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8)

看完这节,再翻回去看上一节的最后一部分,大概会有不同的感觉。


8.

 

王天风最近很忙。系里的课程改革,新书,他自己的项目,带的研究生的论文,还有要上的课,所有的事情都堆在了一起。就算是他,也不得不花上很多时间伏案工作。这几天的晚饭都变成由明台负责。

“老师?”伴随着敲门声的是明台的声音,“我可以进去吗?”

王天风停下敲电脑的手:“进来吧。”

青年端着一盘切好的芒果走过来。他把果盘放在桌子上,随便拉了把椅子坐。

“吃点水果吧。”明台说,“啊……您看起来很忙啊,要不我喂您?您继续写?”

说着他竟真拿起插在芒果上的叉子递了过去。

“别闹。”王天风笑着接过叉子。他明白青年其实是想让他停下来歇会儿。

明台看上去有点遗憾,但就是一瞬。他也拿起块儿水果吃起来。

“对了,我明天有个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王天风说,“晚饭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

明台点头:“知道了。”

吃完之后,青年没有继续打扰他的老师。

“您别弄太晚。”他叮嘱了这么一句,然后就拿着空盘走了。

第二天系里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王天风回到办公室,刚收拾完东西,明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会议结束了吗?”

青年听上去是在外面,电话里有风的声音。

“嗯,刚结束。”

王天风一手拿电话一手拿包,关灯锁门,然后就往楼下走。

“您还没吃晚饭?”

“是啊。”

“我也没吃,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可以,你现在在——”

“哪里”两个字还没说出来,他就看到明台站在办公楼的门前,旁边还停着青年的爱车。

明台看到老师出来,笑着挥了挥手。

王天风下意识地想问“你怎么会在这儿”,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记得这里不让停车。”

明台为什么会在这儿,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青年眨了眨眼睛。

“可能我长得比较帅,所以他们都不跟我计较。”他大言不惭地说。

王天风笑起来:“等了多久?”

“没多久。”明台说,“顺便去见了一圈过去的老师,可惜我来的时候有几位已经回家了。”

“没关系,今年十月份校庆的时候,你还可以再过来见他们。”王天风说。

明台负责开车。他的老师放下副驾驶的椅背,找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半躺半靠着。

“要睡会儿吗?到地方我叫您。”青年提议道。

“好。”王天风回了一句,合上眼睛,看起来是真的挺累。

明台把车开得很稳,可惜路况算不上好,走走停停的,不知道会不会让老师睡得不踏实。又一次被迫停下后,青年无聊地转过头去看窗外,发现他们正巧停在家附近的那个公园门口。

他跟王天风的一切都结束在那个公园,过去是,现在也是。

那是明台搬过来半年以后的一个周五,他步行回家的时候,看到王天风和一个女子从公园的门口走出来。女子的表情看上去很难过,像是在强忍着泪水。明台看着她跟王天风道别离开后,才走过去跟老师打招呼。

“刚才跟您在一起的那位……”青年努力回想着,“……是小刘老师吗?”

明台说的这个人是他大四那年才进他们学校政管教书的年轻老师。

“你上过她的课?”王天风问。

明台摇头:“没有,就是打过几次照面而已。”

王天风没接话。

“您饿吗?”明台按住内心的好奇。

“还行,怎么了?”

“我知道东边开了一家新店,越南菜,穿过公园就能到,去试试?”

王天风看了眼表,现在回家再做饭是有点晚了。

“可以,走吧。”他说。

两人在公园里边走边闲扯,扯着扯着话题就被带到小刘老师身上。

“我看着……她刚刚像是要哭啊?发生什么了?”明台佯装随意地问道。

王天风瞥了他一眼,青年努力藏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

“没什么,”他的老师还是回答了,“我拒绝了她而已。”

“哎?拒绝?告白吗?”明台心头一紧,“小刘老师跟您告白了吗?”

“怎么,不行啊?”

“没有没有没有……您那么有魅力,跟您告白再正常不过了。”青年故意用油嘴滑舌的腔调说。

“少来。”

“不过这里离学校也不近,您特地把她约过来的吗?”

