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原点(上)

现代AU,摸鱼之作,下更完结

 

 

1.

 

这是我从明台那里收到的第74张明信片。

背景依旧是我不知道是哪里的风景,而另一面除了地址就是不变的那句话。

“祝安好!明台于吉布提。”

我冲着那龙飞凤舞的字撇了撇嘴,认命地打开电脑,开始搜索“吉布提”到底在世界地图上的哪里。

吉布提共和国,位于非洲东北部亚丁湾西岸,自然资源缺乏,工农业基础薄弱,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

天知道他跑去那里干什么。

我叹了口气,从柜台里拿出记号笔,走到咖啡厅墙上挂着的世界地图前,在“吉布提”这个名字上做了重点标记。然后退后几步,审视起来。

原本单色的世界地图现在已经变得花花绿绿。

明台临走前曾嘱托过我,要我帮他做个记录,就用他买回来的这张世界地图。

我答应了。

之后的每个月,他都会寄来至少一张明信片,写着他现在所在的地区。

然后我就会帮他标在那张世界地图上。

到下个月的今天,这家伙离开就有整整五年了。

当初明台是拎包就走的,没带多少东西。所有人都以为他最多出去几个月——毕竟作为一场毕业旅行,几个月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但我知道,他并不仅仅是想要去旅行。

可我仍没想到他竟然走了这么久,而且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明台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的老板,真老板。

我与他结识于一个雨天。

那时我刚开始在咖啡厅工作不久。我父亲是这家咖啡厅原本的老板。他是个手艺很好的咖啡师。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在这里跟他学怎么泡咖啡泡茶。到大学的时候,他终于允许我在这里帮忙。

我家的咖啡厅在离学校很近的一个街角,地理位置很好,经常有学生老师光顾。宿舍断电熄灯早,每到临近考试的时候,还会有大批的学生来此复习到凌晨。

但明台在那天之前从没来过这里。

他是明氏集团的小少爷,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自然瞧不上这种小地方的咖啡。

所以,在说完“欢迎光临”后看见他的时候,我的表情是惊讶的。

明小少爷一脸自来熟地跟我搭讪,“同学同学”地喊着亲热,几句之后就暴露了目的。

他最近看上了一个外系的姑娘叫程锦云。对方很喜欢我家的拿铁拉花,他就想学来讨佳人芳心。

我严词拒绝了他。

谁知明台尝了一口我家的咖啡,居然就立刻辨认出是巴西的咖啡豆,还经过了特殊处理。

那种处理方式是我父亲自己发明的,为了更加激发咖啡的醇香。

我收起了对小少爷的不屑。聊了几句之后,才知道他有收集咖啡豆的爱好,对这方面的了解虽然没有我深,但却比我广。

相谈甚欢,学拉花的事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听说他后来还是追到了那个姑娘,交往了一段时间又分手了。

但明小少爷却成了咖啡厅的常客。

这位常客变成我的老板是大二下半学期的事。

那时候,父亲突发疾病入院,急需一大笔钱做手术。无奈之下,家里决定将街角这家咖啡厅卖掉。

明台听说了这件事,大手一挥将咖啡厅买了下来,解了我家的燃眉之急,也将我变成了他的员工。

我心里感激得不行,等他来咖啡厅的时候便提出要请吃饭。

“不用了,不过是之前攒下的零用钱。”明少爷轻巧地说。

……该死的有钱人。

“合同在这里,经营我不管,你只要能在质量不下降的前提下维持周转就成。盈利我们五五分成。”他又道。

我立刻做出狗腿状给我的新老板泡了一杯咖啡,比以往还多加了三勺糖,最后拉了一个华丽的花。

甜的他龇牙咧嘴。

 

门口风铃的声音唤回了我的思绪。

“欢迎光临!”

我一扭头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说实话,就算毕业快五年了,我见到这个人还是会紧张一下。

王天风,X大政治管理学院政治经济系副教授。

我上过他的政治经济学。

那是我大学生涯作过最大的一次死。

当时我年少无知,在“没有考试”的诱惑之下,被政管的高中闺蜜拉去上了这门课。

公平地说,王天风是一个好老师。

他讲课深入浅出、引古论今,很容易就让学生能够触类旁通、融会贯通。

……前提是每次都能按时完成那超凡脱俗阅读量的课前作业。

还有之后那超凡脱俗的论文量及长度要求,让上过他课的人都会被扒一层皮下来。

血淋淋的,却没有快感。

几乎所有人在期末的时候都会怀念起只要通宵温书就能一发通过的考试。

这不是每一个老师都能做到的。

王天风冲我点点头,似乎瞥了一眼墙上的世界地图,然后走到靠窗他常坐的那个位子上坐下。

我忙不迭地拿着菜单走过去:“您要喝点什么?”

