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人非草木 (6)

6.

 

“我来帮您?”明台挽着袖子进了厨房。

“今天下班倒是早。”王天风示意旁边,“你把茄子切了。”

明台洗干净手,取了把刀:“负责教老师日语的那个日本人病了,所以能早回来。”

王天风看了眼青年切茄子。

“刀工不错。”

明台笑起来。

“您是不知道,”他抬眼扫了下窗外,确定没人在,“在巴黎的时候,一直都是我跟阿诚哥轮流做饭的。”

王天风哼了一声:“能猜得到。”

明台切完茄子就去拨弄灶台里的火。

“一开始在北平自己做饭的时候,不会弄这个。”他说,“满屋子的烟,呛得不行,最后还是房东帮了忙。”

“你现在倒是什么都挺熟练的。”王天风说,“说实话,我没想到。”

“一个人住久了,不会的事也就都会了。”明台微笑。

王天风把茄子分批下到锅里过油炸。青年怕碍事,起身站到一旁。

“你本来不是一个人的。”

明台的笑容多了几分暧昧:“您很在意锦云啊,这都第二次提了。”

“我在意我的学生是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王天风不动如山。

他总觉得程锦云离开这件事里有文章。

“那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明台把切好的姜片蒜片递过去,“我已经跟她解除婚约了。”

“在我明白自己喜欢的人是您以后。”他又大大方方地补了这么一句。

“你是怎么明白过来的?”王天风盯着锅里的菜,语气平淡得事不关己。

“我把刀片缝到新衬衫衣领的时候,难免就会想起过去的事。”明台也好像是在话家常,脸上始终挂着笑,“某天我突然就清楚了,那天晚上我不是想殉国,我是想殉您。”

他说的一点都不清楚,王天风却听的明白。

“那一刻,家人、朋友、还有我的未婚妻,我谁都没想,只想着您,只想跟您一起走。”

“可您却不许。”青年看上去有点委屈,“您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救我啊?”

这话说得颇有几分不识好人心的意味。

王天风没接招。

“我不救你,你现在能在这里跟我说话?”他把烧好的茄子弄到盘子里,“端菜,回屋。”

吃饭也没堵上明台的嘴。

“虽然明着不谈论,老师们之间也在说昨夜的事儿。当局的说法是意外,但那个地点大家都知道放着什么,没几个人信……”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各种琐碎话题。

王天风放下碗:“你今天透着话多。”

明台这才闷头喝起了汤。

饭后,青年戴上眼镜开始批学生的作业。

王天风给他倒了杯热水:“头一次看你把作业带回来。”

明台是教英文的,课时不多,作业也很少留。过去他总是把工作完成了才回家。

“我想早点回来见您。”明台没抬头。

王天风看了他一会儿。

“出什么事了吗?”

明台的手停住了。他像是犹豫了一下,放下红笔,从作业堆里抽出一个本。

“今天这个学生来问我,大东亚共荣那么好,为什么还会有人反对,为什么还要打仗。”他低头看向作业本上的名字,“我望着教室里那个督导员,什么都不能说,只好把他敷衍过去。”

“刚来这所学校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那会儿早读还不是日语,学生会也没有被取缔。墙上那些‘共存共荣’的标语写上就会被打叉涂掉。师生暗地里也会散发传单,不至于让日伪的报纸蒙了脑子。”

“后来,几个积极宣传抗日的老师都被抓了,再也没有回来。伪政府派了汉奸督导员,监视每一堂课的内容,鼓励老师们私下举报,还不断增加日语课时,大力宣传亲日思想。”

王天风静静地听着。

“老师里,有点血性不用顾家的基本都辞职了。余下的人都有自己的无可奈何,平时最多抱怨两句。整个学校死气沉沉的,完全被日本人控制了。”

“为人师者,就算不能像您一样让人成才,也应该让学生明辨是非,把他们引导到正确的路上。而我,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点一点……”明台摘下了眼镜,“一点一点被侵染扭曲。”

“有时候真想冲进教育局把那些汉奸都杀了,”他闭上眼睛,用右手捂住半边脸,“可我不能这么做。”

王天风看着桌子上的眼镜,那是属于崔和泽的东西。

“你难过气愤,却忍得下来,说明你虽然成熟了,但没有麻木。”他缓缓开口道,“这是好事。”

明台自嘲地勾起嘴角。

 “你不能麻木,如果麻木了就会不知道自己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可不麻木,你又必须忍耐现状所带来的一切良心折磨。”

“这是一条漫长而痛苦的路,”王天风拿起那双眼镜,递给自己的学生,“但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走。”

明台重新戴上眼镜。

“我知道。”他低声道。

 

直到学生那边的灯熄了,王天风才打算睡。

他洗漱完毕,准备关屋子之间的那道门,一眼就看见侧躺在床上的明台。

明台紧锁眉头,呼吸却很平稳,显然已经睡着了。被子被他掀在了一边,不老实的像个小孩子。

北平秋天的夜晚还是挺冷的。

王天风走过去,伸手去拿明台的被子。

青年突然睁眼暴起。

他左手抓住王天风的手腕,右手锁喉,竟顺势直接把对方摁在了床上。

“——!”

来不及说一个字,明台的拳头冲着面门而来。

毫不留情,直取要害。

王天风强行转头,堪堪躲过,抬脚踹向明台的胸口。

明台撞上桌子,跌倒在地。他一跃而起,动作没有半分迟疑,复又冲向已和他拉开距离的王天风。

青年的眼睛里毫无光彩,如同一个死人。

原本柔和的月光映在他脸上,竟多了几丝阴冷的意味。

王天风眯起眼睛,侧身躲过,一拳击在明台的后脑上,同时提膝狠狠地顶上对方的腹部。

下一瞬已转到了青年的身后。

若是在过去,明台就算不晕,肯定会痛得趴在地上起不来身。

可这次他却好像根本没受到攻击,单手撑地止住前倾的趋势,利用反作用力回身起脚。

王天风后撤一步,明台的脚尖在他面前扫过。

紧接着他向前半步,左手挡住明台的攻击,右手直接抽了对方一巴掌。

明台的左脸登时就肿了起来,嘴角出血。

可他却停下了。

“你疯了吗!”王天风喝道。

他的嗓子因为刚才的锁喉还有些哑。

明台像是被打懵了,过了半天才慢慢抚上脸颊。


09 Oct 2016
 
评论(15)
 
热度(5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