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6)

26.

 

回到卧室,明台把领带一解,仰面躺在床上,王天风则饶有兴致地参观起小男朋友的卧室。独立的衣帽间放着各种衣物,半自动可转的衣架能把明台需要的那套衣服直接转过来,玻璃台子下面排着各式领带、皮带和手表供明台选择。浴室与衣帽间差不多大,淋浴和浴缸分开在两边,大理石台面非常干净整洁。两米五宽的大床随便明台怎么滚都不会掉在地上,纯木的柜子跟地毯的颜色非常搭配,柜子上放着明台从世界各地买的纪念品,明家的全家福照片,和他母亲的照片。

最吸引王天风目光的,还是卧室里的书柜。书柜的最上层整整齐齐地放着一排熟悉的册子,都是他出版过摄影集,初版,再版全部都有,甚至有自费出版,发行量极少,只有圈内人才知道的册子。王天风把那本摄影集拿了下来。

“这本是阿诚哥给我的生日礼物。”明台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背后,拦腰将他抱在怀里,“我一直很珍惜。”

整本摄影集能在边角看出经常翻阅的痕迹,但内页仍显得非常新,看得出持有者很爱护它。王天风翻到扉页,盯着他自己的签名看了几秒。他习惯用钢笔签名,用油性笔的次数很少,再加上是这本摄影集……郭骑云什么时候和明诚的关系这么好了?他都不知道。

“想什么呢?”明台鼓起嘴巴,似乎对老师忽视他很是不满。

“我在想……你这里或许比我那边收的还要齐。”王天风反手揉揉学生的头发。

明台得意起来:“我喜欢您那么多年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王天风把摄影集放回原处,继续浏览明台的书柜,一半是摄影相关,剩下一半的范围很广,历史、政治、经济、文学、音乐全都有,最后他注意到了下面一个全黑的册子。

“这只是我常看的一些,其实大部分书都是隔壁的书房——等等等等!”明台从对方手里抢过那个黑册子,“这个不行!”

“为什么?”

“还没有完成!”明台把册子抱得紧紧的,“完成了我会给您看的!”

“好。”王天风没有坚持,“我先去洗澡。”

“嗯!”明台目送老师进了浴室,把黑册子重新藏在放杂物的矮柜里面。

 

另一边,明诚刚刚汇报完明楼第二天的行程。

“嗯,我清楚了。”明楼揉揉眉心,“那疯子送了你什么?”

明诚合上笔记本:“爱马仕的领带。大哥呢?”

“没拆,不知道。”明楼示意沙发,盒子完完整整地摆在茶几上,“你想要的话就给你了。”

本着“不要白不要”的信条,明诚径直走到沙发那边开始拆礼盒。

“……你还真要啊?!”

明诚停手:“你反悔了?”

“我有什么好反悔的,那疯子能送什么好东西!”明楼不屑地说,“你想要就要。”

明诚打开礼盒,就看到里面的东西被纸和塑料泡沫包的严严实实。他费心费力拆了半天,终于从层层保护里面取出了——

 

一块石头。

一块很圆的石头,形状和明楼的头很像,不知道是不是悉心挑选的,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蠢”字。

 

“那里面是什么?”明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明诚赶紧把石头放回去,合上盖子。“空的。”他抬高声音说,“什么都没有!一会儿我去扔了。”

“我就知道……”明楼一副“如我所料”的模样,“幼稚!”

“说起来,大哥,”明诚赶快转移话题,“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大姐说汪小姐的事情?”

明楼叹了口气:“她本该这周就回去,却为了我一直拖着……你说,大姐对王天风都这么好,对他跟明台谈恋爱也不反对,会不会……?”

“说不定。”明诚含糊地说。

“毕竟曼春现在跟汪家已经没关系了。”明楼也不知道是想说服谁,一条一条地列举,“时间过去那么久,她待我一如当初,大姐就是心肠再硬,也该动容了吧。”

“大哥,我不知道大姐现在是怎么想的,但如果你不开口,什么转机都不会有。”明诚知道此时自己应该推上一把,明楼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

果然,大哥颔首:“你说的对,我知道了。”

 

一周后,明台带着王天风去了母亲的墓地。每三个月去扫一次墓,和母亲说说话,是青年固定的功课。过去都是明镜陪他去,这次大姐提议让王天风陪他。

“您有时间陪我去吗?”明台问。

“周日吗……”王天风看着日历,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复杂,“可以。”

“如果您有事也——”

“可以,我陪你去。”

开车来到墓园,他们借了水桶和抹布,又买了一束花,一路上山,来到明台母亲的墓地前。做完简单的清洁后,明台单膝蹲下,把花放在墓碑前。

“妈,我来看您了。”他说,“今天陪我来的不是大姐,是老师,我跟您提过的,我最爱的老师,王天风。”

“托妈的福,我跟老师正式交往了,大姐也同意了。我会好好跟老师在一起,尽我所能地爱他,守护他,让他每天都能过得开开心心的。”

“希望妈能一直保佑我们。”

语毕,明台双手合十,在墓前拜了拜。

“过段时间我就要跟老师一起去北极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妈最喜欢的极光……”

青年絮絮说了许多,仿佛母亲没有离开他,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聊天。王天风看着面带微笑的学生,心底变得无比柔软。他像明台刚才那样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在心底向明台的母亲暗暗发誓,自己会把全部的感情都给予青年,护他周全,让他幸福。

跟母亲说完话之后,明台起身,拍了拍膝盖。

“可以了,老师,我们回去吧。” 

王天风犹豫了一瞬:“……你能陪我去个地方吗?” 

“好啊,您想去哪里?”

“就在那边。”

王天风所指的是一片墓区。明台隐约感觉到了什么,点点头,没有再问。两个人一前一后沉默地走着,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王天风停下脚步。

“老师……?”青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某块墓碑前站着一位有点眼熟的女性,年纪跟明诚差不多。那位女性也注意到了他们,主动走了过来。

出乎明台意料的是,她并没有跟王天风打招呼,而是转向了他。

“你好,你就是明台吧?初次见面,我是你大哥二哥的朋友,我叫宁晚晴。”

宁晚晴?青年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你好。”他礼貌地说。

“一会儿能一起吃个便饭吗?”她问。

“呃……抱歉,”明台看向王天风,“我跟老师还有点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宁晚晴回身看了看她刚刚扫过的墓,“还是算了吧。”

“今天是哥哥的生日,他怎么会乐意见到害死他的凶手?”

她终于看向站在旁边的王天风。

“为什么你总能厚着脸皮来这里?你害死了我哥哥,现在又打算害死楼哥的弟弟吗?”

 

 

TBC

28 May 2018
 
评论(25)
 
热度(4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