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人非草木 (5)

5.

 

月明星稀,明台闲得无聊,就看着手表出神。

离任务时间还有十分钟。

同组的搭档显然误会了他。

“怎么?紧张了?”五大三粗的汉子关心地问。

“啊?啊。”明台没走心。

“听说你原来是情报组的,没做过这种事,有点紧张也是正常的。”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你只是负责掩护我,真有什么事儿我会护着你的。”

明台从善如流地笑了一下:“谢谢邱哥。”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要炸毁位于东四十一条东边的兴平仓仓房。兴平仓地面开阔,周围建有围墙,原本是皇家粮仓。自日军占领北平以来,这里就被改造成了军火库,周围的住家也被驱散了。

据情报显示,今天有一批重要的军火入库,只放一晚,明天早晨就运送到城外戒备较为森严的大型军火库去。

所以今夜是最好的动手机会。

行动组的成员被王天风分成两人一组,分别到指定的地方去放炸药浇煤油。点火由他负责,每一组只考虑自己要做的事情。王天风根据情报组提供的军火库巡逻队时间表,给手下安排了很短但合理的行动时间。

“听好,放完就走不要逗留,时间一到我就会点火。如果那个时候你还在里面,”王天风缓缓扫过众人的脸,“我会通知站长,记你殉国。”

与明台一组的,是当初天津站仅存的几名行动组特工之一,叫邱海。

邱海负责放置炸药,明台负责掩护。

在六国饭店最后一次碰面对表,确认军火已入库以后,行动组的人各自到原先定好的藏身之处,安静地等待夜幕降临。

秒针走过最后一格,明台和邱海对视一眼,同时开始行动。

二人悄无声息地来到围墙边上。

邱海本来还想搭把手,却见明台干脆利落地翻了过去。等他上去的时候,明台已经从背后拧断了最近那名守卫的脖子,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他把尸体拖入灌木丛的时候还冲邱海笑了一下。

“你……”邱海想问点什么。

明台伸出手指放在嘴前,拉着对方一起蹲了下来。

然后邱海就看到另一个日本兵出现视野中。那个日本人没有看到应该在这里的守卫,骂骂咧咧地说了句什么,就转身走了。

“他以为这个人又开小差去了。”明台仿佛读懂了邱海的心思。

“你懂日语?”

“会一点。”明台的眼睛始终盯着周围,“走吧。”

王天风估算的时间完全准确,他们没有碰到巡逻队,顺利来到了仓库的窗门口。

明台花了二十秒的时间撬开那扇窗,邱海毫不犹豫地翻了进去。明台没有跟着,只是守在了外面。他的职责就是掩护望风。

等到一切妥当的时候,王天风留给他们时间还剩下两分半。

二人回来东直门南小街的北边,本该就此分道扬镳各回各家,明台却在胡同里停下不走了。

邱海看他这样,主动折了回来。

“怎么了?组长不是说过弄完就赶紧走吗?”

“头一次做这种任务,”明台眨眨眼,“想听个响儿嘛。”

“你少来。”邱海失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邱哥你这么说就折杀我了啊。”

“我是看你一直盯着那块手表,还以为……哎?”邱海瞥了眼对方的手腕,“你那块表呢?”

“哦,在这儿。”明台从兜里拿出表,重新戴回手腕上,“我习惯做事的时候把它摘下来,免得损伤了哪儿。”

“哟,这么重视,心上人送的?”邱海调侃道。

明台刚想答,街对面就传来了连环的爆炸声,时间分秒不差。

他看着那片火光,笑着说了句“是”。

“北平站还真是藏龙卧虎……”邱海也看着同个方向,他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手表上了,“我喜欢这么痛快的行事!”

“是么?你不会觉得组长太严格吗?”明台问。

邱海想起王天风布置任务时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

“他的安排很有效率,也最大程度考虑了安全。”邱海说,“况且组长是负责点火的那个,必须最后一个走,也最危险,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几句话的功夫,胡同里已经亮起了好几盏灯。大概是被爆炸吵醒的百姓。

要是被谁看到就不好了。

明台和邱海互道了声“再会”,各自匆匆离开。

 

王天风回到杂院的时候,因爆炸而起的风波已经平息了。

所有房间都黑着灯。

他翻出钥匙,打开了明台屋子的门。

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空无一人。

按计划,明台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难道出了什么事?

王天风环顾房间,目光最终落在了屋里的某道门上。

明台这里原本是仓库,里面两道门分别通往两侧的房间。自打王天风住进来,这两道门就被落了锁,没再打开过。

可今天,通往他房间那道门的锁没有了。

王天风直接推开了那里。

果不其然,明台就在他的屋子里,还坐在他唯一的那把椅子上。

“老师,您回来了。”

明台丝毫没有闯入别人房间还被发现的尴尬与慌乱,笑眯眯地说。

“你怎么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做什么?”王天风问。

“等您回来。”明台直白地说。

他不开灯,是不想被任何人发现有异常。跑到王天风的房间,是为了第一时间确认老师没事。

“怎么,你还觉得我会失手不成?”

“当然不是。”明台否认,“您怎么会失手呢。”

“可我还是想等您回来,想亲眼确认,这样才能放心。”他不紧不慢地说,“您不也一样吗?”

信任对方的能力,和担心对方的情况,从来都不矛盾。

王天风不置可否。

“赶紧回去睡吧。”他的语调柔和了一些,“你明天不是还有一天的课么,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

明台起身:“里面那门的锁被我弄坏了,等下班我就去买个新的回来。”

“不用了。”王天风说,“我也没什么避讳你的。”

明台脸上的笑意更深。

“好。”他轻快地说。


07 Oct 2016
 
评论(2)
 
热度(5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