虽然那个答案我一早就知道了。

王天风从没嫌过烦:“锡兰红茶。”

会来这里喝红茶的人很少,毕竟一般咖啡厅的红茶都是茶包泡的。

我家的咖啡厅不一样,因为父亲很讨厌那些速成的东西,再加上母亲又喜欢喝茶,所以就在菜单里加上了中式茶与西式茶各两样,都是用很好的茶叶泡的,供货渠道来自父亲的人脉,物美价廉。

头一个发现这点的是明台。

不得不说他的舌头确实厉害,什么东西一尝就知道好赖。

后来他干脆从店里整包整包买(拿)走茶叶,说是送人。

再后来明台走了,王天风却开始经常光顾这家咖啡厅。

我知道这不是巧合。

 

第一次从明台口中听到王天风这个名字,是大三下学期的时候。

“问你个事,你是不是上过王天风老师的政治经济学?”他很随意地说。

“是啊,怎么了?”

“笔记卷子还留着吗?借我借我,下学期我要上这门课。”

我一激灵:“你认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明台拍着胸脯保证。

“我知道你聪慧过人天赋异禀,但这门真不是你靠点小聪明就能拿下的,还是别作死了。”

他不以为意。

我无奈地叹口气:“老实说吧,这次又是为了谁?”

明台一脸“你懂我”的表情。

“王天风手下新来了一个研究生,叫于曼丽,长得好看却很冷,冰美人似的。”

“她是那门课的助教?”

“不是。”

我不敢置信:“那你还要上?太拼了吧!”

“有那么夸张吗?”他像是被挑起了好胜心,“说到底也只是入门级别的课程。”

我把话题拽了回来:“于曼丽也不当助教,你为什么还要上这门课啊?”

“这样我就有理由去王天风的办公室跟她偶遇了!制造偶遇是发展感情很重要的手段。”明台理所当然地说。

我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祝你好运。”

“谢谢。”

他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好像自己已经拿下了那个冰雪美人。

而我却仿佛看到未来这家伙挫败又后悔的脸。

有点爽。

 

 

2.

 

事实证明,现实和理想虽然总有些差距,但大体还是会让人满意。

明小少爷也终于成了咖啡厅凌晨学习大部队中的一员。

我看着他的脸从挫败到较劲到津津有味,只觉得再这么下去不是我眼睛坏了,就是他精神出了问题。

“你跟于曼丽最近怎么样了?”

趁着他喝咖啡的空隙,我凑过去问道。

“曼丽?”明台似乎没明白我在说什么,“挺好的啊。”

“你追到她了?”

“没有。”他放下杯子,“我现在发现了更有趣的事。”

“……别告诉我你喜欢上政治经济学了。”

“确实很好玩儿啊,比如Acemoglu那本《独裁与民主的经济起源》中曾经提到——”

“打住打住!”我制止了明台的滔滔不绝,“你是打算继续读研,为政经奋斗终身了?”

他想了一下:“那倒没有,只是现在觉得有点意思而已。”

“没有你还这么拼……”

明台把目光移回书上:“就是因为我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所以才要趁着感兴趣的时候投入精力。”

这逻辑太过彪悍,我无言以对。

几天后,我在校园里看到他和王天风一起走在学校最长的那条坡道上。

明台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

以往的漫不经心和游戏人间全都没有了,眼神透明而热情。

我和他认识那么久,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这样的明台让我觉得陌生。

而王老师就那么由着他说,一直看着脚下的路,眼角眉梢却全带着笑。

之后他似乎接到了一个电话,停在路边。明台也跟着停了下来。

接着我就看到王天风随意地把自己的包交给旁边的学生,而明台居然心领神会地从里面拿出记事本和笔,记录起了什么。

虽然离他们并不远,我却觉得好像差了一整个世界的距离。

这感觉很不好。

期中考试结束后的那个周末,明少爷没有跟朋友出去玩,而是若有所思地在咖啡厅里坐到打烊。

“我想我可能爱上他了。”

在我清扫店面时,明台突兀地说道。

这不是他第一次说这句话,所以我也没觉得意外,随口问了句“谁啊”。

“王老师。”明台看向我,“王天风老师。”

我把工具放在一边,走到他跟前摸了摸他的额头。

明台扭头:“干嘛!”

“离愚人节还有半年,你不如把这个玩笑等到那会儿再说。”

“我没在开玩笑!”

“那你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明台无数遍。每次的对象都不一样,每次明台都能真情实感地弄出一个八百字的抒情散文来。

可这回他却沉默了许久。

“……新鲜吧。”

最后明台憋出了这么三个字。

我绝倒。

“你喜欢王天风就是因为你觉得他新鲜?”我忍住语气里那点嘲讽。

明台抬起头:“有哪段真挚的感情不是起源于新鲜,对对方感兴趣吗?”

