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5)

5.

 

之后的许多年,明台都会想,如果当初没有那么急着告白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

但这世界上终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王天风没有在那天就给他答复,而是约了他周六在一个公园见面。

那天有点闷,天上压着厚厚的云,似乎是要下雨却又一直都没下。

明台急着出门,忘了拿伞。

他提前了五分钟,却看到他的老师已经在湖边等他了。

青年做了三个深呼吸。告白之后的这几天,他已经把可能的结果反反复复想过好几遍。他有把握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失态,反正还有大把的时间待在王天风身边,可以慢慢追求他的老师。

墨菲定律告诉人们,你害怕的事情注定会发生。

明台等到的是王天风直截了当的拒绝。

不是基于师生关系的拒绝,也不是基于年龄差或是同性的拒绝,而是明白无误的“我对你并没有任何爱情方面的想法”。

青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正想说点什么却被对方抢了先。

“还有就是,”他的老师顿了顿,“我很抱歉,虽然你这次拿了第一,但是我不能收你做我的学生了。”

明台呼吸一窒。天边隐隐传来雷声。

“……您、您说什么?”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果你还希望继续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位系里不错的教授作你的导师。”王天风继续道,“或者,如果你想去别的学校,我可以给你写推荐——”

“老师!”明台打断了对方,“您答应过我的……您答应过的。”

他说不出别的来。

而王天风回答他的只有冷冰冰的三个字,“对不起”。

明台不知道自己是觉得气愤还是难过,亦或许两者早就揉在一起了。

“就因为我跟您告白了,您就想把我赶走吗?”他抬高嗓音。

王天风没说话。

“我爱您有什么错!”明台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为什么就连个机会都不能给我!”

“明台,这不是爱,”他的老师平静极了,“这只是——”

一道金蛇陡然划破天际,雷声轰鸣,振聋发聩。

明台脸色煞白,仿佛那雷是劈在他身上一样。

王天风之后又说了些什么,可青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人了,手里被塞了一把伞。

明台抬起头,大雨从天而降。

青年不记得自己是打着伞回的家,还是淋着雨回的家,也不记得那个浑浑噩噩的暑假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感觉自己有些根本的东西在那天被摧毁了,被那个人,被一句话。

直到开学以后,明台才从郭骑云那里知道王天风暑假就飞往美国做了访问学者,而且一学年都不会回来。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定下的事,他竟全然不知。

他以为他们的关系已经很近了,他以为他们对彼此都有好感,他以为他们之间的障碍不过是世俗那些无聊的东西。

他以为的那些原来真的都是他以为。

周二的下午,明台依旧抱着猫食去了那个角落。王天风不在学校,那些猫就只能由他来照顾。可刚转过弯,青年就看见过去喂食的地方站着好几个人。

是猫协的人。王天风在走之前把那些流浪猫托付给了别人。

被拒绝时没有掉下的眼泪,知道对方已经远在万里之外时没有掉下的眼泪,在那一刻突然就下来了。

啊……他和他之间最后的那点东西原来早就没有了。

 

明台不是会沉浸在失恋里的人。说到底,王天风也不过是他喜欢过的人中的一个。青年转过头便接受了一个学妹的告白。

姑娘多好啊,明台知道自己是双性恋,却还是更喜欢姑娘多一些。她们那么温柔那么可爱又那么漂亮,把最火热的心最纯粹的感情捧到他面前。

可这份恋情却维持了不足三个礼拜。

是学妹提出的分手,理由是他的心思从来都没在她身上过。

明台觉得可笑,他是谈起恋爱就会全身心投入的人。这不关乎感情的深浅,只是一种基本的礼貌。

但青年并没有挽留,他在分手的事情上向来尊重对方的意愿。

明台拒绝去想这里面深层次的原因。

再次听到王天风这个名字,是从一个没想到的人的嘴里。

他的大哥明楼。

那本是一次常见的争吵。他跟他大哥因为他毕业之后的去向已经吵过很多次。

“够了!”明楼喝道,“你就不能让大人省点心?你知不知道为了补你上学期捅那个娄子大姐和我操了多少心!”

明台愣住了:“上学期?大三?”

明楼哼了一声:“你真以为那么赶巧啊?王天风在你告白之后就出国了,还一走就是一年。”

明台已经没精力去计较他大哥为什么直呼他老师的名字。明楼的话让他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这话是……什么意思?”他问。

明楼扭过头不去理他。

“阿诚哥……”明台转过来问一直站在旁边的明诚。

“明台,”明诚说,“师生恋是不被学校允许的,一旦有这种苗头出现,作为老师的那方就得负责任。”

“为什么!”明台瞪大眼睛,“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早恋爱自由了!”

“这不一样。”明诚耐心地解释道,“不管是精神上还是实权上,老师都占据绝对主导的地位。换句话说就是,一个老师很容易诱导或者胁迫他的学生。所以,学校这么规定是为了保护处于弱势一方的学生。”

“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明文规定过老师跟学生不能谈恋爱了!”

“这个规定是用来约束老师的,没必要让学生知道。”

“那如果是真心相爱呢?”明台不甘心地问,“也要被迫分开吗?”

“当然可以不分开,前提是老师必须辞职,去别的学校,这样直接的利害关系就没有了。”明诚顿了顿,“你希望你的老师因为师生恋辞职吗?”

青年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且……师生恋很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公平的情况。”明诚斟酌着措辞,“你又希望王天风做你未来的导师——”

明台立刻反应过来二哥是什么意思。

“我跟他问心无愧!”青年嚷道,“老师不会因为私人关系就放水的!”

“你以为你活在无人岛上啊?”明楼的气还没消,“你知不知道你们俩的关系已经被说成什么样子了?连你是明氏集团小少爷的身份都差点被人拿来做文章!”

明台的脸上毫无血色:“所以……老师他是……”

“是为了避嫌。”明诚拍了拍弟弟的肩膀,“他是为了你的未来才离开的。”

青年知道二哥是刻意说的轻巧,为了不让他太过自责。

“所以好好准备你的申请,毕业就出国!”明楼说。

这回明台什么都没说。

弟弟的沉默让明楼的态度缓和下来。

“明台,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你想的那么友善和美好,”他叹了口气,“只是有人帮你挡住了而已。”

 

大四剩下的那几个月,明台过得很平静。他向国外的大学递了Master的申请,也拿到不少offer,跟家里商量后决定去美国东海岸一家不错的私立大学读研。

转眼就到了毕业季,毕业典礼是在体育馆里举行的。明台被选为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他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演讲稿放回兜里,从一件小事开始说起这所学校带给他、带给他们这届学生的成长和回忆,其间妙语连珠,引得阵阵笑声。

发言结束后,在不间断的掌声中,明台一边微笑,一边用目光扫过体育馆的观众席。

王天风的身影就这样突然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就像当初他在图书馆楼上看见他那样。

他的老师好整以暇地站在入口边上,和所有人一起为他鼓掌。

他还是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他知道,那肯定是很温柔的模样。

 

就在那刻,明台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一件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可以算得上天方夜谭的事。

 

——或许,这一生,他都不会再爱上另一个人了。

 


26 Feb 2017
 
评论(38)
 
热度(114)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