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预知梦

型月世界观,二设有。谢衣设定参考苍崎橙子。

很早之前自己搞过的一套设定。

本来是为情人节写的,结果还是晚了一天_(:з)∠)_

 

 

“你说……你梦到我在情人节收到了巧克力,还不肯分给你吃?”沈夜皱着眉头问。

沈曦点头:“哥哥跟我说巧克力不好吃所以不给我,可我明明看到你后来又偷偷吃来着!”

小姑娘嘟起嘴,竟因为梦里的事生起气来。

“那只是个梦。”沈夜好言好语地哄着妹妹,“哥哥怎么会背着小曦偷吃好吃的。”

沈曦眨眨眼:“真的?”

“真的。”沈夜摸摸妹妹的头,“小曦要是想吃巧克力的话,我下午去给你买怎么样?”

“哥哥说话要算话哦!”

“当然。”

哄好妹妹,沈夜终于得以继续工作,可他心里总是想着刚才的对话。

沈曦是不会做梦的,虽然她自己并不知道这点。小姑娘天生拥有未来视的能力。她在极放松的情况下能够看到未来,所以她的梦从来都是预言。

情人节会有人送他巧克力?还很难吃?

沈夜立刻就想到了一个名字。

他从厚厚的文件夹里翻出一份委托档案,端详起来。

隔壁镇的灵脉出现了提前衰竭的问题,似乎是被外来者设下了结界掠夺灵力。灵脉的管理者不愿意让魔术协会知道自己的无能,便私下来委托流月事务所帮忙解决。

沧溟不做事,华月身份敏感,瞳天天沉迷炼金术,十二只是个人造人。事务所里能出外勤的只有作为所长的沈夜和唯一干活的员工,人偶师谢衣。

所长岂能轻易外出。猜拳后,输了的谢衣不得不接下这份工作,去了别的镇子。本以为就是拆个结界,没想到对手也不是善茬儿。几番争斗之后,委托金是翻了好几倍,时间也搭进去了不少,谢衣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他真的赶得及做巧克力送给自己?

不、不对。

沈夜恍然发现自己陷在了思维定式里。

小曦只是说自己会收到非常难吃的巧克力,并没有说那就是谢衣送的。华月的手艺很好,如果她做,不可能难吃。沧溟要是送,肯定会直接买。十二的眼里只有瞳,不会送巧克力给自己。

剩下的只有瞳……

如果是瞳的话,肯定是研究出了什么新药,混在巧克力里四处找人吃。沈夜想着瞳面无表情拿着巧克力说“情人节快乐”的模样,只觉一阵头疼。

窗口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沈夜转过头,看见一只深棕色的玩偶鸟正歪着脑袋往这边瞅。那是谢衣的使魔。

使魔告诉沈夜,谢衣已经完成了这次任务,让他查一下余款是不是已经到账。人偶师还说自己中午就会回来。

这么说还真赶得上。

沈夜被自己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吓了一跳。

 

谢衣回到家的时候又困又累,午饭都没来得及吃,洗个澡便匆匆睡了。再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他修整完,打算打电话叫点外卖,门铃却响了起来。

是华月来了,还带着沈曦。

“谢衣哥哥!”小姑娘甜甜地喊着,把手里的双层保温盒举到他眼前,“你可算回来了。”

谢衣接过沉甸甸的盒子:“谢谢小曦,这是什么呀?”

“是哥哥给谢衣哥哥做的好吃的。”沈曦答道。

“你哥哥?”谢衣一怔,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门口,但并没有第三个人出现。

“阿夜还有工作没弄完。”华月明白对方的心思,解释道,“他知道你今天累,十之八九又要叫没营养的快餐吃,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些。”

谢衣干笑着用饭盒压住了快餐外卖的菜单。

“麻烦你们了,还特别跑一趟给我送过来。”

“客气什么。”

两个大人说着话,唯一的小孩在好奇地左顾右盼。

谢衣微笑起来:“小曦还是第一次来我家吧?”

“嗯!”沈曦跑到开放式厨房那边,“但这里我见过!”

“见过?你在哪里见过?”华月问。

“在梦里!”沈曦说,“我梦到谢衣哥哥在这里做巧克力!”

谢衣笑了:“我做巧克力?”

“明天可是情人节,你今天这么着急赶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打算?”华月的语气里透着八卦。

“情人节?”谢衣看看沈曦,又看看华月,嘴角依旧带着笑,“你是想说,小曦梦到我给谁做情人节巧克力吗?”

“你没这个计划吗?”华月问。

谢衣摇摇头。

“就算有巧克力,我也应该是收的那个才对。”他重新看向小姑娘,“小曦,你有在梦里看到我把巧克力送给谁……或者打算送给谁吗?”

