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8)

28.

 

回工作室的路上,明台设想过无数可能的摊牌情况。他并没有完全相信宁晚晴。不是因为她会说谎,而是任何被转述的事情都会多了个人的倾向性,那是她的真相,却不一定是真的真相。面对学生兼男友的询问,王天风可能会含糊其辞,也可能会直接简短地说一个“是”或者“不是”,一切从那里才开始,这也是明台没有把握的地方,他不知道在自己的追问下,王天风到底会不会坦诚地告诉他过去到底发生过什么。青年不想像过去那样,像他被哥哥姐姐对待那样,被当成一个孩子。

他不怕什么残酷的真相,他怕他不肯告诉他。

“跟我来。”

王天风只说了这三个字,便转身上了楼。青年一语不发跟着老师来到办公室,看着对方打开里面放着的保险柜,拿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他。明台从里面抽出两张纸来,上面打印着一些字,第二页的下面有一个手签的签名,“宁海雨”。

“这是……?”

“遗书。”王天风说,“我们上战场前,都会事先写好遗书,以备不时之需。这封遗书宁晚晴没有看过,你大哥也没有,只有当时一起上战场的人知道。”

“那……我可以看?”

“看吧。”

宁海雨的遗书里面除了对于同伴的感谢之词,就是提到了他早就立好交给律师的遗嘱。明台带着心里的问号看到第二页的后半段,几行字映入眼帘。

“违背父母的心意上战场已是不孝,实在不想再让他们和妹妹更加难过。若我真的遭遇不幸,不论原因如何,请将我的遗体火化带回国,骨灰交还家人,并转告他们我死得并无痛苦。”

明台小心地把遗书叠好,放回信封里。他心里隐约有了个想法。

“宁海雨……是怎么去世的?”他问。

“内脏破裂,大出血。”王天风说。

“当时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

王天风倚在桌子边上,双手交叠在胸口,略低下头。

“老师——”

“那天,海雨因为有东西没带,自己一个人回了旅馆。我们就在那个小镇里四处拍拍照,等他。没想到反叛军突然开始轰炸这个平民区。”

王天风以一种令明台心惊的淡漠开始叙述往事。

“轰炸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等一切平静之后,整个小镇都毁了。海雨的电话打不通,我就跑回了旅馆那边,终于在废墟下面发现了他。”

“他被一根钢筋直接钉在了地上,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来,到处都是血。”

明台瞪大眼睛,王天风的表情却依旧没什么波动。

“但还活着。”

“他看看我,又看看我胸前的相机,很努力地想要表达什么。于是我回到了街上去拍照。”

“虽然遇到第一组医疗队时我就告诉了他们海雨的位置,还是没有救过来。”

“之后我无数次地梦到他最后的眼神,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他到底希望我怎么做,我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那时一厢情愿地理解成他希望我出去拍照,事后想来也不过是我自己的选择。”

“因此招致怨恨我也无话可说,因为我确实——比起重伤的朋友,我——”

他的叙述被青年的拥抱打断了。 

“可以了,足够了,您已经做的很好了。”

明台抱得很紧,紧的让王天风有些喘不过气。

“您完成了朋友的心愿,没有人可以指责您什么,没有人。”

“……明台,不要抖。”老师拍拍学生的后背,“我没事。”

他确实没事。

目睹宁海雨的惨状带给王天风的刺激是巨大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患上战地摄影师常见的PTSD和抑郁症,但王天风并没有,因为他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如果说回忆起那些烙印在灵魂上的苦痛赋予了他什么有用的东西,那便是一颗无比强韧的心。他决定按照宁海雨遗书说的那样,为老友隐藏死因,同时赡养朋友的家人。四个月后,他的一张照片被RC金奖组委会看中,获得大奖。他与宁晚晴、与明楼的关系,也因为这张照片彻底破裂了。

王天风不是没有解释的方法,他只是不想解释,一是如果解释,便要扯出宁海雨的遗书,说出真相,这违背了朋友的遗愿,二是他总要回到战场上去的,与其要让昔日友人继续为他提心吊胆,不如就这样,回到他所习惯的,一个人的道路上去,于文明世界再无牵挂。

可是他遇到了明台,还爱上了明台。

正如他上一世曾经寻求过青年的理解与认同,这辈子他仍然希望获得这些。看到明台出现在工作室门口的一瞬间,王天风所有的考虑都变成了一个决定。他要把原原本本的事情说出来,让青年去判断。

而明台给予他的,总是会超过他的预计。

王天风伸手轻抚青年的眉眼,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化成了一摊水。

他不知道是多么强大的同理心才会让明台露出这样的表情,仿佛痛失知己,又被朋友疏远怨恨的那个是明台本人一样。那双漫溢着痛苦的眼睛里裹着并不让他讨厌的怜惜。然而王天风知道,支撑这份同理心的是同样强大的爱意。

他忽然有种感觉,或许这一世的明台与他上一世的学生有诸多不同,但他们的核是一致的,这让他生出一种安心感。

“老师,”明台的声音还有些不稳,“以后让我陪着您去扫墓吧。”

“好。”

“您今天告诉我的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嗯。”

青年又一次把他的老师紧紧抱在怀里。

“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明台……”

“等我。”

明台松开手,亲亲爱人的嘴唇,离开工作室。

 

“明台?明台?你这是干什么!”明镜抓住明台的行李箱拉杆,“你要去哪里啊?”

“大姐,我要搬去跟老师一起住。”青年很少这么强硬地对姐姐说话,“卧室里的东西我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一会儿会有人来帮我运走。”

明镜顿时慌了:“明台!你不要姐姐了吗!”

“我怎么会不要姐姐呢,周末我会回来看你的。”

两人正僵持着,大门开了,明楼和明诚大步走进来。

“明台,你这是要干什么!”大哥一眼看到小弟手里的行李箱,“王天风又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明台的火儿一下子蹿上来。

“大哥,”他气到极点,大脑反而冷静下来,“有些事可以利用,有些事不可以。你利用晴姐,利用大姐,甚至利用我的母亲……我只能说就算是你,也有计算不到的地方。”

“什么?利用我?”明镜茫然道,“明楼,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让我感到害怕。”

明台把这句话丢给立在原地的明楼,头也不回地走了。

 

 

TBC

22 Jun 2018
 
评论(23)
 
热度(55)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