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6)

6.

 

没课的日子,王天风还是会早起。

明台头发凌乱,眼神呆滞地打招呼时,他正在煎蛋。青年恢复业界精英模样后,早餐也端上了桌子。

他们家的早餐是中西式轮着来,这是合住以后改的习惯。原本王天风早上是吃面、粥、包子一类的东西,明台住进来以后便随着他的口味吃。然而某天端上桌的却是烤好的面包,煎蛋、香肠和果酱。

“其实您不用特别为我改习惯。”明台边抹果酱边说,“您做什么我都喜欢吃。”

此言不虚。自搬家以来,青年体重的变化让他的健身教练不得不给他重新拟定运动计划。

“偶尔也想换换口味。”王天风说。

明台没多说什么,只是在周末去超市的时候主动把两种吃食都放进推车里。

吃过饭之后照例还是青年洗碗。他干完活儿,对着门厅的镜子系好领带,穿上西装外套,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公文包。

“那我走了。”他说。

他的老师点头:“注意安全。”

因为打算出一本新的教材,上午的时间被王天风用在整理资料上。

他看了两个小时的东西,正打算休息一下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明台打来的。

“喂?”

“老师,”明台听上去有点急,“您在家吗?”

“我在,怎么了?”

青年在电话那边出了口气:“太好了……您能帮我个忙吗?”

“你说。”

“我房间的桌子上有一台电脑……”

王天风起身,来到明台的屋子。

“嗯,我看见了,然后呢?”

“电脑里有份文件半个小时以后的会议要用,昨天拿回家改结果忘了拷进云盘里……”明台的声音里透着懊恼,“就放在桌面,只有它一个。您能通过邮件给我发过来吗?”

“好。”王天风打开电脑,“密码?”

“376——”青年突然收了声。

王天风等了几秒也没听见对方继续。

“376,然后呢?”他开口问。

电话那端还是没有声音。

王天风看了眼屏幕,并没有挂断。

“明台?”他觉得奇怪,“你不是着急要么?”

“呃……嗯。”青年终于说话了,“……那个,我电脑的密码从大学开始就是这样的,后来觉得用顺手了就没换。”

莫名其妙的解释。

“所以密码是?”王天风耐着心又问了一遍。

这回明台没有犹豫:“3769,1131,7364。”

王天风觉得这组数字有点熟悉,但他还是先帮明台把文件发了过去。青年收到以后,道了谢,然后匆匆忙忙地挂断了电话。

关上电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王天风把密码写在了纸上。那股熟悉感,还有明台支支吾吾的态度让他产生了好奇。他对着这十二个数字看了会儿,忽然想到什么,用手机一查,果然如此。

王天风对这组数字有熟悉感真是再正常不过。他每次办美国签证都要写。

那是他名字的中文电码。3769是王,1131是天,7364是风。

明台竟然用他的名字做电脑密码,难怪刚刚会那么窘迫。

不过用顺手这个解释合情合理,他自己电脑的密码也是多年没有变过。

王天风没多想,继续埋头在各种资料中。

 

下午的时候,有个包裹被送到家里。

王天风看了眼地址,是兄嫂从重庆寄过来的。

他父母过世得早,跟兄长算得上是相依为命。哥哥结婚生子,一直都留在重庆,而他则在大学的时候离开了老家。

每年,嫂子都会自己做些那边常吃的东西,密封起来寄给他。今年也不例外。

王天风打开包裹,看到里面有腊肉,香肠,还有一小袋的糍粑。糍粑是做给明台的,因为青年说喜欢吃这个。

明台和兄嫂的碰面是个意外。

那是去年的寒假,王天风回家过春节,定好元宵节以后才会回来。明台恰好因公事去重庆出差,便约好一起吃顿饭。

王天风带明台去了一家味道不错,不全是辣味的餐馆。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哥哥。

“你说有约,我跟你嫂子就想着也出来吃个饭。”哥哥说,“没想到跟你碰上了。”

“这位是……?”他把目光转向了明台。

青年赶忙起身:“我——”

“他是我以前的学生。”王天风说,“来这边出差,一起吃个饭。”

兄长露出一个熟悉的、了然的笑容。

“你就是天风现在的室友……明台吧?”天知道他是怎么想到的,“我弟弟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您太客气了!” 明台显然慌了下,“是我给老师添了很多麻烦。”