沈曦认真想了想,低下头。

“我只梦到谢衣哥哥在做巧克力……”她小声说,“还有就是哥哥收到巧克力却不分给我吃……”

“……你哥哥收到巧克力?”谢衣问。

“是啊,梦里哥哥说难吃所以不肯分给我,可我明明看见他在偷偷吃……”

“那只是梦而已,”谢衣温柔地说,“你哥哥一向最疼你了。”

沈曦笑起来:“哥哥也是这么说的!”

“你跟他说了这两个梦?”谢衣又问。

“说了哥哥的那个。”

“好啦小曦,”华月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你谢衣哥哥还没吃饭呢,咱们就不多打扰他了。”

沈曦乖巧地点点头。

谢衣把她俩送到了门口。

“阿夜喜欢黑巧克力。”最后的最后,华月说了这么一句。

谢衣的笑容里透着无奈:“你知道不会是我。”

 

人偶师并不觉得自己跟沈夜是可以在情人节送巧克力的关系。

他们的初遇相当不愉快。

那时谢衣还是魔术协会的执行者,奉命去清除某名暴走的死徒吸血鬼。他在那名死徒所在的城市碰到华月,阴差阳错地误以为她便是他的任务目标。华月虽然也是死徒,但一直只是用吸血来维持生命的最低消耗,力量连一般死徒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可谢衣并不知道这点。

就在他伏击华月,准备清除这个死徒的时候,沈夜出现了。

能够驭使五大元素的魔术师在魔术造诣上与人偶师不相上下。谢衣本以为自己会陷入一场苦战,没想到战局却在一刹那发生了改变。远在百米之外的敌人忽然就出现了眼前。谢衣想退,却发现周身的空气都好像被凝固住了,下一秒天旋地转,沈夜已经把他压在了地上。

谢衣始终记得,那个瞬间被死亡笼罩的感觉。

他看着魔术师的眼睛渐渐变成了金色,闪着魅惑的光芒。那是真祖吸血鬼标志性的魔眼。

谢衣只在书本上听说过真祖,面对面却是头一次。

那些因地球意志“盖亚”而创造出,为了约束人类而存在,类似精灵的生物拥有空想具象化的能力,只需要思考就能改变世界。

不需要回避阳光,也不需要吸食鲜血便能存活,但先天具有缺陷,对于拘束对象“人类”有吸血冲动。真祖大部分的精神力都被用于克制这种冲动,因此不会对世界造成过大的影响。

死徒最初是真祖从人类中挑选的储备粮,被真祖吸血而变成吸血鬼。后来却强化自我意识,逃出真祖的掌控,回到人类世界,通过吸血的行为将更多的人变成自己的从属。

许许多多的魔术师为了能不老不死地追求根源,使用魔术或是寻找现存的吸血鬼,让自己变成死徒。

谢衣没有想到华月竟然是真祖的眷属。

“就这么讨厌死徒么?”压在身上的真祖轻笑着问。

谢衣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却发现自己毫无办法。他是一个正统的魔术师,近战的能力并不出众。

“由我来把你变成死徒怎么样?”吸血鬼根本不是在商量,“成为我的眷属,我会让你获得强大的力量。”

低沉的嗓音充满了魅惑人心的力量。

谢衣绷紧身体。

他知道眼前这个吸血鬼并不是在开玩笑。一旦变成死徒,自己就无法恢复成人类,从此不得不依靠吸血来维持生命,也无法活在阳光之下。

“我拒绝。”

谢衣勾起唇角,在沈夜的牙齿咬入脖颈前,把自己炸成了碎片。

 

情人节当天的上午,照例,谢衣来到事务所汇报任务的过程。

“……以上就是这次全部的经过。”人偶师终于端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

“辛苦了。”沈夜颔首,“最近没有什么重要的委托,这周好好休息下。”

“如果需要魔力的话,”他顿了顿,“随时来找我。”

“我知道。”

谢衣说完便站了起来,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看来是要回家了。沈夜也没多说什么,坐回办公桌前,准备继续手头的工作。

人偶师推开办公室的门,却好像想起什么突然回身。

“所长——”他一眼就看到了办公桌上粉红色的小盒。

沈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下文。

“怎么了?”他出声问。

谢衣微微一笑:“所长,那是您收到的情人节巧克力么?”

