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事实恋爱 (9)

9

 

周六的晚上明台去参加了大学的同学聚会。这种聚会上不管是喝酒、聊天、还是唱K,他永远是最闹腾的那个,很少会好好吃东西。所以王天风在接到他“差不多结束了”的微信后,就开始煮鱼片粥。

草鱼是当天从市场买回来的,新鲜得很。王天风将鱼肉剔下来之后,将鱼头和鱼骨放进冰箱的冷藏室,以后做高汤用。

煮粥是个需要时时盯着火的事儿,他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在厨房看着。其实不这么麻烦也可以,冰箱里有速冻食物。可一想到明台吃自己做的饭时兴高采烈的模样,也就不觉得有什么麻烦了。

米粥煮好,刚把鱼片下进去的时候,青年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王天风一手拿电话,一手用勺搅拌着锅里的粥和鱼片。

“老师。”明台的身边似乎还有其他人,听上去有点吵,“真对不起,我——”

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不小的声响,像是手机摔在了一边。

“明台?”王天风问,“没事吧?”

“……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

一个陌生的女声传了过来。

“我从英国回来就是为了你,我连剧院的工作都辞掉了……明台…明台……”

女子说话带着哭腔,还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似乎正在哭。

“我爱你……明台……”

王天风正想挂电话的时候,明台说话了。

“惠惠……”他的声音里夹着一点儿无奈和满满的温情。

王天风下意识地握紧电话。

明台接着又说了什么,反正都是些抚慰的话。

“乖,等我一下……喂?老师?”青年像是终于想起电话还通着,“抱歉,我今天不回去了。”

他说完这句之后就匆匆挂断了,甚至没等对方回句什么。

说好会回来却没回来,这好像是第一次。

王天风沉默地看着在锅里“咕噜咕噜”煮着的鱼片粥,过了好久,才把火灭掉。

 

明台挂断电话以后,伏在身上的女子把头埋在他的脖颈处,不断有热气吹过来。

“惠惠,曼丽还好吗?”他突然说。

女子猛地抬起头,看了青年几秒,利落地从他身上起来,坐到床边。明台也跟着起身,坐在她旁边。

“你打击到我了。”女子皱着眉说,“我好歹也是个专业的演员。”

要不是脸上还带着泪痕,谁能想到她刚刚哭过。

这个被明台喊做“惠惠”的人本名惠岳,是明台的大学同学,戏剧社的一员。惠岳在大三的时候转学去了英国,本科毕业后就走上了职业的戏剧演员道路。

她是明台喜欢上王天风之前,交往过的最后一任女友。

“没有人告诉过你吗?”明台说,“你在演戏的时候,左手的食指会不自觉地曲起来。”

惠岳有点惊讶地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没有……可能除了你以外,没有人注意到这点吧。”

“曼丽很好。”她终于回答了明台最开始的问题,“她的男朋友又高又帅又体贴,家里还有一座真正的城堡呢,可比你强多了。”

明台微笑起来:“那会儿谁能想到你跟她现在会这么好。”

于曼丽和惠岳作为戏剧社女主角的AB角,之间的火药味一直很浓。明台跟惠岳谈恋爱的时候,于曼丽还跟他闹过绝交。

“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是已经说过了嘛,”惠岳歪着头,“为了你。”

“为了我?”

“曼丽跟我说,有个笨蛋一直在原地踏步。怎么样,我刚刚是不是演的很像那么回事?”她邀功似的扬起下巴。

“手机离那么远,听不见的。”

“那可不一定。”

“就算听得到……”明台顿了顿,“他也不是可以随便试探的人。”

“如果这都刺激不到,你不如放弃算了。”

“如果我能这么简单放弃的话,你也不会回来了不是吗?”

惠岳站起来,从房间的冰箱里拿出两罐啤酒。她丢给明台一罐,明台单手接住了。

“那这样如何?”她又道,“你突然离开他,他觉得奇怪就会来问你,然后你就可以说你爱了他整整六年,实在没办法继续以朋友或是学生的身份面对他,然后他就会发现自己有多离不开你。”

明台笑得前仰后合:“惠惠,你这几年看了多少言情小说啊。”

惠岳嘟起嘴:“我这可是在帮你!”

“对不起对不起……”明台忍着笑,“你不了解他,这种套路对他没用的。”

“为什么?”

明台移开目光:“你信不信,如果我真的这么说,他会说‘让你这么痛苦真是对不起,祝你幸福’。”

惠岳哑然。

“你确定他在意你?”她问。

“我确定。”明台说,“但不是那种在意。”

惠岳蹙眉:“所以你真的单恋了整整六年?”

她的话着实有点刺耳。

明台苦笑:“……大概吧。”

“这可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你会干出来的事。”惠岳说,“明台,你不需要活得这么痛苦。”

“人总是会变的。”明台试图转移话题,“你这些年在英国——”

“真的不是因为你一直得不到,才这么执念的吗?”惠岳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在他之前,还没有谁是你拿不下来的吧。”

明台叹了口气:“惠惠……”

“是执念,是习惯,还是依旧爱着,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明台不说话了。

惠岳重新坐回他身边。

“我刚刚说的话也不只是在演戏……”她低声道,“明台,我后悔了,我当时不应该放弃你去英国。”

“你现在说这些……”

“我真的辞掉了剧团的工作,真的回来了。”惠岳继续道,“我会在你身边,不会再走了。”

明台抬头看向她。

“和他不同,我是真的需要你,也是真的在乎你。”惠岳说,“我不想看你继续痛苦下去。”

“王天风他……”

明台想说点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你心里清楚,他不是不知道你的感情。他回应不了你,就只能无动于衷——不是他主观上想要这样,而是他只能这样,他理解不了你的痛苦,也感受不到。”

“这样的话,你待在他身边又有什么意义呢?和他生活在一起,就好像真的是在同居谈恋爱一样,用这种方式延续你的单恋梦,不是很傻吗?”

“况且他真的需要你吗?只是因为你恰巧出现,所以他就接受了。如果哪天你走了,他也不会挽留,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对不对?明台,你说得出‘他需要我’这四个字吗?”

明台始终沉默着。

“你生气了?”惠岳问,“我刺痛你了,是不是?”

“没有。”明台说。

“你生气了。”她用肯定的口吻说,“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生气的时候,表情会特别平静。”

明台又不说话了。

“瞧,你还是过去的你,我也还是过去的我。”

惠岳的手覆上了明台的手。

明台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还是他当年最喜欢的那一款。

“你对我……也还有感觉吧,不然刚刚你不会说不回去了。”

明明知道她是在演戏。

“放弃那个不能实现的梦,”惠岳的目光里全是怜惜和爱意,“我们重新开始吧。”


24 Mar 2017
 
评论(47)
 
热度(110)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