“既然碰到了,不如去我家坐坐?”哥哥提议道。

明台没答话,而是看向王天风。

他的老师叹了口气:“……如果你今天下午没事的话。”

青年点点头:“那就打扰了。”

表情是难得的拘谨。

刚进家门王天风就被嫂子拉去厨房帮忙,只剩下哥哥和学生在客厅。

等他端着水果出去时,聊天的两个人不知道为什么都在笑,看上去很投缘。

明台看到老师过来,很自然地起身接过对方手里的东西,放在茶几上。

“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嫂子问出了王天风想问的话。

“很多小事。”哥哥轻描淡写地说。

明台在讨年长女性喜欢这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没聊多一会儿,嫂子已经热情地留他吃饭了。

这次青年以公事应酬为由婉拒了。

“别喝太多。”王天风习惯性叮嘱道。

“嗯,知道了。”明台说。

兄嫂若有所思地对视一眼。

之后的话题就开始变得有针对性。明台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回话都变得谨慎了很多。他们从现在的生活往回聊,聊到了明台的留学时代。

“当初你独自出国,家里人很不舍吧?”嫂子说,“我们不住在一起,天风突然要走那次都——”

明台不自然地低下头。

“嫂子,那次是我不好,应该提前讲。”王天风笑着打断对方,“在我学生面前,就别说这个了吧。”

“啊……是是是。”嫂子连忙说。

“家里人还行。”明台接过话头,“我大姐开始有点不放心,非让二哥给我请个保姆。后来看我自己生活得挺好,也就没再管什么了。”

“你有好几个哥哥姐姐吗?”

“嗯,我是领养的。”明台坦诚地说,“我二哥也是。只有大姐和大哥是亲姐弟。”

“他们很爱我,我也很爱他们。”青年微笑道。

“有你这样的弟弟,”兄长的眼中流露出赞许,“他们一定很幸福。”

明台有点不好意思:“过去不懂事的时候给他们填了不少麻烦……尤其是我大哥。”

“我跟他没少吵架。”青年似是无意地说,“他叫明楼。”

“明楼……”哥哥微怔,“天风,你大学同学里不就有一个叫这名字吗?”

明台掩下眼底的神色,旋即挂上一副吃惊的表情。

“我大哥跟您是大学同学吗?”

王天风瞥了他一眼。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是。”他说。

“真没想到啊……我大哥在家里也没提过这事儿。”明台说。

嫂子笑了:“天风上大学的时候倒是没少提你大哥。”

“都说什么了?”明台看上去很感兴趣,“我大哥的大学时代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话题至此被拐到了另一条路上。

漫长的聊天结束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除了王天风以外的三个人都很满意。

临走的时候,嫂子递给明台一个口袋,里面是自己手工做的糍粑。

“带点糍粑走吧。”嫂子说,“你难得来趟重庆,可以拿回去给你哥哥姐姐们吃。”

“我正愁不知道该带什么回去呢,”明台灿然一笑,“太谢谢您了。”

后来,兄长拜托去美国出差的明台顺道给同城读书的儿子带东西时,王天风才知道自己的哥哥跟自己的学生已经是加过微信,偶尔聊天的关系了。

他对他们聊些什么一点都不感兴趣。

 

王天风把寄来的吃食全部拍下来,给明台发过去。不一会儿就收到一个惊喜的表情,还有句加了好几个感叹号的“今天我要早点回家”。

美食的魅力无限大,明台真的比以往早了不少回来。

餍足之后,青年乐颠颠地倒在沙发上,跟他的老师一起看电视。

“对了,老师,您这周六晚上有时间吗?”他问。

“有,怎么了?”王天风说。

“我拿到两张话剧票。”

“什么剧?”

“屠夫,首场。”明台说,“中间的位子。”

王天风眼睛一亮:“这票可不好拿。”

《屠夫》是以二战时被德国统治的奥地利为背景,讲述了一个普通家庭因战争分崩离析的故事。

市内著名的艺术剧院为了反法西斯纪念日,不仅复排了这出经典话剧,还特别请来了院里最德高望重的老话剧演员出演,年纪最大的那位已经有八十高龄。因此这版《屠夫》也被称为该剧院老艺术家的绝唱,话剧票更是早早便卖光了。

明台有点得意:“一起去看?”

“好啊。”他的老师应道。


04 Mar 2017
 
评论(40)
 
热度(98)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