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Shall We Dance (14)

14.


“不知道您有什么想要跟我谈的?”

坐在咖啡厅的单人沙发上,谢衣主动问道。

华月抿了抿杯中的咖啡:“首先,非常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

“不必客气。”谢衣说,“阿夜开诚布公地跟我讲了因由,我是自愿帮你们的忙。”

华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如此……那么就来谈谈以后的事吧。”

“以后?”

“对。”她认真地说,“我就不绕弯子了。这一次,虽然叶海先生也出手相助,但他终究处在暗处,别人不会知晓他和沈总的牵连,但您却不同。”

“您的意思是……我也会被人打上‘流月公司’的印记。”谢衣接口道。

“正是。”华月说,“这或许会给您带来麻烦。”

并不仅仅是如此,她想,即便没...

28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3)

13. 


在公司楼下见到谢衣的时候,沈夜有些惊讶。

“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他问。

谢衣微微一笑:“只是想见你了。”

“这么说来……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你,抱歉。”沈夜低声说。

他是白天上班,且时不时便要出差,而谢衣的酒吧工作跟探戈教室都是夜晚开始。日程的交错让他们难以找到方便的相处时间。

况且自与克洛维正式签订合约以后,学习探戈已经不是必要的事情。其他的生意事项接踵而至,沈夜忙得不可开交。

如此一来,见面的时间反倒没有过去多了。

“有空可以一起吃个午饭么?”谢衣提议道。

这正是他趁着午休时间来到这里的原因。

“当然。”

两人来到沈夜公司周围的一家...

27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2)

12.


激情之后袭来的是短暂的疲倦。谢衣倚在对方的胸膛上平复呼吸。

“这是怎么回事。”沈夜低声问。

他的手在那道长长的疤痕上逡巡。

谢衣闭上眼睛:“手术留下的。”

“手术?”

“嗯……”谢衣淡淡地说,“五六年前的时候,我遭遇了一场事故,脊椎受到了损伤。”

他顿了一下:“昏迷几天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动了。医生诊断说这是脊髓神经受损导致的高位截瘫。”

“那段时间就像噩梦。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生活无法自理,神经功能出错导致其他系统的紊乱,所有事情都无法由自己控制。活着就是在给别人添麻烦……说真的,我情愿根本没有醒过来。”

沈夜收拢手臂,将谢衣抱得更紧了些。

怀里的人抬起...

22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1)

没有酒吧play……那么高端的东西我写不了><

况且我觉着他们是可以忍到回家的……这章只是一场普普通通在床上的H。

P站

AO3

21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0)

10.


谢衣选择的地方是一家孤儿院。

“我每个月都会来这里做几天义工。”他对沈夜解释道。

沈夜点点头。两个人一起走进去,孩子们正在院里玩耍。

“谢老师!”有个孩子看到他们,一边挥手一边喊道。

“谢老师来了!”

“谢衣哥哥!”

其他小孩也纷纷叫了起来。

谢衣冲着那些纯真的面孔笑了笑,也挥挥手。

有几个小孩偷偷瞟了瞟沈夜,却又在沈夜看向他们的时候迅速移走了目光。

“谢先生,您来了。”一位和蔼的老人走到他们身边。

“院长。”谢衣向她打招呼,“今天带了一位朋友过来。”

“这位先生也是来做义工的?”老人看了看沈夜,笑得十分慈祥,“请问您贵姓?”

“我姓沈。”沈夜...

14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9)

9.


“……原来您还有个妹妹。”谢衣迅速恢复常态。

故意采用暧昧的措辞让自己误会……过去怎么没发现这个人竟有如此的恶趣味。

沈夜仿佛看到什么有趣的事物:“是,她叫沈曦。父母去世以后就是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谢衣继续喝粥:“做您的妹妹一定很幸福。”

“也很辛苦。”沈夜接口道。

“为什么这么讲?”谢衣问。

沈夜淡淡地说:“因为她是军火商人沈夜的妹妹。”

“小曦那样的小女孩一直都是诱拐绑架暗杀的最好目标。所以她必须从小就学习防身术,还需要随时提高警惕。”

“我刚接手公司的时候,整个企业都濒临破产。那时候见不得光的行为多得数不胜数。”沈夜语气漠然,如同在说一件很普通的...

13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中秋番外)

这是在两个人心意相通后的事情。


中秋小番外


“抱歉,我本以为今天可以赶回去的。”沈夜对着屏幕那边的人说。

他来迪拜已经半月有余,事情进展得并不算顺利,故而拖了很久都没有回去。天空刚刚擦黑,沈夜拒绝了合作者的邀请,独自回到酒店的住处,打开电脑,联络谢衣。

这里和国内有四个小时的时差,太晚了的话,另一边就要超过十二点了。

谢衣善解人意地笑了笑:“没关系。”

“中秋节你没有吃些月饼么?”沈夜扫到屏幕的一角,“云岭冰酒?你喜欢那个?”

“吃过了。”谢衣端起甜酒杯向对方示意,“这种酒配一点甜食来饮用很合适。”

冰酒本身的甜度就很高,但是口感柔顺精致,带有适当的酸味,所以谢衣干脆把...

08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8)

8. 


沈夜在酒吧门口等了足足半小时也没见到谢衣。

这并不常见,谢衣是个很守时的人。虽然距离开店的时间还早,但是照以往的习惯,那人应该已经在做开门前的店内打扫才对。

沈夜思忖片刻,拿出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

“您好……?”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沈夜抬头,眼前的青年男子看上去和谢衣差不多岁数。

“请问您是来酒吧喝酒的吗?抱歉,这里还没有开业。”男子取出钥匙打开酒吧的门。

“不,我是来找人的。”沈夜答道。这个人应该就是和谢衣合伙开店的朋友了。

“找人?”男子恍然大悟,“您是来找谢衣的吗,永夜先生?”

意外获得真名,沈夜面色如常:“是的。”

男子的表情变得耐人寻味...

07 Sep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7)

LOFTER居然没有斜体字……所以我打算直接上图,没有和谐的东西,只是为了斜体字。

从虾米外链了一首歌作为BGM,用客户端听不到,用网页的话打开日志的页面才能看到……咳,有缘则听吧。


28 Aug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5-6)

隔得时间有点久……抱歉。


5.


“啧,你最近的业绩居然都比我好。”叶海看着账本感叹,“以后周日都交给你好了。”

谢衣笑笑:“想偷懒就直说。”

“我又没有个次次来捧场的好学生——”叶海拖长声音。

“喂喂,我也是付出了劳动的,还要额外教课……”谢衣抗争。

叶海作出嫌弃的表情:“不要解释。”

“你是入行才五年的调酒师,现在比我这个老手业绩还好,总得让我找找客观原因吧!”他理直气壮地说。

谢衣又好气又好笑。

“这周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下大暴雨的那天?”叶海忽然指着电脑屏幕问道,“居然有进账。”

“对啊,那天只有一位客人。”

“一位……”叶海开玩笑道,“莫非还是你那位

24 Aug 2014
1 2 3 4 5 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