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2)

2.

 

最开始,明台是被王天风捡回来的。

用“捡”这个字真的一点不夸张。那个周五明台公司在周边聚餐,他被下属灌了不少酒,披着月光迷迷糊糊地走到一个公园的湖边,然后就失去了意识。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他躺在一张床上。

完全陌生的天花板,完全陌生的家具装饰,身边没别人,可衣服被人给脱了,只剩内衣。

青年花了三秒钟认清自己的处境,噌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

他不会做了……或者被做了什么可能惹麻烦的事吧。

明台觉得头皮发麻。他穿上被整整齐齐摆在床边的拖鞋,鼓足勇气推开卧室门。客厅没人,厨房没人,餐厅没人,卫生间没人。关上门的两间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其它的卧室。明台敲了敲门,没人应。

看来那个房主把他扔在屋里就自己走了。

明台低头瞅瞅自己身上唯一遮体的内裤,回了醒来的房间。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床头柜装着白水的玻璃杯下面压着纸条。

在这个谁都有一台电脑的时代,能写出一笔漂亮钢笔字的人已经不多了。明台的目光首先就被字条最下面的署名吸引了。

王天风。

这三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般让青年僵在原地。时隔几年的再会居然是这样的展开,明台有点欲哭无泪。他带着挫败感坐回床上,开始认真读纸条上的字。

纸条上简单明了地说了三件事,一是王天风有事不得不出门,明台有需要可以打他手机,手机号没换,二是明台的衣服被送去洗了,下午会送回来,三是冰箱里有吃的,可自取。

多么糟糕的情况才需要把衣服送出去洗……

青年在内心祈祷昨天自己没有闹出什么难堪的笑话来。王天风给他留在凳子上的睡衣裤都是新,不知道是不是还记得他当初宣扬的那句“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明台拿过来比了比,稍微短了点。他干脆扯了椅背上的浴巾围在腰上,跑卫生间里洗了个澡,然后就光着上半身去了厨房。

王天风回到家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从公园捡回来喝断片儿的青年赤裸着上半身,神情严肃地煎着什么。他的头发还没完全干,泛着水光。

有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

明台听见门口的响动,下意识地转过头。俩人的目光就这么撞了个正着。明台脑子有点乱,他知道自己应该先说谢谢,或者先说对不起,或者干脆让王天风先开口。

可最后他还是抢在前面说了话,而且是神使鬼差的一句——“您吃饭了吗?”

王天风也被他弄得愣了下:“没有。”

下一句似乎顺理成章。

“那……一起吃?”明台问。

“好。”王天风挽起衬衫的袖子,也来到了厨房,“还有什么需要做的么?”

“您能把胡萝卜跟黄瓜都切丝吗?”明台的眼睛还盯着平底锅上的鸡腿肉,“啊……随便动了您冰箱里的东西,抱歉。”

“没关系。”王天风扫了下料理台上的食材,那显然不是一人食的量,“你是打算做豆皮蔬菜卷?”

明台应了一声。

 “你现在还挺擅长做饭的?”王天风边切菜边问。

“算不上擅长。”明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得出手的就几样……留学的时候多多少少都得学着做。”

“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年前。”

明台把鸡腿肉两面煎熟,放入切片的葱逼出香味,装盘,淋上他配好的酱汁。此时蒸锅里玉米也熟了。他想好的菜单是一荤一素配玉米,有点西式,但都是可以放冰箱再热味道也不会糟糕的吃食。王天风怕不够,又炒了一个菜才出来吃饭。明台等他先尝过以后,才拿起了筷子。

头一次让对方吃自己做的饭,青年心里还有点紧张。直到王天风说“手艺不错”,他才安心下来。

“勉强能吃,”明台又夹了一筷子对方炒的菜,“比您差远了。”

这话不是恭维,他吃一口就能明白彼此的差距。

王天风没接话。明台抬起头看见他欲言又止的表情,才恍然想起来自己一直裸着上半身。青年有点尴尬地放下碗筷,快步走到房间换上了睡衣。袖口明显短一截,但总比光着要好。

他回到客厅以后,正想开口,王天风却先道歉了。

“抱歉,我没想到会短这么多……”

“不不不,”明台赶忙摆手,“应该我道歉才是,昨天给您添麻烦了。”

“以后喝醉了还是找人送你回家吧。”王天风说。

他没告诉明台自己是在公园的湖里捡着他的。幸好湖水浅,青年只是把衣服弄湿了,没有呛到水。

明台乖乖地低下了头。

“您昨天怎么会跑到那个公园去啊?”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问。

“离我家近,”王天风用筷子指了下客厅的落地窗,“从那里就能看见。”

这不就意味着王天风的公寓离自己的公司的也很近吗?

明台果断拿出手机,打开地图搜索起来。真的很近,从这里到公司,步行也就十几分钟左右。

他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我睡的那间……不是您的卧室吧?”青年试探性地问。

王天风摇头:“是客房。”

“您一个人住?”

王天风笑了:“怎么,不行吗?”

“不是不是,”明台说,“我以为您……嗯……或许已经结婚了。”

王天风停下筷子,目光近乎探究地看着青年。明台扒了两口饭,装作平常的样子冲对方眨了眨眼睛。

“没有。”王天风反问道,“你呢?”

明台摇摇头:“工作忙,谈恋爱都没时间。”

“这可不太像你啊。”王天风话里带着点调侃。

大学时代的明台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风云人物,明氏集团的小少爷,阳光、帅气、多金、浪漫。那四年他几乎把各个学院里最漂亮的姑娘都泡了个遍,最快的时候三个月换一个女伴。

明台笑了笑,没说话。

他会跑去那个公园根本就不是个偶然,虽然在之前他也确实不知道那里离公司竟然那么近。

在纸条上看见王天风的名字时,明台感受到的也不仅仅是惊讶。

同学会上重逢的初恋们最容易旧情复燃,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深爱着彼此,而是因为他们能在对方的身上找回过去的自己。

明台不知道现在胸口涌起的东西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但感情上的事,他一向信赖直觉,这次也不例外。

“您介意多个室友吗?”明台问。

“室友?”

“对,”青年直截了当地说,“我想租您的房子。”

“为什么?”王天风问,“你不需要回家住么?”

“我现在已经搬出来了,只不过离公司比较远……”明台顿了顿,“您这儿离得近,我上班方便。”

这不算个特别好的理由,以明家的财力,明台想在这边直接买套房都是小事。

但他也想不到其它理由了。直觉告诉他这是个机会,至于到底是什么机会,他不知道,他只想抓住它。

王天风没答话,可能是在思考。于是明台也没再说什么,安静地吃他碗里的饭。

青年并不觉得自己的提议突兀。从他被王天风从公园捡回家,到现在坐在一起吃饭,这个进度已经快得像按了ctrl键的galgame。

吃过饭,明台自然地收拾起空碗碟,端到厨房开始洗。

“你想什么时候搬进来?”

王天风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明台缓缓勾起嘴角。

“越快越好,只要您方便。”

 

三天后,青年完成了全部的搬家任务。

 


*************************************************************************

顺说明台出的房租是市价的两倍。


03 Feb 2017
 
评论(9)
 
热度(10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