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1)

现代AU,题目对应事实婚姻,大概是个短篇

春节快乐

 

1.

 

明台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王天风已经准备出门了。

“您这么早就走啊?”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问,“今天上午不是没课么?”

“临时有个会。”王天风简短地说,“我走了。”

“嗯,您注意安全。”

宿醉让青年还有些不清醒。他先在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用力拍拍脸颊,然后来到餐厅。餐桌上摆着做好的早餐,一碗醒酒汤,还有一个素色的双层饭盒。

明台把醒酒汤喝光,然后一边吃早点一边看饭盒里的菜色。

直接烤出美味的鲑鱼,配上了放在高汤里加酱油和糖煮软的南瓜。焯过水的青菜上淋了芝麻油,闻上去很香。饭是混了牡蛎肉和羊栖菜一起煮的,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每次他因为应酬喝醉酒,王天风都会在第二天给他准备醒酒汤还有带去公司的便当,里面总是些养胃好消化的食物,免得他中午去周边的餐厅凑合。

明台吃完早餐,把空盘子空碗都洗干净放回原位,又把桌子擦干净收拾好。他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吹干头发,才不慌不忙地去了公司。

这里离他公司真的太近了。他不用着急早起,也不用担心会被堵在路上。

昨天的应酬敲定了一笔很大的买卖,明台处理完几个日常性的事务便清闲了下来。于是他给常去的一家高级法式餐厅打了电话。

那家餐厅的甜品非常有名,但只有VIP贵宾才能外带。明台选了一样自己爱吃的,又选了一样王天风爱吃的,约好了晚上去餐厅取。

之后他就拿出下属递上来的、下个季度的新企划案,咬着笔看了起来。

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明台像是忘了自己办公室里那个微波炉一样,端着饭盒来到公司的茶水间,收获一片羡慕赞叹声。

“明总真是有个贤惠的女朋友啊。”跟他关系最亲近的秘书边吃着盒饭边感叹道。

周围人纷纷点头。

“就不能是我自己做的?”明台故意道。

秘书微怔:“您会做饭?”

“会。”明台夹起一块儿南瓜,“但做不了这么好。”

这种明目张胆的炫耀行为引起了大家不满的啧声。

“不过便当真不是我女朋友做的。”明台用真诚地眼神环顾四周,“我可以发誓。”

显然没人信。

下午的事务比上午来得多。明台开完会的时候已经临近下班了。他估摸着自己要加会儿班,拿出手机就看到半个小时前王天风给他发的短信。

“回家吃饭吗?”

明台盯着那个“家”字看了两秒钟。

“回家吃。但我要加一会儿班,出公司再跟您联系。”

他又看了看手边堆起来的文件,加上了“别等我”三个字。

明台走出公司的时候,月亮已经挂在天上了。他有点饿,但还是开车先去取了甜品,然后才回家。

推开家门先看到的就是玄关暖暖的灯光。

明台边说着“我回来了”边换鞋,然后把灯关上了。

先回家的那个把灯打开,后回来的那个负责关,这是他俩虽然没说出口,却达成一致的习惯。

青年走到餐厅的时候,王天风正好把热完的饭菜端出来,时间算的刚刚好。他看到明台手里的盒子,勾了勾嘴角。

“好香啊!饿死我了!”明台把甜品放在桌子上,脱掉西服外套,单手解了领带扔在沙发上,一路小跑着去洗了手又跑回来,活像好几年没吃饭似的。

“用筷子吃。”王天风制止了对方想上手的行为,把被扔在一边的西服和领带都挂好以后,回了书房。

明台吃完饭,自觉地洗碗收拾,从冰箱里拿出两个橙子,大刀阔斧地切成几瓣,又翻出两个盘子,把买回来的甜品与橙子摆成好看的样子,端到客厅的茶几上。

他敲了敲书房的门:“老师,吃水果吗?”

