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人非草木 (3)

3.

 

一夜未眠,明台强打着精神回了学校。

午休时分的办公室本是最安静的,可今天却因为一个消息变得有些吵闹。

“什么?又要‘指导’?”

“不止……”教国文的年级主任李老师脸色十分难看,“据说这次,还要给教师弄日语培训呢。”

“为什么连我们都要学日语?我们又不教这个!”教音乐的老师翻了个白眼。

“祖宗!你小点声儿!”李老师紧张地朝窗外望了望。

“大不了不干了,”向来沉默的英文老师也开了口,“给日本人打工,我已经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了。”

“你们都不干,这学校就真的要关了。”明台说。

另一位国文老师“哼”了一声。

“关了好啊,现在日文的课时都跟国文一样多了,再这么下去——”

“我说你们今天都是怎么了!”李老师急道,“要说这种话都回家说去!别连累其他人一起遭罪!”

“您别急呀,这不看着没外人嘛。”地理老师赶忙打圆场,“那帮日本教员都被拉过去开会了,估计就是说那什么劳什子培训的事儿。”

“培训完了还要考试……考不过的……唉,我家里就指着我挣钱呢。”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办公室立刻安静了下来。

若不是为五斗米折腰,又有谁乐意替日本人卖命,眼睁睁看着他们奴化孩子呢。

“那帮日本人平时就趾高气昂的,连校长都管不了,现在让他们来教咱们日文……没好日子过了。”数学老师忧心忡忡。

李老师叹气:“你们年轻人还好一些,我这个年纪去学外语……”

“你说,他们这么弄是图什么?”音乐老师瞪大眼睛,“不会以后要把教学全变成日语的吧!”

地理老师跳了起来:“真、真要是那样!我也不干了!”

“应该不会吧。上次增加日文课时已经弄得怨声载道……”

“现在不也都适应了?温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来。”

“崔老师呢?怎么今天一言不发的?”

明台其实一句话都不想说,可偏偏有人点了他的名。

“我现在只想知道,他们是打算下班以后培训,还是要把整个周末都搭进来。”

他故意把自己的关注点放在实际却又鸡毛蒜皮的事情上。

这个办公室里是有汉奸的。刚刚那些话恐怕全部会被传出去。

“说的是啊,我这个周末还有别的事儿呢……”

话题的重点终于从声讨培训转到了别的。

明台揉了揉眉心,打算在下午的课开始以后补个觉。

 

王天风在书局遇到余励是个偶然。

“您是……崔哥的舅舅,郑先生?”余励主动打招呼。

王天风点头示意:“余先生也是来买书的?”

“别别别,我比崔哥还要小几个月,您直接叫我余励就行了。”青年热情地说,“我就在这儿上班,刚到下班点儿,准备走了。”

“哦,正好我也买完了,一道回去?”

“呃……”余励挠挠头,“我赶着去买茶叶……”

“茶叶?你还能买到茶叶?”

“我跟老板事先就约好的,定钱都给了。”余励面上那点得意转瞬即逝,“唉……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也就这么点爱好了。”

“白露刚过,”王天风说,“这时候的青茶确实是最好的。”

余励眼睛一亮:“您懂茶?”

“略知一二,但也有日子没喝过了……”

余励心底生了同情:“我请您喝茶!”

“这怎么行!现在这种东西都有价无市,你省着点,自己慢慢喝吧。”

“我刚开始喝茶,还不太懂,您就当帮我掌掌眼?”

明显的谎话,却又带着诚意。

或许是那带着期待的年轻模样太过熟悉,王天风微微颔首,说了一个“好”字。

二人一起向杂货铺走去,边走边聊。一路下来,余励对王天风在茶这方面信服得不行。回院儿后,他请人进了自己的屋子,高高兴兴地泡了茶。

“平日里和泽就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今天我又喝了你的茶,真是……”

余励连忙摆手:“您太客气啦。崔哥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帮了我不少忙呢。”

“他帮你的忙?”王天风看上去并不相信,“离家之前他可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

“少爷?难怪……”余励恍然大悟,“我总觉得崔哥举手投足的感觉,跟院里其他人都不一样。”

王天风笑了笑:“你可别在他面前说这个,那小子最烦别人这么喊。”

“噢,我说为什么提起过去的事儿他总是要回避……”余励好像想起了什么。

“回避?”