明台觉得有点似曾相识,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谁知道王天风毫不犹豫地承认了。

“是啊。”他说,“这里景色不是很好吗?”

青年差点笑出声来。

“您……咳咳……”他假装自己在咳嗽,“您是觉得,被拒绝以后,看看好风景心情能好一些吗?”

王天风没理他的调侃。

“啧啧啧……这里埋葬了多少真心。”明台夸张地说,“真好奇啊,当初俘获您的心的人是什么样子。”

“俘获我的心?”

“对啊,比如初恋情人什么的。”青年的语气里透着八卦的兴奋感,“老师,您的初恋情人什么样啊?”

“没有。”王天风说。

“没有?”明台一怔,“您过去没谈过恋爱吗?”

“没有。”

“也没有喜欢过别人?”

“没有。”

“单方面的也可以呀。”明台不死心地问,“一时心动也算啊!”

王天风想了想:“没有。”

“……听上去像是Aromantic啊。”青年半开玩笑地说。

“那是什么?”

“无浪漫者。”

“无性恋?”

“不,”明台摇着头说,“两个不是同一种概念。”

他因为自己本身是双性恋,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便和LGBTQ组织的人有过接触。无浪漫者就是那个时候了解到的概念。

“无性恋是无法从任何人身上感受到性吸引力,简单的来说就是不会产生性欲。而无浪漫者……”青年顿了顿,“是无法感受到爱情的吸引力,他们不会爱上任何人。”

“无浪漫者从根本上没有对爱情的需求,所以也从来不渴望爱情。他们的情感需求可以被亲情、友情……”他咽下“师生情”三个字,“……来满足。”

他的老师静静听着,什么都没说。

明台突然停下脚步。

王天风停在对方两步远的地方。他转过身看向青年,眼里透出询问的意思。

“老师,”明台一字一顿,问得极其认真,“您是无浪漫者吗?”

存在的东西,就算是属于别人的,也有办法抢过来。

可如果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要怎么办?

青年期盼着一个否定的答案。那不仅说明他所求的还有希望,也说明他的老师重新界定了他们的关系。

可王天风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我从来都没有把恋爱或是结婚放在未来的规划里,”他说,“或许它们确实不是我人生必要的组成部分。”

 

从那天起一切都结束了。明台想。他的感情变成了单方面的梦,只属于他自己的梦。

青年把车停在餐厅门口,侧过头去看睡在身边的人。

甘心吗?永远只能这样看着他。

不甘心吗?每天都可以这样看着他。

明台想起曼丽在机场问他是不是还爱着王天风。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又有什么翻涌起来,叫嚣着,嘶吼着。

他忽然很想吻他,这是他一次都没有尝试过的事。

明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一点一点凑了过去。

他们的距离变得很近,非常近,近到明台可以看清王天风的眼睫毛,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青年知道,就算他真的吻下去了也不会改变什么。

“我对你并没有任何爱情方面的想法”这句话里的“你”大概并不是特指,而是泛指。

如果不是一巴掌的话,他得到的就会是一句“谢谢你”。

明台不想再听一遍了。

所以在看话剧的那个晚上,他阻止了对方把话说出口。

王天风很重视他,也很在意他。有的时候明台会自恋地想,抛开家人,他是老师最重视的人。

但他也清楚,王天风所能给予他的东西,和他所期待的,并不一样。

而且很可能,永远都不会一样。

青年心中翻涌的情感瞬间平静了回去。

他向后撤了几十公分,端详起王天风来。

他的老师睡得很安稳,很轻松,对他完全信赖,毫无防备。

这样就足够了。

他的心中生出一种刺痛自己的满足感,痛得让他清醒,满足得让他能够管住自己的感情。

“老师,我们到了。”青年低声说。

王天风睁开眼睛。他的眼中一片清明,完全不像刚睡醒的模样。

“嗯,”他捏捏眉心,“我们走吧。”

 

 

***************************************************************

之前打了好长一段话,想解释下为什么机场曼丽问的时候,明台说他不知道。

结果上周三看某个日剧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句台词可以说明全部。

“喜欢到忘记自己对他的喜欢”。

 

“有点奇怪吧?”

“很耀眼啊。”




17 Mar 2017
 
评论(45)
 
热度(109)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