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42)

42.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明台的作品最终止步HS新人奖提名,但作为一个才出道不久的职业摄影师,这样的成绩实属难得。而且在组委会宣布颁奖礼日期之后,青年还小小地庆幸了下自己没有得奖。

因为那天是郭骑云和李小凤结婚的日子。

郭骑云在做商业摄影的这些年并没有放弃自己喜欢的内容,他一直在学习也一直在练习。前不久他的第一本西藏风光人文摄影集推出了电子版,在业界获得了一致好评,评论家说他擅于将顽石拍成美玉,把质朴无华拍得打动人心,有特殊的发觉美的能力。在王天风的暗中帮助下,这本摄影集的纸质版也推上了日程。

在把打样的摄影集交给准岳父岳母后,郭骑云和李小凤的父母进行了一次长谈。...

24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41)

41.


王天风还没推开工作室的门,就听见于曼丽似乎在和坐在沙发上的人发脾气。

“小姐,你在这里耗着很影响我们工作的。”他唯一的女徒弟没好气地说。

“我只是在这里等人。”是个女子的声音,很平和,并没有被于曼丽挑起情绪。

“我说了,他还没回国!你这样死缠烂打真的挺难看的!”

“要不这样吧,我在你们这里预约一套写真怎么样?”

“我们拍写真的摄影师去西藏了!”

王天风赶在于曼丽爆发前推门进去。

“曼丽,怎么回事?”他边走边问。

“老师!”于曼丽显然没想到王天风会来,“您今天怎么过来了?”

沙发上的女性听见这一声“老师”,立刻站起来回过身,望向来人。王天风大大方方地和...

21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40)

40.


老师的怀抱让明台安心。自开始交往,青年便有这种感觉,只要王天风在身边,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他又抱了对方一会儿才松手。分开时明台的情绪平复了不少,只有眼睛和鼻头还红红的。青年眺望着远处的维也纳,突然问道:“老师,您有后悔的事情吗?”

王天风想了想:“遗憾的事情是有的,但后悔,并没有。”

“什么样的遗憾?”对于爱人的过往,明台总是抱有了解的欲望,“能跟我说说吗?”

王天风略微低下头,沉思片刻,然后随着青年那样眺望远方,缓缓开口说:“很久之前,我还在战火之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学生。”

明台微怔,他一直以为郭骑云是老师的第一个学生,没想到前面还有。

“那个时候时局紧...

19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9)

39.


“您一定觉得我很荒唐,是不是?”明台苦笑道,“可那时候我就是这么荒唐,我对惠岳说,得让姐姐哥哥们看到我们的决心和爱,也得让她父亲知道,他不可能永远掌控她。”

“什么决心,什么爱,我被大姐大哥保护得太好,早就忘了生活究竟是怎么回事。”

“惠岳开始并不赞同,不管我说的多么兴奋,她都保持理智。父亲的事让她成长了许多,可是我并没有。我期待着一种梦幻的、电影式的展开,坚定的男女主角最后一定会被家里认可,会得到一个happy ending。”

“后来……她父亲又找她要钱,她不理,他爸爸就去联系学校,终于闹得人尽皆知。惠岳撑不住了,才同意跟我一起逃走。开始很顺利,我们办了休学...

17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8)

38.


他们去的时间非常好,没有遇到任何旅行团。两个人在茂密的森林中沿着坡路向上,边走边拍照。明台经过北极圈的洗礼,痛下决心锻炼身体,现在他爬起山来游刃有余,让身边那些徒步登山的当地人和游客赞叹不已。偶尔他们还会遇到一两骑山地车来爬山的人,虽然自行车已经经过调整,可还是需要蹬很多下才能缓慢前进,但这可能就是骑车爬山的乐趣所在。明台在得到许可后,将他们一一收录进自己的镜头里。

中途休息时,明台和王天风交换了手里的相机。

“您好厉害啊……”青年不断发出赞叹声。维也纳森林他来过很多回,见识过四季的景象,可这么大的山脉,很多地方在他,在一般人眼中都是“雷同”的。比如现在,茂密的森...

15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空穴来风(8)

8.


