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29)

29.

 

王天风接到明台的电话就匆匆忙忙回了家。电梯门一开,他就看见摆在门厅一长溜的纸箱子。明台绑了个头巾来额头上,正在勤奋地收拾东西。

“你姐同意你搬过来了?”他边问边换了鞋,挽起袖子。

“大姐现在忙着审大哥,没空管我。”明台看王天风也开始帮忙,赶紧拦住,“老师你歇着,我来弄。”

“你自己弄得弄到什么时候去?这么乱我看着闹心。”老师轻描淡写地找个理由,搬起重重的箱子往客厅走。

明台也抱起箱子颠颠地跟着家主往里搬。以他的习惯,这些东西都该请人来收拾的,但王天风不喜欢家里来很多外人,打扫的阿姨都是一个月才来一次,青年想住在一起,当然就得随着人家的习惯。

之前同居的那段时间已经让王天风的家里多了许多明台的气息,现在青年的旧物一拿进来,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简单干净的家具周围摆上颜色鲜艳的装饰品,都是明台悉心挑选的,漂亮而不艳俗。收拾完客厅和卧室,王天风被明台哄去厨房削水果,他自己则拖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进了衣帽间,把自己的每一套衣服都跟王天风的搭配好,挂在一处。皮鞋、领带、手表也统统摆在一起。他放完最后一块儿手表,老师也正好端着果盘进来了。

“你看,我们俩的衣服多配呀!”明台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极了,“这就是天生一对。”

“是是是。”王天风挑了块儿水果喂过去,眼里露出宠溺,“歇会儿吧。”

青年摇头:“就差一点儿了!”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老师,您的书房,我能用吗?”青年问。

“能。”

明台听罢就要走,被王天风拦住。

“着急也吃完水果再弄,我陪你一起。”

青年还想说些什么,就看到盘里削皮剔籽弄得很好看的水果。他明白这是老师的心意,心里甜得不行。

“吃吃吃,一起吃!”明台搂住对方的腰,欢欢喜喜地回了客厅。

两人互相喂着水果,青年有一搭没一搭地讲了之前闹出家门的经历。

“你不怕你大哥干脆跟你大姐彻底坦白了?”王天风捋了捋明台额前滑下来的碎发。

“他费劲吧里不过是为了让我相信你是个没血没泪没感情的人,我既然知道老师不是,又有什么可怕的!”青年理直气壮地说,“您不用担心,大姐最疼我了!”

之前明台就曾如此自信过,那时王天风还有些怀疑小男友是盲目乐观,现在看来倒也不一定,他这个学生,脑子一向好使。

吃完水果,二人来到书房。王天风的书房里有个三米高的大书架,需要爬梯子才能往上面放。他们进行了分工,老师在下面选出不常用的书,再由学生放到高处去。明台放书的时候发现不需要爬梯子但要稍微踮脚的一个格子里摆着一个漆黑精致的小匣子,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他越看越好奇,趁着王天风思考该选哪本,悄悄把小匣子拿了出来。

匣子一开,明台就愣住了。

里面整整齐齐摆着许多东西,有维也纳赌场的纪念币,有林茨的冰箱贴,有圣诞节他们赢的那个驯鹿角,有他在青海湖旁边随手摘下来递给老师的芦苇,现在已经完全干掉了,却保存得很好,有他们在大溪地捡到的贝壳和海螺,还有大量的、明台以为被处理掉的、他拍的废片。

青年一下子得意起来。他快速下了梯子,然后拍拍王天风的肩膀。老师转过身,看到他手里的匣子,惊讶半秒便恢复常态。

“老师,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明台眉眼弯弯,笑得非常灿烂

王天风避开他的目光:“说这些干什么,赶紧收拾!”

“老师~~~”明台故意拖长音,似是在撒娇,却悄悄把对方逼到书架边不能逃跑,“你早就喜欢上我了对不对?”

“……”

“头一次见面吗?一见钟情?”青年越说越得意。

王天风抬起头,正视学生的眼睛。

“不,比那还要早。”他轻声说。

“嗯?”

王天风笑起来,眼波流转,透着款款深情。

“从上辈子开始,我就喜欢你了。”

他讲得太过真挚,不带有玩笑的成分,明台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脸像火烧一样发烫。王天风看着学生少有的无措样儿,心情大好,伸手捏了捏对方通红的脸颊。

“赶紧收拾东西!今天不收拾完,不许你进卧室!”他故意板起脸说。

“呃,嗯……嗯!”

 

第二天明台是抱着他的爱人醒过来的。小别胜新婚说的非常有道理,昨天他们折腾到了后半夜,几乎天亮才睡。青年看着怀里人依旧没什么防备的睡颜,想起之前没敢做的事,大着胆子伸出了手。戳戳脸,摸摸小胡子,玩玩散下来的额发,就在他想去碰碰舒展的眉心时,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

“干什么……”王天风闭着眼睛,嗓子因为刚睡醒(也可能是因为昨夜)而显得有些沙哑。

“睡吧,我不吵你了。”明台反手握住对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几点了?”

“九点多了。”

“不睡了。”王天风睁开眼,想起身时被明台拉了回来。

“不着急,不着急……”青年一手搂着老师,一手去勾对方的手指,亲亲眼睛又亲亲嘴唇。

王天风顺势靠在明台胸口,又安心又满足。

两个人腻味半天,被明台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青年拿起来看了一眼,又放回床头柜上。

“谁?”

“曼丽。她今天走,我说了要去送她。”

“哦……”

“您不想让我去?”明台半开玩笑地说,“我要是不去,他们会说我见色忘友的。”

王天风搂着明台的脖子,仰着头看青年。

“那我够不够让你忘友?”他似笑非笑地问。

“够……太够了。”明台低下头就想接吻,却被对方挡住嘴往远了推。他刚想抱怨就看到王天风已经坐起来了。

“赶紧去送人。”他的老师赤裸着下了床,背后从上到下都是他留的痕迹,“我去洗个澡,等你回来。”



TBC

26 Jun 2018
 
评论(21)
 
热度(62)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