他指了指那个盒子。

“呃……”沈夜难得地犹豫了一下,“不是,这不是送给我的。”

“都摆在您桌子上了。”谢衣说。

“是寄来事务所,送给瞳的。”沈夜说,“之前那个委托里受害者不是靠他的药才恢复正常的么,就是那个小姑娘。”

谢衣回忆了一下:“哦,那个才上高中的姑娘。”

“对,就是她。”

人偶师应了一声,跟对方道别,离开了办公室。在事务所写字楼的大门口,他碰到了刚回来的华月。

“来送巧克力的?”华月调侃道。

谢衣摇头:“只是来汇报之前的委托。”

“你真不考虑顺应一下小曦的梦吗?”

“如果我不送所长巧克力,”谢衣问,“会怎么样?”

华月笑得玩味:“她的预言可是绝对的,如果你不送……就意味着有别人送了。”

别人在情人节送的巧克力,沈夜不仅收了,还在知道难吃的情况下吃了。

谢衣想起那个粉红色的小盒,抿了抿嘴唇。

而此时此刻,在办公室里,沈夜正看着小盒里的手作巧克力。

他有点庆幸谢衣并不是擅长精神系魔术的魔术师,不然刚刚那么拙劣突兀的谎言一定会被立刻看穿。

巧克力是之前那个高中生受害者送的没有错,但对象并不是瞳。那个女孩子根本不知道配药的是另一个人,只记得接受委托解决事件的沈夜。

其实跟谢衣说实话也没什么,况且之前沈曦就预言过自己会在情人节收到巧克力。

可他还是说了谎,意义不明的谎。

明明知道对方不会送自己巧克力。

 

真祖与人偶师的再会是在整整五年后。

看见谢衣的那一刻,沈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五年前那个惨烈的现场,真祖亲手找到了对方不再跳动的心脏,确实了这个人类死亡。

双胞胎?可是……会有连魔术手法都完全一致的双胞胎吗?

就在他发现人偶师的那个瞬间,人偶师也发现了他。

目光交错,沈夜知道对方已经完全清楚了自己的想法。他看着谢衣摘下眼镜,身上的气质变得冰冷,眼睛中的感情被全部摈弃,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不,那就是另一个人。

不然的话,仅仅五年的时间,怎么会让一个人类的体术进展到这种地步?

最后沈夜不得不动用真祖的能力,才将人偶师完好无损地打晕带走。

他检查了谢衣的身体,发现了一个让他惊喜的事实。这个魔术师居然能够做出跟自己完全相同的人偶。想必在上次自尽之前,谢衣已经做出了备用的身体。活着的人偶师一旦死亡,休眠中的那个便会苏醒,继承全部的记忆。

谢衣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带到了真祖的固有结界流月城中。沈夜就坐在不远处,他的旁边还有一个沉睡的小女孩。

“这是我妹妹。”真祖在人偶师开口前先出了声,“她也是真祖,却被人类引诱吸血,再也无法控制冲动,差点堕转成魔王。我不得不让她一直这样睡下去。”

沈夜说话的时候,始终温柔地看着床上的小姑娘。

谢衣沉默几秒,走了过去。

“你希望我怎么做?”他直截了当地问。

“我希望你可以给她做一个身体,”沈夜似乎很满意对方能迅速理解他的意图,“让她能够摆脱吸血冲动,重新醒过来。”

“……我不确定人偶能负担真祖的意识。”

“她体内有一半的血是人类的,可以试试。”

谢衣环顾四周,这里的结界已经超出他所见过的范畴。他知道自己不答应的话,可能就出不去了。

人偶师叹了口气:“我要回去准备材料……需要我签自我强制证文么?”

“不需要。”真祖说,“我相信你。”

谢衣回到现界以后,仔仔细细检查了全身,没有发现一点追踪或是标记魔术的痕迹。此刻的人偶师想要毁约简直易如反掌。就算对方是真祖,只要谢衣肯小心,就能不被发现、不被抓到。

那句相信他是真的。

在那个勾心斗角的魔术师社会里,谢衣得到的第一份信任竟然来自一个见过两面,互杀过两次的真祖。

沈曦的身体制作得很顺利,但意识转移时还是出了问题。

她永远都只能是个十岁的孩子,心智再也无法长大。属于真祖的那一部分对于人偶的损坏性极大,让她不得不经常更换身体,才能保证继续活下去。

这使得沈曦不能够长时间地离开谢衣。

沈夜干脆邀请谢衣来自己的事务所工作。他的事务所经常会接与魔术师相关的委托,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对普通人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却又不希望魔术协会插手的事。

谢衣答应了。

而作为替沈曦制作身体的回报,沈夜必须在谢衣需要补魔的时候无条件提供给他。有真祖作魔力后盾,人偶师在魔术战的时候可以再无任何顾虑。

这次他们签订了正规的契约。

在床上的人偶师有着真祖完全没想到的热情。性交本是魔术师之间交换魔力最常规的手段,也是契约的一部分,谢衣却总是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丝毫不会压抑自己本身的欲望。