“所以这里不是明先生的公寓?”代驾司机一脸困扰地说,“可是他睡着之前给我看的地址就是你这里……”

王天风看着后座睡得死死的明台,有点头疼地揉揉太阳穴。

“……您帮我个忙,一起把他扛到电梯间可以吗?”他妥协道。

“那这个钱……”

“我来付。”

明台明明没有比他高多少,为什么扛在身上却显得那么沉?是因为喝醉酒的缘故吗?在代驾的帮助下,王天风终于把明台丢到了客房的床上。垫付了钱,又道了谢,家里终于只剩下他跟那个喝醉酒的臭小子。王天风拿出手机,翻出八百年没联络的明楼的电话,犹豫了一下,没有打过去。

算了,让明台在客房睡一晚也不是什么大事。

幸好青年醉酒就只是睡觉,...

09 Jun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7)

37.


坐上飞机,明台肉眼可见地高兴了许多,让王天风稍稍放下心来。他们这次并没有坐游轮,而是选择住在明家在维也纳的别墅,这样能更悠闲一点。

但这也不是完全意义上的休假,他们带了许多器材,准备多拍拍这春夏交接时的景致。

“哈——”明台揉着眼睛从二楼走下来,“老师?早饭您让顾嫂做就好了。”

王天风认真看着锅里煮的黑芝麻粥,没有回头:“吃腻我做的饭了?”

“怎么可能!老师的手艺是最好的!”青年熟练地从背后抱住爱人,蹭了蹭对方的脖颈,“昨天才到这边,这不是怕您累到嘛。”

“六点半都不到,你要是还困,就再睡个回笼觉吧,粥还要多熬一会儿。”

“不睡了。还有点时差,睡不着了。”...

26 May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6)

今天520,大家520快乐~


36.


“你说什么?!”程锦云急了。

于曼丽敏锐地说:“上周日我们去参加一个摄影展,中间明台离开过一段时间,回来就不太对劲。这几天他都没来工作室,老师也没说什么。”

“不过也因为这样,今天那女的来工作室找他,才没找到。”她补充道。

“我说你怎么突然就同意来见我……”

“你可以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明台怎么也不像是为了爱情抛弃亲情的人啊。”于曼丽发问道,“那女的真那么魔性?”

程锦云有点烦躁地搅了搅面前的咖啡,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是明台在美国念本科时候的事情了。惠岳——他前女友,是他大学同学。他们在社团里面一见钟情,很快就在一起了...

20 May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5)

35.


“啊?”明诚很惊讶。

王天风细细看着他的表情,继续道:“别装傻了,惠岳一直在国外,怎么最近就突然回了国?”

惠岳是他查到的前女友的姓名。

“您查的可真清楚……”明诚摩挲着酒杯的底部,似乎在思考什么。

“是,还是不是。”

“不是。”明诚抬起头,“您应该也知道了,我们是反对明台跟惠岳在一起的,这样的话,我们怎么会把她叫回来?”

“此一时彼一时。”王天风说,“与我相比,明楼可能就觉得她千好万好了。”

明诚无声地笑了笑。“与您想必,她可能确实更……安全一点。”他谨慎地说,“但我可以发誓,大哥确实没有叫我去联系她。”

“你是说,明楼会背着你,自己去找她?这可能吗...

05 May 2019

【伪装者|台风】无人之地的玫瑰(34)

34.


“曼丽,你看见明台了吗?”王天风问。

于曼丽环顾四周:“没有,可能去哪里看照片了,您有事找他?”

“没事。”老师说,“去看展吧。”

于曼丽点点头,离开了。学生走后,王天风本想再找找明台,可又被刚来的旧识撞到,拉住好一通寒暄,不得不把这个念头暂时搁置。

此时,明台正与刚刚重逢的女子坐在展厅对面的咖啡屋里。

“没想到你真的成了摄影师,真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女子搅了搅面前的咖啡,笑着说。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青年有一种近乎冰冷的语气说道。

“不记得了吗?当初你说想成为摄影师,我说如果你做了摄影师,我就去当传记作家,等我们都老了,我来给你写传记。”...

01 May 2019
1 2 3 4 5 6 7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