他竟然又理直气壮起来。

“明小少爷,药不能停啊。”

“哎,你今天怎么如此刻薄,”明台摇头晃脑,“都让我不习惯了。”

我一时语塞。

“……是你这话说的太惊世骇俗。”过了一会儿我才又开口道,“王天风是你老师,比你大那么多,还是个男的。你确定他没结婚没恋人,跟你一样能直能弯?”

“你说的都对。”明台说,“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是他的话,那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当然基本资料我还是查过的,他确实单身,至于弯不弯……就不太知道了。”他补充道。

我的胸口泛起一阵酸涩。

“那你就放手就追呗,”我努力让声音显得无所谓,“像过去你追那些姑娘一样。嘿,我还没见过你追男人呢。”

明台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

后来他就没怎么在我面前提起过王天风,我也没去主动问过他进展。

直到我们快毕业的时候。

论文答辩之后,所有同学都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只有明台似乎有心事,闷闷不乐的。

我没忍住,就去问他到底怎么了。

“我……”明台犹豫了下,“这两天一直在想……该怎么跟他告白。”

他没说是谁,我心里却明白得很。

“都快一年了,你居然连告白都没说?”我难掩惊讶,“这还是我认识的明小少爷吗!”

“我现在没心情听你揶揄,你再这样我走了。”他警告道。

我作双手投降状:“好好……你不是很擅长告白吗?我可不信没有机会。”

“我不想随随便便地说出口,”明台的表情很认真,“所以就一直没说。”

我叹了口气。

“毕业以后你是怎么打算的?”

“应该就是进家里的公司吧……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你不会什么都没想,就打算直抒胸臆吧?”

“想?要想什么?”

我感到一阵头痛。

“未来啊我的小少爷!难道这次你也是三分钟热度玩儿high了就走?”

“当然不是。”他否认道。

“你如果不想被他当成一时冲动,最好就想清楚未来的事。”

明台想了想,郑重地点点头。

“谢啦!”

毕业典礼的那天晚上,我跟舍友们吃了散伙饭,谢绝了去KTV刷夜的提议,一个人回到了咖啡厅。

明台说过他会在今天向王天风告白,如果不成,就来咖啡厅找我。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看见他,还是不想看见他。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明台推门而进,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卷筒。

表情平静得很。

我给他倒了杯水。

“……怎么样?”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没说出来。”明台坦白。

“什么?!”

“在我说之前……他跟我说了一句话。”明台缓缓道,“他说我这么年轻,应该去看看广大的世界。”

我不禁感叹老师就是老师,发卡都发得这么鸡汤。

“我觉得他说的对。”

我看向他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同情。

“我确实应该出去看一看。”明台还在继续。

“是啊。”我顺着他的话讲,“正好毕业了,趁着空闲去世界各地走走也挺好的。”

“不,不止是旅游。”明台说,“我想去搞清楚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他的表情有点太正经。

我忽然觉得事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你还会回来么。”

他想了想:“不知道。”

我噌的一下站起来。

“为他一句话,你就打算这么漫无目的地离开?!”

“不止是为了他的话。”明台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不冷静的是你!”我的声音越来越高,“只是被拒绝了而已,你就要逃开吗?!”

“拒绝?我没有被拒绝啊。”他居然还笑了起来,“你冷静一点听我说。”

“毕业之后去家里的公司是我姐姐的期望,我不想让她失望,所以从来没有质疑过。可那天你跟我说完以后,我仔仔细细想了许多。我一直对所有的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从来没找到过什么真正想要执着的东西。”

“就这样活下去真的好吗?这样的我足以站在他身边吗?我去见他的时候,是带着满肚子疑问的。”

“然后他就跟我说了那句话。”

“你不觉得……”明台笑得愈发灿烂,“这就是上天的旨意吗?”

我不觉得。

可我知道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了。

“那他呢,你不是说你喜欢他么?”我按住内心的情感,强迫自己坐回椅子上,“你舍得就这么离开?”

明台毫无动摇:“这是他所期待的,也是我应该去尝试的。”

还是那么理所当然。

我长长地出了口气。

“真是彻底败给你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别来找我哭就行!”

“怎么会!我这么潇洒的人。”他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

“对了,走之前,我还有件事要拜托你。”

明台打开了那个卷筒,里面是一张世界地图。

“你能不能帮我做个记录?”

我看了看那张很大的地图,又看了看他,最终点了点头。


TBC


01 Oct 2016
 
评论(1)
 
热度(8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