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非你莫属(2)

  • 这个编辑有点烦

 

宁海雨离开的不算突兀。

他的母亲自去年秋天进过一次医院之后,身体就不太好。宁海雨反反复复地请假之后,终于决定辞职回老家照顾她。他手下的漫画家们在他请假的时候基本都找到了合适接手的编辑。

除了王天风。

他那句“你别指望能力强的人态度好”已经在编辑部里传遍了。

“……明家的少爷跑到我们这边来,估计就是攒攒经验,迟早会回他们出版社。”宁海雨絮絮叨叨地说,“他又是新人,你吓一吓再哄一哄,肯定就不会多说什么了。主编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你是我们——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王天风总算放下手里的笔:“让一个新人来作我的编辑,你对他还真是‘厚爱’。”

宁海雨笑了笑,没接话。

王天风心里清楚自己的老搭档在盘算什么。明小少爷不去自家的出版社,一声招呼都不打地就跑到他们这边来,绝对能算得上是块儿烫手的山芋。青年的履历干净漂亮,面试也很不错,没有不收的理由。可从明台进了漫画编辑部到现在,明家也没说过什么,业界聚会的时候也不曾问起,仿佛这个弟弟不存在一样,让人忍不住多想。

“你希望我来让他辞职吗?”王天风问得直白。

“你也不用特别做什么。”宁海雨的笑容十分商业化,“Be yourself.”

“……我有那么难相处吗?”

“你有。”

真接触到明台之后,王天风发现这个小孩并没有老友说得那么好糊弄。

微信不理就打电话,电话不接就发邮件,邮件不回就直接去他家楼下堵他。

哪怕截稿期临近,哪怕根本没有回应,也从不放弃说服漫画家接受他的提议。

……大写的烦。

有一次王天风想彻底解决问题,就找了个下午,让明台来家里,一条一条批驳他的主张建议多么无聊多么幼稚。

据现场唯一的目击者郭骑云回忆,他们吵了大概五个小时,明台被驳得体无完肤神魂俱灭,双目无神踉踉跄跄地离开了王天风的家。

“他以后不会再来了吧?”郭骑云边递水边问。

王天风接过水,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那两期的连载画得非常顺利,从脚本到分镜,明台都没有再提过任何异议。别说人来家里,就是电话都没打一个,微信也发得极其简洁。

于曼丽对此是又开心又遗憾,开心的是没有明台添堵,王天风的脾气恢复到原本的水平,遗憾的是以后估计没机会见到这位年轻帅气的编辑了。她和郭骑云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感到惊讶。明台从接手到放弃,竟然坚持了快两个月,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然而于曼丽的开心与遗憾都没有持续太久。这位新人编辑的韧性,或者说是固执,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但并没有超出王天风的预计。

当明台带着两瓶水再次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漫画家只简简单单说了“进来吧”三个字。

这三个字拉开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的序幕。

 

不得不承认明台的成长惊人,很快他就能说出些像模像样的东西。这可能要归功于青年丰富的情感经历。他之前从来没有做过少女漫画的编辑,却十分擅于打动少女心。

关于这方面,于曼丽是最有体会的那个。

明台的随手式撩妹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掌握了不少撩妹以外没啥大用的技能,比如看手相和分析星座。不定期投其所好的小礼物,充满绅士风度的体贴,以及那张甜到如抹蜜的嘴,曾经让于曼丽小鹿乱撞,不能自已。

直到某次她替王天风去编辑部办事,才发现明台的撩妹并非针对她一人,而是充满了普世大爱的志愿者气质——换句话说就是,他关爱一切女性且患有重度骑士病。

于曼丽清醒了,于曼丽觉悟了。

她开始大大方方地享受明台对她的好,并不对此做出任何越线的回应。

这一度给旁观者造成很大的误会,不过那都是后话了。

明台的技能点让他有时能提出一些效果不错的小建议,尤其在台词这方面上。王天风虽然独断,但并没有固执到那种地步,毕竟他的目的是让漫画更受欢迎更好卖

漫画家初次接受建议的那天,明台拉着于曼丽去了一家米其林一星餐厅开香槟庆祝。

“说吧,你是不是有事情求我?”于曼丽问。

“你们一般什么时候对脚本台词?”明台也没绕弯子。

“等老师完成脚本的初稿吧……你想干什么?”

“下次差不多完成的时候,你能不能告诉我一声,我想帮你们对台词。”

于曼丽立刻明白了明台的想法。

“不用这样吧。”她说,“分镜出来了你都能看到的,况且老师都开始接受你的建议了……”

“不不不,你不了解——呃。”

于曼丽柳眉倒竖的模样让明台收回了这句话。她作王天风的助手已经四年多了,怎么可能没有眼前这个才当责任编辑几个月的人了解她的老师。

“我的意思是说,老师非常注重整体感。”编辑赶快换了个说法,“他脚本里的每一句台词,和每一格分镜之间都有很强的联系。他的分镜草稿出来了,我再提意见……牵一发动全身,让他听我的就太难了!”

明台说得有理有据,只是之前的那些责编,包括于曼丽都没有想过这点。

王天风的强势让人很容易把原因归咎于他本身。

于曼丽略有不甘地看了明台一眼:“帮你也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让老师听你的?每次跟他那么吵不累吗?”

“不累啊!”明台说,“老师每次都会给我耐心仔细地解释为什么那么画,为什么这么安排情节,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我也没有执着什么,那是我作为编辑的职责,我必须把我的想法告诉老师。”他理直气壮地说,“剩下的只是灵感的碰撞,意见的交流而已。”

于曼丽想起两个人对着拍桌子的情景,实在不懂对方的滤镜有多厚。

“好吧,看在你今天请我吃大餐的份儿上,我帮你这回。”她说。

“谢啦!”明台眨眨眼,“今天你随便点!”

距他不正常的心跳加速还有三周的时间。




*****************************************

问个题外话,大家喜欢吃甜粽子还是肉粽子啊?

29 May 2017
 
评论(13)
 
热度(53)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