“好。”王天风在里面应声,“你先吃吧。”

明台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吃着甜品看电视。过了大概五分钟,王天风从书房出来,坐在明台身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天,王天风把叉子放在空盘上,又回了书房。

明台知道他肯定又把学生的论文带回家看了。

十点钟刚过,作息时间严格固定的王教授就去洗澡了。明台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又起,走到厨房开始热牛奶。

王天风有洗完澡睡觉前喝一杯牛奶的习惯。明台搬进来之前他都是直接喝凉的。青年觉得这样对胃不好,所以就自动承担起热牛奶的责任。王天风几次说过不用这么麻烦,但对方坚持如此,也就随着他了。

王天风不知道的是,明台其实很喜欢看他喝牛奶,因为每次都会沾在胡子上,显得特别孩子气。

宿醉之后又忙了一天,明台也很累。他难得早早洗漱,然后拿过王天风喝完的杯子去洗干净放好。

两个人互道晚安,各自回房睡了。

 

周四的晚上于曼丽在小群里发了条微信,说常聚的地方开了一家新的酒吧,周五可以去坐坐。

郭骑云先答应的,然后明台也答应了。

他们仨当年都是学校戏剧社的骨干成员,明台万年男一,于曼丽万年女一,郭骑云万年男二。

然而在这三个人中,戏里一直备胎被甩的郭骑云同学却是在现实里第一个正式彻底告别单身的。

他的老婆李小凤是当年音院有名的歌剧女神,某次跟朋友来看戏剧社演出时一眼相中了郭骑云。学生时代的爱情多半是又折腾又热闹。郭骑云虽然不像明台那样恨不能半年换一个女友,跟李小凤之间吵架分手和好的经历也快能写成一本书了。

毕业的时候,李小凤去了欧洲读研,郭骑云留在国内,开始从事摄影这份职业。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分手,毕竟毕业分手在大学是再常见不过的事。谁知道这俩人居然真的把这份异国恋撑了下来,还在李小凤回国那年就直接领证结了婚。

明台毕业之后就进了家里的公司,于曼丽则是去当了翻译。三个人工作之余有事没事就会聚聚,但鉴于郭骑云已经成家,多半是明台和于曼丽两个人一起喝。

“这家店的白兰地很不错啊。”明台晃着杯子说。

“明少爷都说好,”郭骑云调侃道,“看来是真好。”

“现在人家可是正经八百的明总了。”于曼丽笑得好看极了,“明总,还不请我们喝两杯?”

明台大手一挥:“点!单算我的。”

三个人说说笑笑仿佛还是旧日时光。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明台和郭骑云的手机同时响起来了。

是短信的提示音。

“小凤姐?”于曼丽先问的郭骑云。

郭骑云点点头:“问我什么时候回。”

“王老师?”于曼丽转向明台。

明台也点点头:“问我什么时候回。”

“你们两个有什么区别啊!”漂亮姑娘把果盘一推,趴在桌上假哭起来,“只有我一个孤家寡人呜呜呜呜……”

当然有区别。

明台回了一个“十二点左右”,把手机放了回去。

他曾“有幸”去郭骑云家吃过饭。

老师做饭比李小凤好吃多了。

青年默默地想着,没把这句招打的话说出来。

“于曼丽,”他换了个话题,“你之前不是一直在朋友圈嚎叫忙得快死了吗,怎么今天有空出来玩?”

“哦,你不提我都忘了。”于曼丽眨眨眼,故作神秘地说,“我要出国啦。”

“出国?去哪儿玩?”明台问。

“不是去玩儿,是去念书。”于曼丽说,“笔译做多了,没什么意思,想转口译,以后做同传。”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姑娘顿了顿,“或许就不回了。”

这个消息有点突然,一时没人接话。

最后还是明台打破了沉默。

“还想去哪儿喝?或者去哪儿吃?现在就去,今儿晚上全我买单!”他说,“算给你饯行。”

于曼丽笑起来:“这可是你说的啊,别后悔。”



TBC

28 Jan 2017
 
评论(17)
 
热度(151)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