到了来自对方的阻力。明台紧紧抓着他的手,就像初次见面时他紧握明台的手一样。

王天风抬眼看向对方,目光里带着警告。明台垂下眼眸,松开了手。

“既然你也提前做过功课,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小崔原本是情报组的,但身手好得很,所以我把他调到你手下的行动组。”刘偃武显然对明台满意极了,“你初来北平,他肯定能帮上不少忙。”

“那真是多谢站长了。”

自天津区区长出事以来,军统平津两站屡屡遭受日伪破坏。因此殉国的单位负责人,包括北平站站长,天津站站长,以及抗日锄奸团的骨干多达数十人,损失惨重。

因明台机敏,早一步察觉到不对,提醒了当时的副站长,也是情报一组组长刘偃武,才让北平站不至全军覆没。

刘偃武临危受命,代行站长之职。事态略微平息之后,军统上层便从华北区各站调人前往平津,希望尽快重建这两个关键的站点。

王天风是从山西调过去的。来的时候他便知道,自己是要冒充北平站崔和泽的舅舅。

可他万万没想到崔和泽就是明台。

明台显然也没料到,但他的适应能力向来好。

从北平站到住处,青年大略介绍了一下邻居们。

明台住在一个小杂院里,房东姓杨。整个院子住着四户人家。三间南房被租给明台和另一个叫余励的青年,两间睡人,一间被他俩拿来堆东西,房租对半分。从上级那里知道有人要过来以后,明台与余励商量了一下。空闲那间的房彻底归了明台,房租也算在他头上。明台把自己的屋子收拾干净,留给即将到来的“舅舅”,然后简单弄了一下原本的储物间,自己睡。

推开院门后,明台笑眯眯地和院里其他人打招呼。那些人看到王天风也不意外,都跟他点头示好。

“哟,崔老师没去学校呀?”一个约莫四十岁的妇人问道。

“杨婶儿好。”在北平待的这段时间让明台说话的口音都变了,“这不去火车站接我舅舅了么。”

王天风心里明白,这就是房东家的人了。

“您好。”他主动说,“我叫郑长平。这段时间……怕是要麻烦您了。”

“哪儿的话。”妇人爽朗地笑起来,“您要是不嫌弃我们这院子小,就放心住这儿吧。”

王天风笑了笑,没接话。

他总还是要搬走的,不可能一直住明台这里。

明台把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很难相信这是被家里宠了二十多年的少爷的手笔。

他把行李箱放在柜子旁边:“我去给您弄点吃的?”

“不用。”王天风说,“你坐下,我有话问你。”

明台听话坐下,却抢在对方前开了口。

“老师,我真没想到会在北平再见到您。”

王天风深深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没死。”

他用的是陈述句。明台看见他的惊讶,绝不是见到死人复生的那种。

“是。”明台答得也爽快,“三个月前,我大哥告诉我的。”

“我确认过您的消息。”他接着说,“可没想到这么巧,您会被调到北平来。”

王天风在心里把明楼骂了一百八十遍。

明台信不信他不知道,他自己压根儿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什么巧合。那条毒蛇还是原来那副讨人厌的样子,算计人算计得爽快,解释一句好像要他的命似的。人在上海站,手却总伸那么长。

骂归骂,王天风仍旧不觉得上海一别前,自己与明楼难得达成的共识有什么问题。

“你……没有什么想问我的?”他试着抛出问题。

“三个月前有,很多。”明台没有任何回避,“见到您以后……忽然觉得也没那么在意了。”

“我大概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他又补了这么一句。

明台在听说王天风还活着的时候,差不多就想明白了所有事。

无非是他大哥在背后做的手脚。王天风这个名字已经成了军统的叛徒,那就换个名字换个身份。他的老师不可能放下危局中的国家,哪怕死过一次。

至于瞒着他,就更好理解了。

明台活到现在,爱替他做决定的人太多了。他的大姐,他的大哥,阿诚哥,还有他的老师。

“你的未婚妻呢?还留在上海?”

“锦云……”明台目光闪烁,“上海那边假称她伤心过度病逝了,其实是暗地里陪我来了北平。”

“后来她受不了我,就走了。”

“受不了你?”

“是啊,跟您说过的,我对女人这个题目,向来不够专一。”

他语气轻松,表情却完全不是。

王天风知道不能继续问下去了。明台和他未婚妻的事,本就不该由他这个外人问。

可剩下的就都是崔和泽的事了。那些事他来北平前就查过,毕竟是上边安排要合住一段时间的人。就像明台也查过郑长平那样。

二人一时无话。

王天风干脆打量起眼前的学生。

离开上海以后,他就再没得到过明台的消息。明台会去哪儿,去做什么,和谁在一起,自有明楼操心。

王天风的世界,和明台的世界已经彻底割裂开,再无交集。

如果可以,他希望和他永远不要再见。

然而现在,不管是天意还是人为,他们在北平重逢了。

不得不承认,虽然王天风从没期待明台不会变,但这个学生的变化也着实惊人。

明台现在的表面身份是中学老师。他收起了自己所有的张扬,却又恰到好处地表现出那些讨人喜欢的热情和聪明,让邻里都十分喜爱他。邻居们对王天风的善意恐怕都源于此。

至于军统那边,他没想到明台会甘于待在情报组那么久。

情报组不同于行动组,不负责任何具体的行动,多数时间是收集并不知道有用没用的情报,然后分析。这是个细水长流很需耐性的活儿,与明台的性子十分不合。他连情报组的组长都不是,琐碎的事情肯定没少做。

明台一声没吭都做下来了。

这变化并不是什么坏事。

如果不是明楼的反常,王天风肯定会欣慰于明台已是一名优秀的特工。

可是,越优秀的特工,越会伪装。

至于能不能把这层伪装扒下来,就看他的本事了。


 

TBC

05 Sep 2016
 
评论(28)
 
热度(8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