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人非草木 (4)

修了前三节,大体剧情没变,这节重写了。

不过最好重翻一下前面的内容,不然可能会觉得角色性格有变。

 感谢春山太太,感谢春山太太,感谢春山太太。



4.

 

明台放下筷子,抬眼看向王天风。

“您说……什么?”他假装没听清楚。

“我想听你昨天没有说完的话。”王天风说。

明台露出困扰的表情:“您这样……我会误会的。”

“不这样,恐怕我会误会。”他的老师寸步不让。

“误会?”明台问,“您会误会什么?”

王天风瞥了他一眼:“转移话题对我没用。”

明台眨眨眼:“我觉得我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欲言又止,然后直接跑了。”王天风说,“你管这叫说清楚了?”

明台略低下头:“您还是这么喜欢逼人。”

王天风沉默了几秒。

“好,你可以不说。”他缓缓开口,“但是,你要是现在不说,以后就永远别说。”

明台蓦地瞪大眼睛。

“您……您……”

王天风看着那点不知所措慢慢消解在他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睛里。

明台勾起嘴角,一脸无奈。

“您可真不讲道理。”

青年像是妥协了,却又不甘心。

“早该想到的,当初您那么直白地问过我是不是喜欢曼丽,现在已经够婉转了……”

“只是……您一定要把感情的事说得像公事一样吗?”他的语气里透着不满。

王天风不为所动:“你一定要这么跟我兜圈子下去吗?”

明台盯了他一会儿,起身从柜子上拿过自己带回来的瓶子。

“那您陪我喝两杯,总可以吧?”

青年的样子无辜又无奈。

王天风扫了眼瓶子的大小。

“可以。”

几杯酒下肚,明台长长地出了口气。

“您问的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追根溯源,或许能到我跟您偶遇……不,不对,是头一次跟您见面的时候。”

他看上去又要开始扯一大堆。

王天风却没再打断他。

“可真正明白却是失去您以后……多俗套的剧情,失去了才明白对自己有多重要。”

明台的眼睛很亮,好像星星一样。

他望着对方,用他最深情的口吻说。

“我喜欢您啊,老师,我喜欢您。”

王天风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他。

明台一下子笑出声来。

“我还以为能看到您别的表情。”他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也以为能看到你别的表情。”王天风说。

“我的表情?什么表情?”明台问,“坚贞不屈?情深似海?还是痛不欲生?”

他没忍住语气里的那点嘲讽。

“你觉得哪个才是真的?”王天风反问他。

明台笑起来:“这可是您逼我说的。就算没达到您想要的效果,也不能怪我啊。”

“我想达到的效果?”

明台又盯着王天风看了一会儿,然后把目光落回自己的空酒杯上。

“从重逢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您在观察我。我好歹也是您亲手教出来的,不可能察觉不到。”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说话慢悠悠的。

“我不知道您是怀疑什么,还是担心什么……于我而言,再见到您,我很高兴,真心高兴。”

“给您看见那些疤的时候,我心里挺不好受的。我怕您会失望,失望自己有个这么软弱的学生。”

“我是真的喜欢您。”

这一次,明台连头都没抬,仿佛是自言自语。

听上去却比前一回真挚多了。

王天风的眼神柔和了许多。他伸出手,像是要摸摸明台的头,又像是要拍拍他的肩。

可那只手最终却落在了酒瓶上。他给彼此都倒了一杯酒。

明台把那杯酒一口喝光。

“现在我把您想知道的告诉您了,您可不可以也开诚布公一次?”

“你要我怎么开诚布公?”

“我知道您对我有疑问。直接问我,可以吗?”

王天风慢慢喝完了杯中的酒。

“明台,”他开口道,“你真的觉得,我跟你在北平重逢,是个偶然吗?”

明台想了想:“您是说我大哥?”

“你也猜到了。”

“何止猜到……那天我跟您说的只是结果。”

提到明楼,明台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

“我大哥用一种极其拐弯抹角的方式告诉我您还活着,然后诱导我去找您。我按着他的线索确定您还活着以后,就没再做什么,没想到大哥竟然会插手北平站调派的事。”

“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这么做?”王天风又问。

“我怎么知道他的想法……他一向把自己藏那么深,只肯跟我说他希望我知道的部分。”明台无所谓地说,“但有一件事我能确定,大哥肯定不会害我。”

这种逆来顺受的态度让王天风眯起眼睛。

“你可真是他的乖弟弟。”

“乖?我只是懒。”明台说,“既来之则安之,以不变应万变。反正天高皇帝远,他也不可能事事插手。达不到他的目的,他自然就会忍不住再做点什么,”

这话说的在理。

王天风思忖片刻,又问:“那你呢?你说你喜欢我,以你的性格,没有来找我确实有点奇怪。”

“……您希望我去找您吗?”

“我说了转移话题对我没用。”

明台轻咳了一声:“我只是觉得,您既然瞒着我,肯定有您自己的理由。我贸然去找,不一定就好,没准儿还会坏事。”

“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非得要和他在一起。只要走在同一条路上,看着同一个方向,就很好了。”

王天风没说话。

“您不信?”明台问。

“我要是不信,就不会浪费时间问你。”

“那……您问了我这么多,”明台顿了顿,“我可不可以也问您一句?”

“说吧。”

“您喜欢我吗?”

王天风想了一下。

“你是我最心爱的学生。”他说,“过去是,现在也是。”

明台缓缓笑起来。这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这些我来收拾。”他边说边收拾起桌子,“夜深了,您早点休息吧。”

 

TBC

22 Sep 2016
 
评论(10)
 
热度(6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