“嗯,有一次我跟他喝酒,一直聊得挺开心的,可一谈及来北平之前的事儿,他就不吭声了。”余励回忆道。

王天风用手指摩挲着茶杯的杯口。

“这孩子脾气拗得很,离家之后就断了音信。”他说,“我与他关系算好的,这次来北平,他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照顾他。”

“那个,我能问一句吗……崔哥是为什么离开家的?”余励的语气里透着好奇。

王天风压低声音:“为了女人。”

余励疑惑地眨眨眼:“女人?崔哥搬进来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从没看见过什么女人。”

“你没有听他提起过?”

“唔……好像还真没……啊!我想起来了,有一天晚上我起夜,看见他一个人蹲在院子里抽烟,脚下全是烟头,好像还哭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吗?”

“大概……三个月前吧。”

王天风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三个月前?”他又问了一遍。

余励想了想,确认地点点头。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余励抿了下嘴唇,“其实崔哥刚搬来的时候状态不太好,笑都笑得勉强。打学校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怎么跟人说话。哎,现在想来,三个月前那个晚上他说不定是想通了呢!从那天之后,崔哥才渐渐开朗起来的。”

他自说自话,却把事情都圆了起来。

“你和和泽之前就认识吗?”王天风问。

“没有啊。”余励答道,“是搬过来以后才慢慢熟悉的。”

“是么。”王天风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

余励完全没有意识到对方态度的变化。

“现在时局这么动荡……我是个无家可回的人,但崔哥不一样。既然他现在已经跟那个女人没什么牵扯了,您劝劝他吧。”

王天风抬眼:“你想我劝他回家?”

“您不希望他回家吗?”

“我希望啊,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劝成功。这样吧,你多给我讲讲他搬过来以后的事?我想想该怎么跟他说。”

“好啊。”余励一口答应了下来。

 

明台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一语成谶真是个可怕的事。

会议结束,日本人决定平时和周末都要让教师学日语。今天就开始,一天不带耽搁的。

明台有日语的底子,可崔和泽没有。装不会的他,没比那些初学者们轻松太多。

但那依旧足以让他成为佼佼者。

培训结束之后,同个办公室的几位老师又拉着明台问了许久。不想让同事被日本教师为难,他不得不耐下心来帮助大家,时不时还要装个傻。

为了表示感谢,顺带卖人情,图以后的帮衬,李老师甚至把好不容易搞到的酒分了他一些。这在物质匮乏物价飞涨的北平已算是挺重的恩惠了。

明台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不知道王天风好不好这口,明天问问好了。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房间还亮着灯。

心里画着问号,青年推开门。他的老师在灯下看书,俨然是在等他回来。

“……您还没休息啊?”明台问。

王天风放下手里的书。

有那么一瞬间,明台觉得回到了军校的时候,下一刻就是狂风暴雨。

可他的老师只是淡淡地问了句:“吃饭了吗?”

桌子上的碗筷盘子突然变得很扎眼。

“您……还没吃饭吗?”明台又问。

“我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王天风说,“如果你要吃,我去给你热热。”

明台把酒瓶放在柜子上,然后摸了下盘子:“不凉,我直接吃就成了。”

他坐下,安静地吃起来。

王天风重新拿起书,没有半分要走的意思。

等到明台终于吃的差不多了,他的老师把书一合,走到他旁边坐下。

“昨天你没说完的话……现在说吧。”

明台拿着筷子的手一顿。

“现在说吧。”他的老师面色平和,“我想听。”



************************************************

自己挖的坑,多深都得往下跳【住口

17 Sep 2016
 
评论(18)
 
热度(6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