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7)

27.

 

明台想起来了。王天风家的暗房里唯一一张带他自己的照片中就有眼前这个人,她比照片中显得更为成熟,也更加锐利。

原来她就是宁海雨的妹妹,宁晚晴。

“晴姐,”青年主动打破有些紧绷的氛围,露出他的招牌笑容,“我听阿诚哥提起过你,他说你们过去经常一起玩儿。”

“是么?”宁晚晴的表情也柔和了些,“我之前都在外地工作,最近才调回来。”

“晴姐想去哪儿吃饭?现在就走?”明台边说边悄悄捏了捏王天风的手心。老师立刻明白学生在想些什么,他想把宁晚晴带开,让自己可以去扫墓。

“就我们俩?”女子故意问道。

“就我们俩。”青年看向老师,“要不您先回去?我下午再回工作室找您。”

王天风叹了口气,最后看了眼故友的墓碑,转身离开了。

在明台的提议下,他和宁晚晴去了一家离墓地有点远的西餐厅。点单完毕后,青年率先开了口。

“晴姐,我大哥是不是没少跟您提我啊?”

明台用头发丝想想都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不可能是偶然。从大姐突然提议让他们一起来给他母亲扫墓,到现在遇到刚刚回来的宁晚晴,明楼用了什么手段说了什么话青年并不在意,他清楚大哥的目的是什么。

“你大哥?啊……”眼前的女子并不知道这对兄弟不久前还在互相斗法,“他说你现在找到了喜欢的事,发展的挺好,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你跟王天风谈恋爱这件事。”

“因为过去的事?”

“你知道?”

“一点点。”明台说,“大哥不肯跟我说,晴姐愿意告诉我吗?”

“……”

“我需要知道。”

宁晚晴凝视青年:“你和你大哥说的真是一模一样。”

“……冲动无知?”明台想不出什么好词来。

“无所畏惧。”她说,“你就不怕王天风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我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王天风是什么样的人。”明台说,“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

“就像我刚才说过的那样。”宁晚晴的语气顿时冷了许多,“他害死了我的哥哥。”

“我听说他们是大学时相识的好友,毕业就一起当了战地摄影师。”

“哥哥最开始没有想当战地摄影师,他很喜欢小动物,喜欢拍动物,他只想拍拍这些轻松的东西而已。”提及哥哥,宁晚晴的心头涌起悲伤,“他会去战场都是因为王天风。”

“你是说……是老师劝他去的?”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某天我哥回到家就跟爸妈吵了一架,我头一次看到他们吵得那么凶。他不顾爸妈反对坚持要跟王天风一起去参加什么战地摄影师的培训,然后一起上战场。我问他为什么,他跟我说……说……”

“需要有那么一个人拽着王天风,让他能回到文明世界来,不然他就会真的像一阵风一样,融进那个世界里,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回不来?”明台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爸妈也无法理解。”宁晚晴说,“哥哥就那么背着行囊走了,跟王天风一起。”

“半年后他平安归来时,我们全家喜极而泣。什么理解不理解都不重要了,哥哥用他的照片证明了他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而王天风……被他带回了我们家,我爸妈几乎把他当成第二个儿子来疼爱。”

“时间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我们等着他们回来,又送他们走,每天关注着那些战乱地带的新闻,提心吊胆,盼着报平安的电话,直到……那个冬天。”

“对方突然空袭平民区,也炸到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失联的那些天,我们全家都吃不下饭,四处求人找人……最后是楼哥找到了在医院里养伤的王天风。”

“他活下来了,我哥没了。”

“我不信,我要过去,可是那边全线封锁,根本过不去。两个月后,王天风回来了,带着我哥的死亡诊断书和骨灰。”

“你是不是以为我是迁怒他?”宁晚晴摇了摇头,“不是的,那时候爸妈和我都没有怪他。去战场是我哥自己的选择。我爸甚至担心他会有PTSD,还帮他请了心理医生。”

“然而……”

她自嘲地笑起来。

“没过多久,他就被提名了RC金奖,然后拿到了这个大奖。各种宣传报道赞美他出生入死,面对空袭时没有逃跑而是拿起相机云云。”

“可是你知道吗?他获奖的那张照片里拍到了我哥出事的地方!前一天我哥还在几乎相同的位置拍过照片给我看!那张照片被他传出去当作对比图用!”宁晚晴双眼通红,眼泪在眼眶中翻滚。

“你知道我哥是怎么死的吗?失、血、过、多!”

她咬着后槽牙,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王天风哪怕有那么一刻放下相机去找我哥,他就不会死!”

明台沉默着把手绢递了过去。

“……抱歉。”宁晚晴接过手绢,擦拭了下眼睛,平复呼吸,“我失态了。”

“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就去问他,他根本说不出一句解释的话,只有廉价的‘对不起’!”

“我哥死前得有多绝望……”

“王天风或许是个敬业的战地摄影师,但他是个冷血的人。我哥和他那么久的交情,于他而言也不过是说舍弃就舍弃,不,可能他在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想起来过。”

“这就是为什么楼哥那么担心你,他怕你会像我哥那样跟着王天风去了,又被他直接舍弃。”

“你明白吗?”

 

“老师?老师?”

“嗯?”王天风恍然回神,“怎么了?”

“我已经定好机票了,下下周就走。”于曼丽又重复了一遍,“您没事吧?”

“没事。”王天风说,“到那边之后有不适应的地方就直接说。”

“好。”于曼丽本想再说些感谢的话,可总觉得老师状态不对。她有点担心地给明台发了一条微信,就告辞离开了工作室。

于曼丽走后,王天风把镜头全部拿出来,又擦了一遍,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

他清楚宁晚晴会跟明台说些什么,他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可是明台……现在的明台不是前世那个历经风雨,在暗夜前行的学生,只是一个倍受宠爱、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小少爷。

明台会理解他吗?明台会接受他吗?

……明台会离开他吗?

王天风把所有可能的情况全都想了个遍,得不出一个确定的答案来。从他们分开已经过了将近五个小时,明台一直没有联络他。王天风忽然觉得自己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了解这个明台,他潜意识地把过去的影子投射在现在的人身上,导致了太多的想当然。

 

门响了。

王天风抬起头,看见明台站在工作室门口,静静地望着他。

“明台,”他走过去,“你回来了。”

“老师,”明台一动不动,只是看着他,“她说的是真的吗?”

 

TBC

04 Jun 2018
 
评论(30)
 
热度(5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