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就看不到真实。
 
 

【沈谢】To Be Continued

*写在古剑奇谭二发行一周年。

*短篇完结。


 临出门前,父亲还在喋喋不休地嘱咐这嘱咐那。

“您放心,我都记下了。”我心中早已不耐烦。

“自制的那个辣椒酱……”

“带着呢带着呢。”

我终于将大门关上,世界清净了许多。

今天是我第一天自己出摊。

我的父亲是个在街边卖麻辣烫的小贩。母亲在一次事故中早早离开了我们,从此他又当爹又当妈将我拉扯大。放寒暑假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帮着他一起出摊。

昨夜,父亲受了寒,咳嗽不已。我劝他休息一天,不要去卖麻辣烫了,却被他断然拒绝。

“你是不知道……”父亲准备着材料,“每年的今天,有个客人一定会来...

18 Aug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4)

4.


华月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跟沈夜跳舞。

成果大大超出想象。

“我听瞳说,阿夜你根本没去克里斯汀那边上课……”华月有点意外。

“嗯。”沈夜应道,“我找了新的探戈老师。”

“每日授课?”

“不是,一三五而已。”

“哦?”华月扬了扬眉毛。

听其他人说,以公司为家的沈总忽然开始每日按点下班。她还以为是探戈授课的原因。

看来尚有其它隐情。

华月的目光变得意味深长。

沈夜浑然不觉:“月儿,晚上有空么,一起吃饭吧。”

“吃饭?”女人顿时警觉,“我不想谈工作。”

以往沈夜请她吃饭,多半聊着聊着就变成工作相关,弄得华月哭笑不得。

“不谈工作。”沈夜信誓旦旦。

“只...

15 Aug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3)

3.


沈夜不做声。完全不意外是不可能的,毕竟谢衣所在的探戈班上课相对频繁。

谢衣眨眨眼:“这里是我和朋友轮班,他在的时候我就去那边教教课。一三五,二四六,正好隔开了。”

他仿佛会读心。

“原来如此,你也很辛苦。”沈夜看看放在一旁的酒箱。

“我的车坏在半道上了……本想着不太远把酒搬回来就好。”谢衣笑笑,“有机会请您喝上一杯?作为酬谢。”

沈夜淡淡道:“现在就可以。”

“您的车……?”

“我会找人来开走。”

“好。”谢衣也爽快,“永夜先生有想点的酒吗?”

沈夜想了想:“Gin Fizz。”

调酒师目光流转:“您这是要考我了。”

“我只是碰巧想喝这个。”沈夜答得四平八稳。...

12 Aug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2)

2.


沈夜插班的第四节课课后,与他搭档的女学生走到阿偃身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有事么?”阿偃主动问道。

“老师,下回给我换个搭档吧。”女学生面露难色。

阿偃合上手里的名册:“为什么?不是你自己说想跟永夜跳舞的吗?”

“可能是我跳得不好……跟他总是配合不起来。”

“这个可以练,也可以学。”老师安抚地笑了笑,“不然,你们花钱来这里是为什么呢。”

“可是……我……”学生目光闪烁,似有难言之隐。

“你直说便好,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放缓的声音让人安心。

“老师……说实话……”她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永夜先生确实很英俊……但是跟他跳舞太可怕了!”

“……啊?”...

09 Aug 2014

【沈谢】Shall We Dance (1)

谢衣是2.0。


1. 


“非去不可?”沈夜看着手里的日程表,眉头皱成一团。

“非去不可。”沧溟的语气不容置疑,“阿夜,这回的主动权并不在我们手上。”

“我可以等华月回来。”男人最后的抗争。

沧溟淡淡地说:“她已经被你踩怕了。”

“……原来她恨我。”沈夜沉下脸。

“要我我也恨你。”沧溟揶揄道,“你跟她跳舞的时候那么僵硬,弄得她也不知所措,左躲右闪,像只惊慌的小鸟。”

“果然你也恨我……”

“好啦,别抱怨了。”

沧溟董事长笑着拍了拍沈大总裁的肩膀。

“如果跑了这单生意,阿夜,我就把你发配到非洲去。”女人眨眨眼,半真半假...

08 Aug 2014
1 2 3 4 5 6
© 伪书 | Powered by LOFTER