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24)

24.


华月叹口气:“为了传达我们董事长的歉意。”

“什么?”叶海不明所以。

“贵店的调酒师被我们沈总……”华月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自己说出口,“……拐走了。”

叶海“噗嗤”笑了出来。

“嗯,我从邮件里面知道了这件事。”他故作正经地晃晃手指,“但那大概不能算是拐走,应该是情投意合的私奔才对。”

“哈。”华月干笑,“你说得很对。”

“不过,可不可以告诉我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叶海问。

“我也不知道。”

叶海一怔:“你们也不知道?”

华月摇头:“他们谁都没告诉。”

“……我刚刚说私奔是开玩笑的。”叶海喃喃自语,“这家伙不会真的打算……”

看着对方认真思考的模样,...

07 Mar 2015

【沈谢】Shall We Dance (22)

22.


乌斯怀亚是个人口不过六万的小城,一面是雪山,一面是海湾。

谢衣醒过来的时候,沈夜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他收拾妥当,下到一楼餐厅,看见那个男人正在跟旅馆的老板娘聊着什么。

阿根廷的官方语言是西班牙语,只有部分人通晓英语。谢衣并不太懂西班牙语,他只知道一些简单的单词。还好沈夜会,这让他们的旅行省去了许多麻烦。

谢衣坐到靠窗的位子上,点了杯咖啡,然后就一直看着交谈的两个人。

不知道沈夜说了什么,老板娘笑得合不拢嘴,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

谢衣也跟着笑了起来。虽然沈夜平时总会显得很严肃冷淡,但是谢衣清楚,只要他想,他可以让自己变得很迷人。

谢衣看到老板娘打了个电话,...

28 Feb 2015

【沈谢】Shall We Dance (21)

21.


“刚刚来找我的是罗萨里奥警局的局长。”克洛维开门见山,“有人打电话向他举报这栋楼被人埋下了炸弹。”

“……什么?”

“他告诉我电话里的人讲得很模糊,说是听见有人谈论到炸弹什么的……”她有些烦躁地将双臂交叉在一起,“局长让我先自己搜查一下,警方马上就会赶到了。很快这个宴会上的人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的话,那个杀手竟然打算炸死我们所有人。”沈夜微微眯起眼睛。

“是!这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克洛维瞪大眼睛,“那个杀手恨所有的军火商人。科兹莫那个傻瓜竟然雇佣了这种人。”

“然后呢?你的搜查如何?”沈夜又问。

“这就是让我最郁闷的一部分…...

23 Feb 2015

【沈谢】Shall We Dance (20)

20.


“从来都没有人知道Noah是两个人——”杀手咬紧牙关。

“嗯,您说得对。”谢衣慢条斯理地说,“也从来没有人让您这样狼狈过。”

“啊,我并不是在说自己。”他补充道,“正因为昨夜您和您的哥哥毫无察觉地踏进沈夜与克洛维的陷阱,才会有现在这样一幕。”

Noah面如死灰。

“从那瓶葡萄酒开始您就已经输了。如果我想得不错,送来葡萄酒的人正是您,您也是借着这样的机会将窃听器安在沈夜的房间里面。”谢衣毫不留情,“这真是个愚蠢的行为,为什么您会觉得沈夜无法察觉到这种事情呢?窃听器被反向利用,在你们确定沈夜会选择后门逃走时,您的目标就已经找到了您的踪迹。”

然后就是昨夜的那一幕...

22 Feb 2015

春节点梗

首先祝大家春节快乐!

这回想玩一玩LOFTER的提问系统,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初七那天都会开放提问,大家可以来点梗让我码字,只要是我可以接受的梗都会写,按提问顺序来,未来一年内会慢慢写完【喂

CP限定沈谢,也是回馈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

客户端看不到提问功能,需要从PC进到我主页里,在导航栏就可以找到了。

快来跟我玩儿吧(´·ω· `)

18 Feb 2015

【沈谢】Shall We Dance (17)

17.


一周后,沈夜和谢衣来到了阿根廷的港口城市罗萨里奥。

克洛维给他们预定的酒店位于巴拉那河旁,顺着窗户就能看到美丽的河景。

“这里还真是漂亮。”谢衣赞叹道。

“而且安全。”沈夜接口说。

周围没有任何适合狙击的地点。

“明天早晨我就要去展会,一直到下午才能回来。”沈夜又说,“你可以随便走走,不过务必要让人跟着。”

“没关系,我还是等你回来再说。”谢衣认真地说,“毕竟那个杀手还在周围看着。”

“那个人是叫……Noah对吧?”

沈夜点头:“嗯。”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谢衣问。

“Noah大概是三年前冒出来的杀手,据说不过二十出头,可杀人手法却老练干脆,而且...

07 Jan 2015

【沈谢】Shall We Dance (16)

16.


“这里好像不是你之前带我去过的地方。”

看着眼前陌生的公寓,谢衣开口道。

“你是说市中心那套房子?”沈夜提着对方的行李往前走,“那边离公司还有你的酒吧比较近,我忙的时候会住上几天。”

他拿出磁卡刷开电梯:“这里是我最常住的地方。”

公寓的房子都是一梯一户的大平层,电梯门打开就是自家的玄关,私密性很好。三间卧室里主卧是沈夜的,次卧中的一间被沈曦占领,另一间则留给客人。

“不知道卫生间在哪里?我想洗个澡。”谢衣问。

夏至才过,又是刚从医院出来,身上薄薄的一层汗让人很不舒服。

“你的手?”沈夜看了眼对方烧伤的部位。

“没关系,我会注意的。”

沈夜点头:“嗯...

11 Oct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5)

15.


“谢衣哥哥!我接到电话的时候都快吓死了!”阿阮几乎哭了出来。

躺在单人间病床上的男人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可是你的手……”

谢衣的右手和手臂上都缠着白色的纱布。

“只是轻度烧伤,过些天就好了,连疤都不会留下。”谢衣转头看向叶海,“对吧,医生是这么说的。”

“是,确实是轻度。”叶海的眉头始终紧锁着,“但煤气爆炸这种事情……”

他欲言又止。

“师父你放心,事件调查我会一直跟进的!”乐无异插嘴道。

“调查?”阿阮瞪大眼睛,“……难道不是事故吗?”

“目前还在现场勘查中,估计下午就能有结果了。”乐无异严肃起来,“这次煤气爆...

05 Oct 2014
1 2 3 4 5 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