但他从不会留下来。

某次性事结束后,人偶师光着身体下床去穿衣服。

沈夜看着白色的衬衫盖住自己留在背后的吻痕,开口问道:“仅仅是为了补魔的做爱,都可以让你那么舒服么。”

谢衣的手顿了一下。

“既然不能避免,”他继续慢条斯理地系着扣子,“为什么不去享受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谢衣与事务所的每一个人都变得很亲密,甚至跟最孤僻的瞳都找到了共同话题。

可他跟沈夜,却始终像是在原地踏步,再无进展。

或许就是因为身体太过亲密无间,才让心和心之间留下了距离。

 

沈夜完成工作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再过不到一个小时,情人节就要结束了。

他把桌子上的粉红盒子收了起来,想着明天给瞳送过去。

沈曦的预言是绝对的,那么一定还有什么该发生的没有发生。

他关了灯,正准备走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喘着气的谢衣出现在那里,手里还提着一个透明袋子,里面全是巧克力。

人偶师把袋子放在对方手上。

“情人节快乐。”他说。

沈夜没说话,打开口袋,吃了一块巧克力。

“你做的?”

“嗯。”

“给我做的?”

“嗯,好吃吗?”

“很难吃。”

谢衣揽着沈夜的脖颈吻了上去。

可可加得太多,又酸又苦,确实难吃。

一吻结束,沈夜看着满身月光的谢衣,表情极其柔和。

“你又需要魔力了?”他低声问。

谢衣扬起嘴角:“不是补魔就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

真祖把人偶师揽进怀里,又一次吻了他。

 

END

 

【情人节三天前】

“……沧溟,你真要这么做?”

“明明只要把魔术回路连通就可以一劳永逸,却一直维持那种契约,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太让人着急了吗?”

“说的也对。”

 

【情人节两天前】

“沧溟姐姐,这么说的话,谢衣哥哥就能变成我嫂子吗?”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小曦呀。”

“唔……可是小曦从来没骗过哥哥……好怕会露馅儿。”

“放心,你华月姐姐会帮你的,对不对?”

“对。”

 

【情人节当天】

谢衣在反复制作巧克力失败后一气之下摘了眼镜。

然而初七看到一片狼藉的厨房后,又把眼镜戴回去了。

 


***************************************************************

将近一年没写沈谢了,本以为会卡,没想到反而爆了字数。这感觉就像是他们一直在我旁边,看见我过来,也只是笑着说了句“好久不见”。




作为一个设定控我决定把设定扔上来。


沈夜

真祖与人类的混血,能够使用空想具象化但身为人的一半会带来巨大的反噬,因此平时并不使用真祖之血的力量。如魔术师一般战斗,五大元素使。


谢衣

人偶师,能够制作与本尊完全相同的人偶,随时准备一个休眠的自己。活着的人偶师一旦死亡,休眠的身体便会继承记忆苏醒。

眼镜是切换人格的开关,戴上时让人如沐春风,摘下后则会变得冰冷。第二人格初七诞生于跟沈夜一战之后,与本尊人偶师不同,走近战路线。


沈曦

沈夜的妹妹,真祖与人类的混血。幼时被骗吸血,被沈夜强制陷入沉睡,之后经谢衣重塑人偶身体。

但因真祖之血的缘故,意识转换时出现问题,心智始终为十岁左右的孩子,无法长大。

拥有未来视的能力,能够看到未来,自己并不知情。


沧溟

真祖,能够空想具象化,流月城便是由她维持存在的。吸血冲动快累积到尽头而不再使用精神力。

最后因为冲动无法控制,主动回到流月城陷入永眠(对于不会死的真祖来说,永眠便相当于死了吧)。


华月

由沈夜之父制作的死徒,作为沈夜的储备粮和玩伴,原本是人类,厌憎自己死徒的身份,只吸血来维持生命最低消耗。


在炼金术上颇有造诣的魔术师,能制作出人造人。冷酷的正统魔术师形象,一切都是为了通往根源。拥有顶级的石化魔眼。


十二

瞳制作的第十二个人造人,觉醒了自我意识后自发地跟随瞳,但瞳并不知情。

尽管拥有一流的魔术回路,身体却非常脆弱,无法承受使用高级魔术带来的痛苦。就算不使用魔术,作为人造人想要长久的活下去也很困难,大概只有五年左右的寿命。





15 Feb 2017
 
评论(48)
 
热度(10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